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我的公爵大人-5(完)
    作       者 纖塵雪
    畫       者 水向東工作室
    系  列  名 拉芙兒-117
    書       號 105117
    發行日期 2011/12/2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異世界、吸血鬼、魔族、天使、與人類相似的異族……
厚!到底怎麼回事?
不只那個守候昏迷的我兩年多的「未婚夫」有點怪怪的,
眼前這個可愛指數破表的小正太怎麼也這麼詭異,
老是說莫名其妙的話就算了,還口口聲聲叫我「媽咪」,
連他身旁的那個女傭都跟著喊我「夫人」。
是怎樣,這年頭怪病也會傳染嗎?
拜託,搞清楚一點好不好!
本小姐我雖然不知道為啥華麗麗地失憶了,
可還是樂觀、美麗、頭腦清楚到不能再清楚……
等等,對厚,我失憶了!
那……
天啊!我的頭好痛,到底在我失去的記憶裡,發生過什麼事啊!?
 

 

  「唉……」
  我靜靜地坐在床上,雙手抱著曲起的腿,下巴直接枕在膝蓋上,兩眼直愣愣地看著床鋪上那絨布盒裡的戒指,幽幽地嘆了口氣。
  愛,還是不愛?
  唉……這道愛情習題太難了,我要不要找朵花來扯花瓣決定啊?丟骰子好像也不錯,單面不愛,雙面愛,三局兩勝定輸贏。
  如果愛情真的能用這麼簡單的方式解決的話,天底下也就沒有怨偶了……
  一頭歪在床上,我懶懶地伸了個懶腰,愛睏地揉揉眼睛,側身繼續看向那個盒子,腦海裡不由得回想起他昨天發怒的樣子、失落的表情,還有那滴眼淚……
  摸摸臉頰,我的情緒更加低落。
  我不知道以前有沒有男人為我掉過眼淚,但是昨天的那一幕,卻令我深刻到想要忘記都難了。
  不應該錯過的,一個肯為我流淚的男人,應該很少很少了吧……
  打定主意,我呼啦一下坐起來,慎重地伸手拿過那個絨布盒,堅定地點點頭,預備摘下戒指時,一道歡快的鈴音瞬間引去我的注意力。
  摸出枕頭下的手機,翻蓋瞅了瞅——沒有來電顯示,會是誰呢?
  我疑惑地按下接聽鍵。
  「喂,你好。」
  「是我,媽咪。」對方濃重的娃娃音,愉悅得有些陽光燦爛了。
  「小……小小亞?」但是我卻突然感覺烏雲罩頂——這位小少爺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有內奸,肯定有內奸!
  「是我,媽咪,今天可以約妳出來吃飯嗎?」
  「約我吃飯?」一隻烏鴉飛過去,「為什麼突然要約我吃飯?」
  「因為我要去接爹地回英國了,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所以想跟媽咪吃頓飯,不行嗎?」
  好可憐的聲音吶……
  「那……好吧,去哪裡吃?」我搔搔頭回道。
  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這找媽媽的小孩只要回了英國,我就可以安然逍遙一陣子,說不定還會是永久性的捏!嘿嘿嘿……
  「來我家吧,蕊塔絲姊姊做的菜很好吃,我這就讓人去接妳。」
  語調又突然興奮了起來,我嚴重懷疑,他剛才的可憐兮兮,不是裝的吧?
  「不……不用,你告訴我住址,我自己坐計程車過去吧!」
  汗!要是讓這小少爺找人來接我,鐵定搞得人仰馬翻,到時候任我長了八張嘴也說不清楚了。
  這件烏龍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嗯,好吧。」
  抄好了地址,我趕緊掛掉電話,迅速起身到衣櫃找了件得體的衣服,衝入洗手間,開始刷牙、洗臉、換裝……
  半個小時後,我站在樓梯口,給自己做了個加油的手勢,便咚咚咚地跑下樓,出了院門。
  「薔薔,妳的腳好啦?」正在鋤草的爺爺回頭看到我,訝異道。
  「好了,好了,沒事的,爺爺,那我先出門了。」經過一個晚上的充足「養傷」陣仗,不「好」才怪!
  只要一想起老媽拿著紅花油使出「挫骨揚灰」的絕招,我就忍不住一陣哆嗦,堅決發誓下次要是受傷的話,就算打死我也不讓她看傷了,那絕對的是要命不要錢啊!
