書籍目錄

  • 書       名 花漾學生會3 - 偵探甜心(完)
    作       者 綠草如茵
    畫       者 西米
    系  列  名 拉芙兒-126
    書       號 105126
    發行日期 2012/12/26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獨家附贈:拉頁海報

陽光忠犬少年 VS 傲嬌清純少女
看兩人共譜酸甜滿滿的青春戀物語……


有著一張瓜子臉、一對水靈靈大眼睛的沈芃茜,是青中一年級的學生,
因為喜愛攝影和撰寫文章,所以還是學校新聞社的社長。

為了能讓自己在雜誌社當編輯多年的老媽,順利晉升到主編的位置,
她多次試探同為青中一年級,老是帶著粗框眼鏡、頂著西瓜皮髮型,.
跟「漂亮」一點都扯不上邊的凌珊珊,希望能找到她是當紅偶像「舞蘭心」的證據,
卻也因此遇上了她的天敵──青中學生會的副會長陳明揚。

「游泳池裡不准拍照,妳不知道嗎?」
可惡啊!這個陳明揚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麻煩、跟她鬥嘴,
還老是提供一些「為她好」的主意。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收到消息,得知凌珊姍要補考游泳,
想趁機拍到她脫下眼鏡後的「廬山真面目」,怎麼又會在這裡遇上他呢!?
雖然他的長相帥氣,是個標準的陽光型男,可是配上他易怒的個性,
根本就是隻有「義大利黑手黨守護神」之稱的紐波利頓犬!
只不過常被這隻大狗追啊追的、吵啊吵的,她漸漸覺得其實他的人還不錯ㄟ……
而且,她對他的態度也越來越「溫柔」,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青中校門口

