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畢史尼斯學園-3(完)
    作       者 伊藤非
    畫       者 隨隨
    系  列  名 拉芙兒-127
    書       號 105127
    發行日期 2013/5/27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在被五美男軍團「集體虐待」幾個月後,
她這個原本「無用遭人嫌」的苦命小婢女,
終於進階成「無敵萬能」、「人見人愛」的好命小婢女,
可說是生物史上最厲害的演進之一!
現在的她,不僅是六人菁英班上的超級班代,
也是美男們新公司的超級總務,過著人人稱羨的美好生活──
出入平安!(除了五位美男再沒人敢欺負攻擊她)
愛情美滿!(雖然沒有公開她跟裴爵大爺還是很甜蜜)
荷包滿滿!(做了粉久廉價勞工終於有閃亮亮的紅利可領)
她真是作夢也會笑啊……
咦?這是……
「……第三名方云晴……第七名朱藍希……」
呃阿呃阿呃啊~~怎麼會這樣!?
這次的月考成績公佈,
她家的五位美男依然穩穩落在前六名內,
她卻被新來的天才美少女給擠了出去……
嗚嗚嗚……這代表她將被踢出「幸福溫暖」的六人菁英班,
離開很「罩」她的大家,再次過回以往的悲慘生活嗎!?
 

 

  開學囉!
  猴子鬧鐘才出聲喊「懶……」,藍希的遊龍八卦掌就往它的天庭蓋用力貓下去,無辜的小猴子立刻乖乖閉上嘴巴,把後面那「豬起床」三個字吞回肚子。
  起身,她揉揉眼睛,示威似地看一眼猴子鬧鐘,指向它。
  「快說謝謝!我沒有讓你喊得聲嘶力竭、茍延殘喘。」
  鬧鐘有沒有說謝謝?當然沒有,如果它真的說了,那就是驚天動地的靈異現象,以後愛家麵包店可以不必賣麵包,直接賣鬼。
  藍希跳下床,伸一個大懶腰,跑到穿衣鏡前,拍拍臉,對著鏡子裡的女生說:「恭喜恭喜!平安順利升上二年級,你再不是學校的小菜鳥,妳是有學弟、學妹可以指揮的學姐了!」
  她滿意地看著鏡中自己,喃喃自語:「朱藍希,妳真的很強、很棒、很優、很高竿,最厲害的是,妳的獎學金還在、妳依然留在菁英班,妳讓想盡辦法企圖擠進來蔣瑩瑩,氣到著驚罵罵號、中內傷、血氣袂順,請喫……」
  唉呦,她在幹什麼啊,知道自己很讚就好了,幹嘛嘲笑人家。
  她攤開掌心、捧住自己下巴,雖然眼睛還掛著兩坨眼屎,但笑得夢幻十足。
  時間過得好快哦,去年這個時候,她以指考社會組第一名的成績,拿到畢史尼斯學院的獎學金,並且進到貴族學校的菁英班級。
  開學第一天,她被指考成績第二名、與畢史尼斯絕緣的李世民蛋洗,還讓班上同學厭棄,當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小女婢,那個時候真是生不如死啊。
  幸好後來他們良心發現,對她越來越好,在當了一年的同學後,承認她是團體中的一份子,還願意讓她進他們的工作室實習。
  暑假兩個月的實習,幾乎把她磨掉一層皮。
  從早忙到晚,她是不必插電的機器僕人,她做得要死要活、成天苦嘆廉價勞工的悲哀,但……藍希不得不承認,她做事越來越有條理、越來越有效率,表現也越來越讓人驚豔。
  就像啊,她已經習慣每天醒來,先在腦袋裡跑一遍行事曆……
  等等……習慣每天醒來,先在腦袋裡跑一遍行事曆?
  藍希突然發現一件事,猛地大轉身,視線對上床頭小猴,死死瞪住它的笑臉,依稀、彷彿、好像是……她整個暑假都沒聽見它親切、熟悉、溫暖到……讓人想拿把刀子把它砍成兩截的聲音。
  換句話說,她整整兩個月沒賴床?
  換句話說,她在裴爵、姜鈦、羅戚、凌子樹和言藉青合資開設的工作室裡,被「集體虐待」兩個月後,已經變成莊敬自強、早睡早起的好青年?
  哇塞,這可是生物史上最厲害的演進,她的行為見證了完全變態的奇蹟,不知不覺中,她從毛毛蟲變成大蝴蝶!