  
  明淨亮堂、占地估有數千頃之廣的溫室玻璃花園內,暗香浮動,水流潺潺,穿過一片濃密茂盛的芭蕉林後,眼前豁然開朗,一處依水而居的秀雅木樓頓現眼前,拂柳依依,帶著江南小巧的婉約之美。
  登上水榭樓台,推開鏤空的木門,復古的中式擺設、茶具、字畫,還有從紫檀香爐升起的嫋嫋輕煙,宛若穿越了百年前的古時舊舍般,讓人有些恍惚,差點分不清自己究竟身處哪一個時空了。
  「我從不知道,在這座城鎮之中,居然還有這麼一處富得直冒油的世外桃源……」
  上次來得匆忙,根本無瑕細看,這回……算是不虛此行了……
  於是,我毫不懷疑:那個小少爺的身分一定非常的特殊,也許……他真的就如他上次所說的那樣,是人類以外的某個種族裡的小孩,一個擁有超絕非凡智慧的小孩,一個還可能會使用傳說中也許存在,但也許並不存在的魔法、咒術的神祕異族小孩……
  呃,這段話繞得我有點頭暈。不過話說回來,都走好半天的路了,也不見那小主人出來迎接客人,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妳們家小少爺人呢?」
  我鬱悶地回身看向一直靜默在側的那名女傭,她好像是叫蕊塔絲吧?那雙紅眸非常惹眼,讓我不記得都難。
  她不語,紅瞳打量著我,繼而撇開,神色有絲複雜。
  「……」我是不是哪裡說錯話了?囧……
  「我在這裡,媽咪!」
  就在我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再問問她時,只聽吱呀一聲,我聞聲回頭,從被風吹開的對門門廊中望去,一抹小小的身影優雅地站在水榭樓外與方形露台相連的直長小橋上,一身歐式的正統紅色小騎裝,再配上臉上的甜甜笑容,粉嫩可愛得讓人不禁眼前一亮,雙手開始蠢蠢欲動,恨不能立即撲上去把他抱在懷裡,好好地蹂躪一番……
  咳咳……正顏、正顏!現在不是受蠱惑的時候,我應該速戰速決才對!
  「蕊塔絲姊姊,讓大家去準備一下吧。」
  如此泰然自若、威而不嚴的說話語氣,還真頗有一家之主的感覺。
  「是,少爺!」
  身後的人影退去,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這才露出自認為得體的笑容,朝他而去。
  
  「媽咪,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地方跟妳共進午餐嗎?」
  隔著不過兩、三公尺距離的餐台,我與他端正對坐。
  就是因為這樣的角度,才讓我清楚地看見沐浴在陽光中的他,皮膚是如此的晶瑩透亮,宛若毫無瑕疵的水晶娃娃般,漂亮得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小精靈。
  「為什麼?」
  我笑咪咪的,如他所願地將問題丟還給他,然後等著他有可能又是一番天馬行空的超級答案。
  「因為在這個位置的陽光,是最接近直線的照射,它就像聖光一樣,可以點燃一切的黑暗與邪惡,淨化所有的污穢和不堪。」
  「……」
  果然是一個靈動詭詐的小精靈啊!我應該想到的。可是……為什麼會覺得他話中有話?
  「那……媽咪,妳想知道自己從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嗎?」他又問道。
  「跟現在的我有區別嗎?」
  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應該沒有多大變化才對吧……嗯,頂多增長了年齡而已。嘿嘿……
  「妳失去了很多東西。」他的目光澄澈明亮,看起來毫無心機,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不禁打了個冷顫,「而且,那些對妳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僵笑著,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的話,只能掩飾性地拿起桌上的檸檬水喝,腦中卻莫名想起了法蘭西斯那張嚴肅認真時的冰顏,竟然像極了眼前的小小亞……
  不,應該是小小亞像他才對,不是容貌上的像,而是說話時的語氣及態度,都隱隱帶著一股霸氣的睿智。只是小小亞太小了,還不能完全詮釋出那種王者的氣質而已。
  等等……法蘭西斯!?
  為什麼我會突然聯想到他?難道在潛意識中,我對法蘭西斯的思念已經到日有所思的地步了嗎?
  不知不覺間,我把整杯檸檬水全部灌下肚,卻還是澆不滅開始染上雙頰的緋紅。
  「少爺,一切準備就緒了。」
  如鬼魅般悄無聲息的人影自我身後走過,嚇得我手指一顫,水晶杯就這麼脫手滑了出去……
  「啊……杯子!」我驚呼。
  「小心!」
  她立即旋身,動作敏捷得像早就掐好時間一樣,隻手穩穩地接住水晶杯,而後動作輕柔地放在桌子上。
  「沒嚇著您吧,夫人。」她禮貌地詢問道。
  「沒事,沒事。」
  我反射性地回答,伸手輕輕撫拍急劇亂跳的心口,慢慢緩下一口氣來,這才會意過來,她剛才竟然叫我——夫人!?