  今天是青中辦理新生報到與舉行開學典禮的日子,沈芃茜穿著白襯衫加黑色及膝裙,與父母一起踏入青中校園。
  「哇!真不愧是有名的私立貴族學校。」
  沈芃茜的母親蔡耕芬,看著開闊的校園與雅致的建築群,忍不住讚嘆出聲。再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嗯,女兒穿起青中的制服,看起來就是不一樣!整個人都變得貴氣許多。
  「青中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在念的,我們只是普通人家,哪讀的起?」沈芃茜的父親沈伯聖,搖頭說道。青中一學期的學雜費加起來要七、八萬塊,貴得嚇死人!
  「你懂什麼啊!」蔡耕芬瞪了老公一眼,「就是要讓芃茜念貴族學校,才能有『機會』啊!只要她能在有錢人的子女圈裡打滾,很自然就能認識一堆上流社會的人,這對她的未來很有幫助。」就是因為這麼想,所以即使學費昂貴,她也堅持要讓女兒讀青中。
  「虛榮。」沈伯聖不屑地道。
  「喂,什麼叫虛榮啊?要是女兒能因此嫁入豪門,有什麼不好?最起碼她以後就不用為了三餐溫飽而工作得要死要活!」蔡耕芬不悅地板起臉斥道。
  想她十八年前就是因為太年輕、被愛情沖昏頭,才會選擇一無所有的沈伯聖做男朋友,甚至還不顧家裡反對,硬是嫁給了他。
  要是她早知道愛情不能當飯吃,而且嫁給他之後,生活會過得這麼苦……她早就嫁給有錢人了!
  哼,她走過這條路,知道沒錢過日子是多麼心酸,所以她決定要為女兒鋪好一條光明大道,只要女兒順著這條路走,別走岔了,往後的人生就不會像她現在這麼辛苦。
  「妳現在是怎樣?後悔了是不是?」沈伯聖氣憤道。
  「對!我在嫁給你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蔡耕芬吼回去。
  「爸、媽,夠了喔!今天是我開學的第一天,如果你們要吵,拜託回家去吵,別堵在校門口。」沈芃茜無奈地說道。
  唉……她的爸媽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
  他們現在是站在青中的校門口耶,不是在家裡。
  兩個人在這裡開罵,令許多要進校門的學生都對他們行注目禮。
  丟臉!她才不想因為這樣而成為學校名人呢。
  「對啦!女兒說的沒錯,有什麼事回家再說。」蔡耕芬不悅地說道,用手順了順頭髮。為了參加女兒的新生開學典禮,她昨天還特地去沙龍做頭髮。
  這時,一輛賓士車停在校門口。
  穿著一身青中三件式黑色西服,繫著條紋領帶,領帶上還別著專屬於青中學生會長識別章的韓磐石,優雅下車。
  他是今年青中新上任的學生會長,擁有俊美的外貌和高挑的身段。而他一身冷漠的氣質,雖然凍得一票女生唉唉叫,卻凍不熄她們那顆火熱的心。
  走在沈芃茜身旁的幾個女生竊竊私語──
  「是韓磐石耶……」
  「是新上任的學生會長耶!韓磐石不管是遠看、近看、側看……怎麼看都好帥,真不愧被稱為是上帝的傑作!」
  「對啊!而且他家還很有錢,上下學都是讓家裡的司機接送。」
  「沒錯沒錯!上次我還聽到他家司機喊他少爺哩,派頭真大!還有,他父親是學校的家長會長兼董事,他在青中真是不得了……」
  青中是一所私立學校,不管是聘任教師或是興建校舍,所有關於學校的大小事物,全都須經由董事會作審核與裁決,以董事會作為最高決策單位。
  而青中學生會的成員,不僅家世富裕,還都是才貌雙全的優秀人才,並皆為學校董事們的小孩,因此,學生會在學校裡擁有極大的權力。
  他長得好俊美喔……韓磐石凌厲的眼神、高傲的神情,令沈芃茜的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芃茜,快看、快看,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蔡耕芬被韓磐石渾然天成的貴族氣勢所折服,「妳以後要交男朋友,最好是要交這種又帥又有錢的。」
  是啊,韓磐石又帥又有錢,但他看起來好冷……冷到沈芃茜不敢跟他講半句話。
  「會長早!」一道溫潤的聲音由韓磐石身後傳來。
  來人是青中學生會的書記范姜雁。
  范姜雁的外型有如從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極品美少年。
  他的臉上時常都帶著溫柔的笑容,為人十分親切。而他溫文儒雅的舉止和製作美味西點的好手藝,不但成功擄獲眾女孩的芳心,並令她們為他瘋狂。
  「早。」韓磐石淡淡地說道,他的聲音就像他的氣質般清冷。
  「會長,按照計劃,今天早上9點舉行開學典禮時,會長必須上台致詞,而後各社團將會開始招募社員。」范姜雁提醒道。
  韓磐石點了點頭,「我知道,教務主任昨天晚上打給我,希望致詞時……」
  看著他們並肩走去,在沈芃茜的眼中,兩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幅畫般賞心悅目。韓磐石就像是不可一世的君王,而范姜雁則是忠心耿耿的臣子……
  「喂!你們兩個都不等我的喔?等等我啦!」
  一陣粗魯的咆哮聲,打破沈芃茜的美麗幻想。
  她循著聲音向後看──只見一手勾著制服外套,一條領帶歪歪斜斜地掛在脖子上,整個人看起來痞到極點的陳明揚,氣喘吁吁地追向兩人。
  他是……沈芃茜皺眉看著這個破壞眼前美好景象的人,卻在不經意間,瞥見能表明他身分的識別章。
  不會吧!莫非他也是學生會裡的人?
  學生會裡已經有一個俊美冷酷的君王、一個優雅細心的伯爵,怎麼還會有這號人物的存在?這是多麼的不搭啊!
  若以動物來舉例,韓磐石就像是隻獅子,身為森林之王的他,能令所有動物都對他乖乖伏首稱臣,而范姜雁則像隻黑豹,總是看起來一派慵懶優雅,卻是在休養生息,伺機而動。
  至於這個人……說他像老虎也不太對,像大象呢,他又沒有那麼大隻,而像犀牛、河馬那些……他也沒有長得那麼醜。
  憑良心講,他長得不難看,甚至可以說是個帥哥,只是他的好看是不同於那兩人的斯文俊秀,是屬於粗獷型的陽光型男。
  這時,突然有一些影像閃過沈芃茜的腦海。
  對了,他像狗!
  他就像是她以前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有「義大利黑手黨守護神」之稱的紐波利頓犬!