  搖搖頭,她第三次回顧鏡中的自己,然後豎起大姆指,說:「朱藍希,妳太棒了!」
  拿出換洗衣服,她走進浴室、刷牙洗臉。
  自從爸媽在房子上面加蓋兩層樓後,一、二樓當店面,爸媽住三樓,她和弟弟藍星、若熙哥搬到四樓。
  從此她有了專用衛浴,再不必跟別人搶,她可以慢慢條斯理、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香噴噴,再慢慢一層一層塗抹保養品,不會有人在外面把門板拍得震天價響,不會有人拉扯喉嚨大叫:朱藍希,妳是溺斃在澡盆裡了嗎?
  而藍星也不必每天眼巴巴、等著老爸結束便祕時期,再進去享受惡毒沼氣的洗禮。
  洗完澡,藍希把頭髮吹乾,綁成馬尾,走到衣櫃前。
  她下意識拿起牛仔褲和黑色帽T,想了想,還是不要,這套衣服被詛咒過,每次穿上它,李世民就會從某個角落冒出來,就算她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替今年剛上畢史尼斯的藍星著想。
  把衣服放回去,視線轉往另一邊,那裡有一整排新套裝,一、二、三……她來來回回數三次,整整十套耶,她忍不住笑得兩道眉毛變成彎月亮。
  那是同學送的,不管是看起來、摸起來還是聞起來,都有昂貴的味道。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那次負責公關的羅戚要去拜訪客戶、做市調,照理說,這和負責總務的藍希半點關係都沒有,但是羅哥大手一指,欽點到藍希頭上。
  她能夠說不嗎?當然不能,她只敢很俗辣、很沒種,滿眼滿臉都掛上諂媚笑意,然後小小聲請教一句:「請問羅哥,拜訪客戶和總務有什麼直接關係嗎?」
  羅哥青她一眼,回答:「身為行銷經理,身邊能不跟一個小女婢?記住,明天要穿正式套裝來,奴才可別丟了主子的臉。」
  呵呵,奴才,呵呵、女婢,呵呵呵……套裝啊套裝,她哪有這種東西?
  如果套裝的定義是上面一件、下面一件,接起來變成一套的東西,OK、她有,但是她又不是白癡,當然知道他們指的套裝是什麼。
  那是上面一件、下面一件,外面再加上一件,只能待在冷氣房穿,出了冷氣房會汗如雨下、必須灑很多的香水來去味,裙管很窄、肩膀很緊,但穿起來之後,整個人會變得很優雅高級的那種東西。
  羅哥的話讓她的五官皺在一起,她嚴重懷疑,媽媽衣櫃裡面,不知道有沒有這種東西?
  也許有人會問:沒有、就去百貨公司買一套啊,幹嘛搞得那麼困難。
  問題是,誰曉得她要忙到幾點才下班?到時候百貨公司還開不開?而且,錢咧、錢咧,錢從哪裡來,不是每個提款機都可以無條件制借貸。
  羅戚長得又高又壯又很黑社會,雖然負責公關部門後,越來越會假裝,裝得好像他是個斯文、上流社會的優異青年,但骨子裡那個強盜本質騙不了人啊,有種的,就跟他嗆聲看看,如果你不怕全身骨頭從兩百零六塊變成四百一十二塊的話。
  所以他說海很小,藍希不敢說海很大,他說要把天空踩在腳底下,藍希不敢回頂:那是不科學的說法。
  總之,他的話是天理、是王道、是地球運轉的正確法則。
  因此他說要穿套裝,再痛苦為難,她都要笑中含淚,把委屈往肚子裡吞,低聲回答:是的、羅哥。
  她應承下來,但那張本來就在中低標的臉,就醜得更嚴重啦。
  子樹受不了,一巴掌把她的臉推開,還像煽有害毒氣那樣,不斷在鼻子前揮半天。說:「不要傷害我的視力神經。」
  接下來,大家各忙各的,裴爵和羅戚去拜訪廠商,子樹和青抱一堆畫稿、又跑到「愛家麵包」店去開美編會議,姜鈦領著設計組大叔關起門來討論程式。
  而藍希小總務,補完列印紙、補文具,拖好地板、修好燈泡、洗好馬桶後,坐在沙發裡學死魚喘口氣時,宅急便的人來了。
  她把名字簽好後,發現盒子上的收件人居然是自己耶,怎麼可能啊?