  我瞠目結舌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然後覺得,她極有可能是被我對面的那位小少爺給同化了,才會出現口誤……嗯,一定是這樣的,沒錯!
  羞……人家都還沒結婚,怎麼可能就有這麼大的孩子嘛!何況「老公」還這麼有錢,又不是拍偶像劇,能從天上掉個金庫下來,給偶亂認親戚啊!
  一夜暴富的想法誰都有過,但是超級不現實的幻想,還是留著作夢去吧。
  身後終於響起「正常」走路的腳步聲,聽起來人數似乎不少。
  我好奇地回頭一瞧,先是呆了一下,然後莞爾……
  有錢人家的小孩,排場定然不一樣嘛!電視上不都這麼演的嗎?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想是這麼想,但當一盤盤精美的食物連續不停地擺滿一整桌之後,我再次呆了。
  眼前的不是西餐,而是純中國的家常菜,但要說是家常菜,比起三星級、五星級飯店的料理,也絲毫不差,尤其是每一道菜上都標有屬於它的名字,如:浮雲流水、一葉孤舟、烏龍過江、芙蓉花開、滿堂富貴……
  俗氣是俗氣了點,不過配上賣相,還真的蠻貼切的,只不過……
  「請問一下,從我出門到現在,也不過三個小時的時間,對吧?」
  難道事先就安排好這一切?
  我猶疑不定地看向眼前那位小小少爺,發現這個可能性似乎非常的大……
  「妳是覺得這些菜色不合妳的胃口嗎,媽咪?」他雙手托著下巴,歪著頭,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我,害我亂沒志氣地吞了口口水。
  如果我真有這麼可愛的兒子,一定會每天都抱著不放手的,嘿嘿嘿……
  「媽咪?」他疑惑地看著我。
  「啊?哦……不、不是,我是想說,你的蕊塔絲姊姊好厲害哦!連中國菜都煮得這麼漂亮,那西式餐點應該更不在話下了吧?」差點走神了,汗……
  「哪裡,是夫人誇讚了。」
  僕傭全數退去之後,蕊塔絲優雅地端著小銀盤走了進來,將上面的水晶高腳杯放置在我們倆的左前方,而後退到一旁,雙手抓著託盤置在身前,淺抿唇角微笑著。
  「……」又是夫人……
  我尷尬地僵笑一下,看到那小少爺竟然拿起高腳杯啜飲,我一驚,立刻驚呼:「小孩子不能喝酒!」
  「什麼?」他放下酒杯,看看我,再看看手裡的酒杯,似是明白了什麼,甜甜一笑,道:「這不是酒。」
  「不是酒?」我看看自己的,再看看他的,一拍手,恍然大悟道:「原來是番茄汁啊!不過看起來有點像血,你怎麼會喜歡喝這種東西?」
  在我想來,吃整顆的番茄不是更好嗎?
  「……」
  「那個……我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麼了?你們幹嘛那樣看我?」我還似乎聽到小小的嘆息聲……
  「夫人,請別介意。」蕊塔絲致以抱歉的一笑。
  那個小少爺卻突然放下高腳杯,黑白分明的圓眼直視著我,很認真地問道:「媽咪!如果真的是血,妳會討厭嗎?」
  「……」
  唉……現在的小孩,為什麼問的問題都這麼尖銳啊?
  想當初我這麼大……咳咳,貌似本人我正在鬧失憶中,沒有想當初,唉……
  「少爺,我看夫人也應該餓了,還是先用餐吧。」
  大概是看出我的窘迫,蕊塔絲很適時地打斷我們之間的對峙目光,感動得我差點沒熱淚盈眶。
  小小亞只是「嗯」了一聲,率先移開視線,我也趕緊低頭,假裝找尋著自己喜歡的料理,實則忍不住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十二點四十六分……不知道兩點之前能不能結束?