  牠粗獷的外表、結實的體型,再加上那張看似「兇惡」的臉,真的像極了他。
  「紐波利頓……」沈芃茜不自覺地喃喃出聲。
  「女兒啊,我看來看去,那第二個來的人也不錯,至於那第三個來的人嘛……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優!」蔡耕芬像是在挑女婿般,頻頻比較著三人的優劣。
  「妳在三八什麼啊?女兒是來上學,不是來交男朋友的。」沈伯聖聞言氣得很,他真搞不懂老婆在發什麼神經?
  「好男人就是要先搶先贏啊!你是不懂這個道理是不是?」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沈家夫妻又開始爭吵起來。
  「嘿,我昨天想了一整晚,既然我們是新上任的學生會頭頭,新人新氣象,不如就把辦公室『換新』,你們覺得怎樣?」陳明揚笑道,豪爽地伸手勾上兩人的肩。
  他的左邊是韓磐石、右邊是范姜雁,兩人都沒有出聲制止他粗魯的舉動。
  「副會長,你這個意見聽起來不錯,或許可以考慮。」范姜雁笑道,他贊成陳明揚的提議。
  媽呀!這隻狗竟然會是學生會副會長?青中是沒有人才了嗎※沈芃茜吃驚地看著陳明揚,暗自腹誹。
  她對韓磐石與范姜雁是學生會幹部的事,沒有任何質疑,但是陳明揚身為副會長的身分,卻不禁讓她在心裡打了好多個問號。
  「對啊!反正學校一年撥給學生會這麼多經費,不花就太可惜了,而且我們以後要為學生會鞠躬盡瘁的賣命吶,不對自己好一點怎麼行呢?會長,你認為如何?」陳明揚詢問著韓磐石。
  韓磐石想了下,說道:「可以。」
  「嘿嘿,既然連會長都覺得可行,那就沒問題了!對了,我昨天上網時,看到有一組家庭劇院還不錯,所以就先訂了,把它擺在辦公室裡,你們應該不會有意見吧?」陳明揚笑嘻嘻地說道。
  他果然沒猜錯!會長和雁也同意將辨公室換新。
  雖然上網購物本來就是他的興趣,不過為了讓大家有更舒適美好的工作空間,也不枉他昨天在網路上跟別人奮戰許久,搶下了那組限時特賣的家庭劇院。
  「也許我們還可以再添購一些用品也不錯!學生會辦公室很大,裡面的傢俱和用品卻很少,感覺有些空蕩……」范姜雁說道。
  「就是說啊!會長,我還想將原本的沙發換成牛皮的,這樣坐起來才舒服啊。」陳明揚接著說道。
  「准了,該換的東西全都換掉。」韓磐石淡淡地說道。
  反正青中校內,除了董事會之外,就屬學生會的權力最大,尤其又以學生會長為尊,只要他一聲令下,無人敢吭氣。
  三人聊得愉快,一旁的沈芃茜卻聽到傻眼。
  學……學生會怎麼可以如此「濫用」學校經費、圖利自己※
  而且,那不是只是間辦公室而已嗎?還家庭劇院、牛皮沙發咧!他們是想要把那裡變成皇宮是不是……
  沈芃茜對於他們這種「自肥」的行為,不屑到了極點,尤其是看那隻搶先提議、貪圖享受的「狗」最為不順眼。
  沈芃茜走過三人面前。
  陳明揚看了臭著臉的沈芃茜一眼,「妳是昨天苦瓜吃太多喔,營養均衡比較重要啦!」他沒來由的對她蹦出這麼一句話。
  「我不喜歡吃苦瓜。」沈芃茜回道。她不明白那隻狗為什麼會主動跟她說話。
  「那有!妳看起來就像是喜歡吃苦瓜的人啊,哈哈哈……」陳明揚狂妄大笑。他才不管沈芃茜父母就站在她身旁哩,只要是他看不順眼的事,就算對方是天王老子,他都照說不誤。
  本來嘛,新生剛進一所新學校,就應該要表現得高高興興的才對,哪像她?看她那張臉,活像青中的人欠她幾百萬似的。
  聽他這麼說,沈芃茜終於明白,他為什麼會說她喜歡吃苦瓜。
  他是學生會副會長有那麼了不起嗎?怎麼可以隨便說別人是一張苦瓜臉!
  「學妹,不好意思,副會長是在跟妳開玩笑,請不要放在心上,好嗎?」范姜雁柔聲說道。
  「學妹,歡迎妳到青中就讀。」韓磐石點頭說道。
  「我當然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跟紐波利頓計較,請兩位放心。」沈芃茜說著,對范姜雁及韓磐石露出甜甜的笑容。
  「什麼叫『紐波利頓』啊?」陳明揚不解地問道。
  一旁的范姜雁搖搖頭,韓磐石也同樣搖頭。
  「『紐波利頓』是某個偉人的英文名字嗎?還是有什麼意義?若是意思不錯,我允許妳以後都這麼叫我。」陳明揚對沈芃茜問道。
  「這是印度話,『紐波利頓』是『智者』的意思。」
  他好笨喔!竟然不知道「紐波利頓」是狗的品種,還允許她以後都這麼叫他?他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東西啊……好好笑!
  沈芃茜努力憋住笑,雙頰鼓得大大的,就怕一不小心會爆笑出聲。她再次懷疑,為什麼這種人可以當學生會副會長?
  「妳怎麼會講印度話?」陳明揚毫不懷疑沈芃茜說的是真是假,反而是好奇她為什麼會講印度話。
  「看電影學的啊!美國有好萊塢,印度有寶萊塢,我是看寶萊塢的電影學的,最近有很多洋片台都播那裡的片子,有次我聽他們說『紐波利頓』,字幕上是翻譯成『智者』,所以就記起來啦!」
  看他的樣子,還真的相信了!不行了、不行了……她快受不了了……沈芃茜現在只想立刻找一個陳明揚看不到的地方,大笑特笑。
  「其實看印度片也不錯,不過我們應該要支持國片。」被說成是「智者」,陳明揚心情大好,「學妹,妳有前途!」語畢,他與韓磐石及范姜雁一起離去。
  「女兒啊,『紐波利頓』真的是『智者』的意思嗎?」見沈芃茜摀嘴忍笑,蔡耕芬就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有問題。
  「那是我隨口掰的啦!哈哈哈……」等三人走遠,沈芃茜終於忍不住爆笑出聲,甚至還笑到蹲在地上,抱著肚子狂笑。
  天吶!那隻紐波利頓真的是太笨、太好笑了啦!
 

...尚無評論...

花漾學生會3 - 偵探甜心(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筆名:就書上印的那四個字,唸起來很順口、聽起來很有「炮兒」──綠草如茵~~
(茵字要放輕音調,迴盪個五六次……)
血型:嗶嗶嗶………嗶嗶嗶……哈哈!
星座:天蠍座
興趣:白天不出門,怕曬黑。晚上不出門,怕嚇鬼!宅女一枚。
想要說的話:請大大多指教!我是綠草如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