  她滿心期待、打開紙盒,發現裡面竟然是兩套套裝?心底那個興奮雀躍啊,她想……灰姑娘收到仙女姐姐的南瓜馬車時,大概就是這種心情。
  激情尚未褪去,心臟仍然狂奔不已,她還沒猜出禮物是哪位同學的善舉時,又有百貨公司的專人送來兩套套裝。
  藍希沒有戴瞳孔放大片,但她眼睛在瞬間放大、發亮,滿滿的感動、感性、感激、感情……在胸口橫衝直撞。
  之後的兩個小時,不斷有人送禮盒過來,送到藍希根本不需要數,就知道全員到齊了。
  五位同學、十套衣服,可以讓她從大二穿到身材開始扭曲變形的四十歲。
  那天,不管是誰出現在她眼前,她都衝上前狠狠抱住他們,用力說:「謝謝、謝謝,我好愛你們。」
  藍希回神,挑出一套深藍色套裝,裡面搭一件粉紅色襯衫,她照照鏡子,覺得自己真像精明幹練的上班族。
  咧開嘴,她說:「朱藍希,妳真的美得讓人睜不開眼。」
  她爽飽了,背起昨天整理好的包包、跑下樓。
  爸爸、若熙哥和藍星已經在吃早餐,媽媽從廚房探出半顆頭,拿著鍋鏟對藍星說:「藍星,去叫姐姐下來吃早餐,上學快遲……」
  話說到一半,媽媽看見籃希下樓,忍不住唸她:「厚,妳又賴床了哦,現在不是暑假ㄋㄟ,妳要是再這麼懶散下去,功課退步、沒有獎學金,你們學校的學費那麼貴,我們哪有錢給妳念。」
  冤枉哦,她哪有賴床,她這種標準如果叫做懶散,世界上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正處於懶散狀態?
  藍希還沒有頂嘴回話,若熙帥帥地朝她一眨眼,搶先開口。「朱媽媽,藍希很早就起床了,我看她好像在打報告,可能是公作室的事忙不完,她現在又要顧功課、又要工作,很辛苦的。」
  若熙在他們家住半年了,他是裴爵的表哥,去年爸爸出車禍,家裡不能開店、經濟頓時出現問題,幸好裴爵找到麵包界達人、阿寶師的親傳弟子賀若熙來幫忙,愛家麵包店才沒倒閉。
  帥哥坐陣、生意蒸蒸日上,麵包店擴大規模,店面從一樓擴充到二樓,小小的麵包店營業項目又多了下午茶和早午餐時間。
  最近朱爸和若熙開始招攬新學徒,想要培養更多的麵包師傅,以後開分店的時候,就不怕人手不夠。
  總而言之,賀若熙是朱家的大恩人,他的天份、努力和拼勁讓愛家麵包店越來越發達。
  當然,朱家也是賀若熙的貴人。唸醫學院的他改行做麵包,摸屍體的手決定改摸麵粉團,原本對他未來充滿期待的爸媽氣到和若熙鬧翻,根本沒有人願意支持他的麵包夢。
  朱家在這個時候出現,讓他離夢想更近一步。
  聽見若熙的話,朱媽嘆口氣,坐到藍希身邊,摟摟她的肩膀說:「乖女兒啊,媽媽不是跟妳講過,讀書不重要……」
  有沒有說錯?剛剛才恐嚇她,要是拿不到獎學金,家裡就沒錢給她唸書,現在又說唸書不重要,媽媽的標準在哪裡?