  原本跟法蘭西斯約好的見面時間,恐怕是要遲到了,嗯……還是先通知他好了。
  正當我預備偷偷發簡訊的時候,一隻嫩白的小手突然伸來,直接抽走了手機……
  「呃?」我抬頭一看,心一突,不由得尷尬起來,看著他略顯不高興的神情,囁嚅著想要解釋什麼,但是話到嘴邊,還是吞回肚裡。
  在別人邀請的筵席上做如此不禮貌的舉動,的確是我不對,所以,再多的解釋也只能是掩飾,錯了就是錯了。
  「對不起,小小亞,我保證下不為例!」趕緊伸出右手中間的三根手指,我吐舌俏皮地對天發誓著。
  「知道錯了就好,那麼……罰妳唱歌給我聽吧。」他也露出一抹俏皮的笑容,卻是十足壞壞的。
  「啊?」我呆……
  「我開玩笑的。」他忽又冒出這句話,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便直接按掉了手機電源,這才交回我的手上。
  「……」我拿著手機徹底無語中……
  
  接下來的用餐時間,我為了提早閃人,所以難免吃得……呃,生猛了些。羞……
  不過,偶還是很有自己的「堅持」就對了,好歹不是「淑女」,那也是「熟女」嘛!嘿嘿……
  「媽咪,妳真的不跟我回英國嗎?」
  「咳咳咳……」
  冷不防被他突然一問,我口中的蝦仁還沒來得及嚥下,就直接給嗆到鼻腔裡。連忙抄過一直不碰的高腳杯,想也不想地就一口順了下去,這才感覺舒服了點……
  「媽咪,妳會恨爹地嗎?」
  他不放棄地繼續追問,弄得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才好。
  看了眼站在他身後的蕊塔絲,嗯……有大人在場,我覺得還是非常有必要再次講清楚,免得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跟著犯糊塗了。
  「其實……小小亞,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不是你的媽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認定了我就是你的媽咪,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回去好好地跟你爹地問清楚,也許就會知道你真正的媽咪在……」
  突然,砰的一聲,讓我的後半句話直接卡在喉嚨裡,驚愕地看向他瀕臨暴怒的精緻小臉。
  「蕊塔絲姊姊,送客!」他憋了半天,終於下逐客令,卻是自個兒先走了。
  「是,少爺!」目送著小少爺離去後,她便將目光轉向我。
  「看來我今天不該來的。」看著她無喜無怒、平靜無波的美麗臉龐,我有些尷尬地說道。
  趕緊撇開目光看向流淌在紅色液體裡的碎玻璃渣,我不由得皺起眉頭,那看起來真的好像……血!
  「夫人,我可以體諒您現在的心情,但是您所說的話真的傷害到少爺的心了。」
  「連妳都認為我是他的媽咪?」我不敢置信地再度望向她。
  她卻只是笑笑的不回答,禮貌地朝我點了下頭便自己走了……
  「喂!」我立即站起,轉身看向她……消失的背影!?
  哇……好快的速度啊!
  一大滴汗瞬間滑下我的後腦勺……都是一群怪怪的傢伙。
  一甩汗,我也跟著離開這個水上樓台,豈料剛踩上小橋,只聽得腳下喀嚓一聲,緊接著撲通一響……於是俺,華麗麗滴落到水裡了。
  「哇!救命……我不會……不會游泳……」
  我撲騰掙扎了半天,結果腳一蹬,就站起來了……
  「……」靠,原來這湖水才不過胸口深啊!丟臉死了!
  抹去臉上的水漬,我趕緊臉紅紅地尋了一塊地爬上岸,豈料還沒來得及喘息,一雙黑色的小馬靴就出現在我面前。我抬頭一瞧……
  「小小亞?」
  我汗!他不是生氣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蕊塔絲姊姊,不是讓妳送客嗎?怎麼讓客人掉進水裡了?」他沒理我,直接抬頭看向一旁的蕊塔絲。
  「對不起,是蕊塔絲失職了。」她連忙低頭認錯。
  「知道錯了,還不快點扶客人去更衣!」
  「是,少爺!」
  ……請問,現在唱的是哪一齣?
  我狐疑地來回看著他們倆,怎麼感覺自己好像掉到陷阱裡似的?
  有問題,這裡頭一定有問題!
  只是,明知道有問題,我還是無可奈何地掉進去了……因為我總不能濕著衣服回家吧!
  所以,當換上他們給的衣服之後,我……徹底汗死中!
  伸手掀開更衣簾的一角,我只露出一顆腦袋,看向悠閒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小小亞,然後朝一邊幫忙整理衣物的蕊塔絲「噓噓」了兩聲。
  「夫人有什麼吩咐嗎?」她回頭,倒是很有禮貌地「大聲」問道。
  我囧了一下,瞥向連動都沒動的小小亞,嘆了口氣,趕緊雙手合十,諂媚道:「蕊塔絲,有沒有再普通一點的衣服?我覺得這件還是……稍顯……有點……那個了……」
  豈止是那個,簡直就是華麗過了頭,耶誕趴踢上也沒見多少人穿得這麼離譜吧!何況還是穿出門……
  「夫人,按照您的要求,這已經是最普通的了,不然,您自己出來找找?」
  她笑得很飛揚,我囧得也很飛揚……
  「好吧,這件就這件吧……」我縮回腦袋,重新審視了一下落地鏡裡的自己。
  一身華麗麗的白色曳地連身長裙上,只在單肩處別以一隻展翅欲飛的透紗斑斕蝴蝶,裙身上沒有過多的裝飾,只簡單地鑲嵌了目測大約幾十來顆的水鑽。
  雖然色調簡潔大方了點,但是在做工及獨到的設計上,我還是不得不佩服這件禮服的設計師,真的是很有才華。
  但是佩服歸佩服,我……唉……
  嘆了口氣,我伸手拉開更衣簾,提著裙襬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
  「……」
  「……」怪了!他們那是什麼表情?我忐忑不安地拉拉裙襬,尷尬地自我調侃道:「我這樣很奇怪吧?我就說這件衣服不……」
  「不是,這件衣服很適合妳。」小少爺放下手中的書冊,澄澈的明眸眨了眨,可愛地笑瞇了起來,「但是,漂亮也得按規矩行事,所以……」
  他從袖口抽出一張折疊好的紙放在玻璃桌上,朝我推了過來。
  顯而易見,他的目的露出來了。
  我挑眉跟著一笑,走至桌邊,俯身拿起紙張攤開,瞄了一眼,整個人如遭雷殛,立刻呆立當場。
  我顫抖著手指直指紙張上的字,不敢相信道:「一套衣服一百萬!?你搶錢啊!」
  「夫人,衣服本身是不值錢,但那128顆南非頂級一品鑽,少爺他已經給您去零頭了。」
  「……」
  有迷有搞錯?那水鑽居然是貨真價實的真鑽!?而且一百萬還是去掉零頭的價碼!?
  我……望天……
  「如果沒有意見,就簽字吧,我尊貴的客人。」他笑得人畜無害,卻讓我忍不住渾身一顫,感覺氣溫騰地下降了好幾十度,差點接近冰點。
  「小小亞少爺,能不能冒昧請問一下,你今年幾歲了?」我嘴角抽搐,額際一片黑線。
  「快三歲了吧,有問題嗎?」他眨巴著無辜大眼,萌萌地笑了。
  啊……就是這張臉,就是這種看起來像是不知人情世故的可愛笑容,深深深深地把我給欺騙了!
  躲到牆角咬手帕ing……
  他說他快三歲了,這要沒問題才怪!俗話說三歲定八十,他都還沒三歲就這麼……機靈,那要是再大點,豈不是不得了!?
  「夫人?」
  「啊!」我突然一躍而起,立刻精神抖擻地抓住站在身後的蕊塔絲,「把我的衣服還給我吧,其實穿著濕衣服回家也沒什麼好丟臉的。」
  「可是……我已經把它丟到垃圾場去了……」她笑得頗尷尬。
  「什麼!?」好歹衣服也是兩百多塊錢買的,她居然說丟就丟!
  嗚嗚嗚……看不起窮光蛋也不要這麼侮辱人好不!
  「撿回來吧。」我已經很無言了,「臭點沒關係的。」
  早知道就不換衣服了,嗚嗚嗚……
  「大概已經燒掉了吧,蕊塔絲姊姊,妳說呢?」那小少爺悠哉悠哉地拿起書冊,歪著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得意啊啊啊!
  「是的,少爺,我們的清潔人員很勤勞的。」
  「我喜歡勤勞的人,給他們加薪吧!」
  「好的,少爺!」
  「……」這兩個就是存心氣我的吧!?
  我不生氣、我不生氣、我不生氣……
  唔,手帕咬破了。嘶……牙疼……
  「夫人,如果您實在不喜歡這件衣服的話,我還可以給條浴巾讓您裹著回去。」
  浴巾……我眼角抽了一下,整個人想火也火不起來了。
  這都什麼世道啊!嗚嗚嗚……
  「蕊塔絲姊姊,妳怎麼可以這麼跟客人說話?」
  「對不起,蕊塔絲又失言了……」
  「夠了!戲唱夠了,就給我適可而止吧!」老娘不發威,全當我病貓!
  我黑著臉刷刷幾下就把大名給簽上,一拍,把紙張拍在玻璃桌上,提裙走人。
  「大門在哪裡?我回家了!」
  「蕊塔絲,送客!」
  「是,少爺!」
  「……」
 

...尚無評論...

我的公爵大人-5(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性別:女。
簡介:平生不思量,行山水之間,獨走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