  藍希狐疑地看住媽媽以及……她手上那把揮舞中的鏟子。
  「……媽媽同意妳到工作室去實習,不是要妳努力工作,是要妳把握機會、多和同學們相處,如果妳能夠從他們當中找一個來當老公,妳這輩子就是天生的貴婦命,根本不必做得這麼操……」
  呵呵……對啦,她還記得這個,去年她上畢史尼斯的消息剛傳出去,賣瓦斯的李大嬸就跑到家裡來推銷,不是推銷瓦斯啦,是推銷她那個在美容科當醫生的媳婦,李大嬸強烈建議藍希去整型,把蔡閨變成蔡依琳、好方便於勾引學校男同學。
  畢竟,對所有人來說,當企業家的媳婦遠遠好過在企業裡上班。
  「……聽懂了沒有!」
  媽媽突然結束談話,藍希回過神,連忙點頭回答:「聽懂了。」
  藍星似笑非笑地喝一口牛奶,目光在姐姐臉上轉一圈,說:「媽,姐長這個樣子,妳交給她這麼困難的任務,會不會太過份。」
  藍星明明是替藍希說話,可是那個口氣態度加表情……實在讓人很嚥氣。
  爸爸心有同感,不管女兒配裴爵、姜鈦、子樹或青,都是一坨牛糞塗在花瓶壁,只有勉強配羅戚還可以,可是羅戚有黑道背景,女兒天生又比較笨,要是一個不小心,被切成肉塊、砌進牆壁裡……光想像就好心酸哦。
  朱爸爸深情款款地望向老婆,說:「愛妻,藍星的話有道理,別對女兒做非份要求。」
  朱媽媽與朱爸爸凝眸相望,含情脈脈輕咬下唇,握住朱爸爸的手,哀怨長嘆。「阿那達,將來我們只能靠藍星了。」
  「可不是嗎?」
  咻,朱媽突然轉頭、對上兒子,說:「藍星,你要好唸書、學一技之長,從現在起,爸爸和媽媽會努力賺錢、賺很多很多的錢,將來讓你開公司當董事長。」
  哇哩咧,差這麼多,同樣是指考第一高分、同樣拿獎學金進畢使尼斯學院,藍星要好好唸書、當董事長,她只要負責去學校勾引男人?
  若熙看一眼藍希,她的嘴唇抖得很厲害,再抖下去,口水就要流出來,既然人家叫他一聲若熙哥,他有義務安慰兩聲。
  若熙拍拍藍希的肩膀說:「沒關係,我和妳一樣,都沒辦法達到父母親的要求。」
  哪有一樣!賀家爸媽對若熙的要求是當醫生,朱家阿爸阿母對她的要求,卻是勾引男人。若熙腦袋好、反應強,有足夠的條件資本當醫生卻不肯當醫生,而她長成這樣,還逼迫她以色示人,那、那、那……不是擺明要傷人自尊?
  生她者父母、毀她者亦是父母,有這種爸媽,根本不需要敵人,她就全軍覆沒了啊。
  無奈在她身上織網,密密麻麻,把她從頭到腳包起來,問題是破繭而出之後呢,如果出來的還是一條毛毛蟲的話……
  唉,完全變態?屁!大蝴蝶?屁!美得讓人睜不開眼睛,更是屁上加屁!
  藍希在清晨凝聚起來的自信心,在家人的齊心合力、同舟共濟下,消滅得不剩半滴。
  一頓早餐吃得藍希不勝欷歔,她想唱長恨歌,又想起楊貴妃美得禍國殃民,是和自己是截然不同的境遇,恐怕第一句「漢皇重色思傾國」剛背出口,藍星就會說:「放心,妳不會有楊貴妃的困擾。」
  她欠人諷刺嗎?她性格卑賤嗎?並沒有,所以……唉,算了。
  拿起書包,藍星和藍希一起到學校,藍希看見出門前,朱爸遞給藍星一袋麵包。
  藍希面帶無奈問:「你們班也辦聚餐迎新,讓每個人準備食物到學校?」
  「對啊。」藍星回答。
  他昨天已經去畢史尼斯看過了,教室是5012、去年藍希他們用的那一間,裡面沒有什麼改變,裴爵、姜鈦他們,把所有的裝潢設備和電腦、指模辨識器,通通留給學弟學妹。
  學校寄來的資料裡顯示,今年和去年不一樣,他是菁英班唯一的男生,同學的家世背景都很好,只不過……女生?橫瞄一眼藍希,他悄悄嘆口氣。
  「爸爸是不是把麵包都做成愛心?」她拉拉藍星的衣袖問。
  「沒看,不知道。」
  藍希搶過塑膠袋、打開,果然沒錯。
  她語重心長地對弟弟說:「藍星,聽姐的話,不要把麵包拿出去,那是自取其辱。別擔心聚餐的事,你的同學們會準備高級西餐、還會準備管弦越團,真的、不差你這幾塊麵包,當然,如果他們家裡有養一條大黑狗的話、例外。」
  想當年凌子樹善心大發、收下她的愛心小麵包,結果它們被埋在哪裡?埋在子樹家的大黑肚子裡……唉,有錢人的思維和他們這種貧苦家庭出身的,就是不一樣。
  藍星沒把藍希的話聽進去,他低著頭,奮力往前走。
  藍希看他不理人,硬拉住他的手,非要把過來人的經驗講給弟弟取經。
  「……他們那種富家小孩很麻煩的,一個個眼睛長在頭頂上,在普通學校裡,學校發獎學金代表你努力學習、是成功凱模,但在畢史尼斯拿獎學金,代表的是兩個字││賤民。
  你不可以太驕傲,講話的口氣不可以像對我那樣,你要記得,他們叫你做事的話、你一定要忍耐。人家翹腳、你在打掃?沒關係、再忍耐。就算你會當永遠的班代和值日生,也沒關係,忍耐、忍耐,繼續給他忍耐下去,誰叫我們不必繳學費就可以坐在王子和公主的身邊……」
  藍星的反應是翻兩下白眼、繼續往前走。
  「藍星,我是為你好,你一定要把『學姐』的話聽進去,不然如果惹得他們火大,聯手欺負你,你會生不如死、如墜地獄,相信我,有錢人的手段真的很恐怖,不是我們這種平民百姓能夠想像的……」
  終於,藍星停下腳步,轉身看向「學姐」,拉出一張狐狸臉,問:「朱藍希,妳背包裡面有沒有OK繃?」
  「有啊,你哪裡受傷嗎?」她想也不想就低下頭從包包裡面找OK繃。
  她的包包裡……竟能裝這麼多東西?
  藍星越看眉頭皺得越緊,她是要上學還是要去旅行,連大浴巾都帶著?他搶過包包、翻幾下,毛巾、沐浴乳、洗髮精、雨傘、換洗衣服……還真齊全。
  「沒下雨,妳幹嘛帶傘?」
  藍星抬頭看看天空,太陽很大顆、上面連半片雲都沒有,要下雨,很困難吧。
  「這不是用來擋雨的,是用來擋李世民的雞蛋浴。」
  為了弟弟最重要的一天,她要小心、謹慎、仔細,絕不讓弟弟重蹈自己的衰尾史。
  「妳打算搬到學校住嗎?」他把放在最底下的衣服抽出來。
  「看清楚,那是你的衣服、不是我的。」
  「妳幹嘛帶我的衣服?」
  把OK繃交給藍星之後,藍希解釋:「要是雨傘不夠大,或者李世民的功力增強,能進行雙手聯攻、蛋洗朱家姐弟,萬一、不幸、你被砸中,沒關係,我帶你去老師休息室,那裡有設備不錯的衛浴……」
  藍星明白了,去年的開學日,她被李世民臭蛋攻擊的惡夢還沒醒,以為弟弟的人生會和姐姐一樣慘淡無人道,可是……朱藍希、朱藍星雖然只差一個字,但腦袋不同、長相不同,連命運也會大不相同。
  莊藍星慢條斯理地撕開OK繃,輕輕地勾起藍希的下巴,那個眼神啊,可以叫作深情款款。
  於是藍希話說到一半、停下來,仰頭對上藍星專注的眼神。
  不是她偏愛誇獎自家老弟,暑假短短兩個月,藍星的男子氣概更增進幾分,他現在不是小公雞了,他已經長出肥厚的紅冠,是全身羽毛金亮的大公雞。
  好帥,帥死了、帥斃了,帥得凌子樹要靠邊站,帥得天使青要搖頭長嘆,如果她不是藍星的姐姐,她一定要拜倒在他的牛仔褲底下,努力揮動雙手,大喊:選我、選我、選我!
  所以藍星在看什麼?看她嘴邊剛擠出來的小痘痘?藍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居然要用OK繃幫她貼痘痕?
  突然,藍星衝著她一笑。
  下意識地,藍希神情一凜,不好的預感從腦袋中央飛掠而過……她還來不及做出反應,藍星先一步拿起交貼成X形的OK繃,重重地、往她的嘴巴「巴」上去!
  在藍希還在發呆時,藍星湊近她的耳朵,低聲說:「放心,我已經查過了,李世民已經去報T大法律系,妳不會認為,對李世民而言,到新學校立威,比到這裡來羞辱我會更重要吧?」
  噢……對哦,她怎麼沒想到上網去查查李世民,有沒有報普通大學。
  鬆口氣,她撕下嘴巴上的OK繃,痛ㄟ,她齜牙裂嘴、看一眼手中的OK繃,這是哪個牌子的,黏性這麼強?
  回頭,發現藍星已經走得老遠,藍希連忙邁開小短腿,追上她的血緣親人。
  「藍星,等等我……」
 

...尚無評論...

畢史尼斯學園-3(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喜歡文字,熱愛寫作,鍾情於構築一個個浪漫又有趣的故事,腦袋瓜常常冒出片片段段的劇情,就想把它寫成一篇故事,立志可以寫遍各式各樣的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