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黑執事王子-3
    作       者 銀千羽
    畫       者 忍冬の魚姬
    系  列  名 拉芙兒-083
    書       號 105083
    發行日期 2010/12/3
    定       價
    200元
    購買數量

「人生無處不意外,再能幹的管家,都有被主人嫌棄的可能。
 要如何成為主人唯一不可或缺的管家,也是身為管家的重要才能之一。
 管家們務必好好學習各種方法,讓主人離不開你。」
           ——摘自《華麗學院.祕密管家手冊》

 
★特別附註:
 手冊上沒有寫要管家用坑、蒙、拐、騙的方法來追求小姐,
 如果你用了,絕對不是手冊教的,手冊作者不負任何責任,特此聲明。
 
【執事★對決】
華麗學院的日王子成為她的管家,已經夠讓她意外了,
沒想到他竟然還對她提出成為他「終身伴侶」的請求!?
雖然他已經吻過她,也跟她告白過,
可是她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狀況,根本沒辦法作出決定呀……
就在她苦惱不已的時候,學院裡的貴族艾可.其諾,
竟然也對她提出成為「終身伴侶」的請求,
還因此想綁架她,甚至跟日王子菲瑞兩人為此要決鬥!?
 


  暗夜的學院森林一隅,彌漫著靜默與血腥的詭譎氣息。
  這樣的氣氛,跟傳說中人人欣羨、一提起來就充滿讚嘆的陽光貴族學院完全不搭,就像光明與黑暗的極端對比。
  帶有血腥的燒焦味飄散在空氣中,刺激著每個人的嗅覺。
  艾可.其諾按著受傷的右肩,受傷的傷口無法再像以前一樣順利自癒,這樣的傷口,讓他右肩疼痛不已,眉頭皺的緊緊的;他站的位置,被樹的陰影遮去一半,在這種沒有月亮、沒有燈光,只是微弱的星光作照明的夜裡,他臉上因為痛楚而有些扭曲的表情,顯得更加猙獰恐怖。
  在他的面前,是跳著離開他好幾大步遠的唐路晴;再前面一點,則是表情不動、有著一頭燦爛金髮的日王子——菲瑞.蘭.海德。
  另外,圍在他們周圍的除了艾可的手下,還有一個身為學院安寧的保護者、同時身兼『尋』咖啡館主人的葉斯。
  在剛才白色十字星的燦爛光芒,短暫的閃耀消失後,餘下的,只有被光芒刺激的睜不開的血紅色雙眼,與艾可.其諾恢復理性的警戒表情;一旁,還有茫然失措的唐路晴、與始終關注她反應的菲瑞.蘭.海德。
  原本騷亂的場面,因為白色十字星的突然出現而變得靜悄悄,直到艾可暴怒的吼出聲。
  「是誰!為什麼不出來?敢暗地裡開槍,卻沒有膽出來見人嗎?難道所謂的『獵人』膽子就這麼小?」
  能傷害他的子彈,絕對不是普通的子彈。
  而子彈射出後,會發出令吸血鬼畏懼的白色十字星光芒、對吸血鬼有著絕對殺傷力、連『貴族』也無法抵禦的,只有『白色薔薇』;正式名稱是『白色薔薇十字槍』。那是吸血鬼獵人專用的武器,不但數量稀少、來源神秘,而且不是所有的吸血鬼獵人都能使用的武器。
  唯一肯定的是,能使用『白色薔薇』,絕對不是普通的吸血鬼獵人,而是非常厲害的吸血鬼獵人。
  趁著艾可的注意力放在暗處的獵人身上,菲瑞悄悄接近唐路晴,伸手握住她手臂,讓她嚇了好大一跳。
  她倒抽口氣,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只是瞪大眼看著他。
  「笨蛋!」他低罵一句,將她拉到自己身前,一手從後方越過左肩摟向她右肩,讓她的背靠向自己,然後,才留意著周圍。
  剛才的槍彈,來自於他現在所站位置的右側,但是此刻,菲瑞感覺不出那裡有人存在的氣息,難道是離開…或是移動位置了嗎?
  如果真的是獵人,在這種情形下應該不會隱匿行蹤,而會直接站出來、或是繼續攻擊才對。
  然而『白色薔薇』卻只射出一發子彈就停止了。
  被菲瑞攬在身前的唐路晴,雖然沒有掙扎,但是卻站的直挺挺、身體非常僵硬。
  突然知道菲瑞的真正身份,她只是這種反應,沒有歇斯底里大吼大叫、將他當成怪物,已經算是很好了吧?菲瑞分心的想。
  現場有一分鐘的靜默,菲瑞與艾可彼此提防,同時留意著在暗處還沒有現身的人。
  一分鐘過去,並沒有任何人出現,艾可肩上的傷也遲遲沒有癒合,鮮紅色的血汨汨地流著、傷口周圍的焦痕愈來愈明顯,讓他的臉色也跟著愈來愈蒼白,眼瞳不由得流露出本能的渴望,看向現場唯一的人類——唐路晴,看著她已經被菲瑞摟在身前,像是受到刺激一樣,雙眼慢慢變成血紅的顏色,神情混雜著憤怒與嫉妒。
  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她整個人是依偎在菲瑞懷裡的;明明知道菲瑞的真面目,她一點也不怕嗎?
  艾可不信。
  「唐路晴,妳忘了菲瑞.蘭.海德的真正模樣了嗎?看看他們,」他指向身邊那些眼睛仍然血紅、表情充滿對血的渴望的下僕。「妳不怕下一刻,菲瑞就會變的和他們一樣,張出利牙,瞬間咬穿妳的喉嚨、吸乾妳的血——」
  唐路晴咬著下唇,很努力忍住,才讓自己不尖叫出來;很努力克制,才能讓自己不立刻逃跑。
  她怕艾可形容出來的可怕景象,可是菲瑞……真的會嗎?
  就在唐路晴猶豫的時候,菲瑞嗤之以鼻的打斷艾可恐嚇的話:
  「艾可.其諾,同樣威脅的話說那麼多遍,你不嫌煩嗎?就算只是要嚇人,你是不是也太沒有創意了些?還是……其諾家族的人腦袋裡,就只想的到這種程度的台詞?」菲瑞的語氣聽起來雖然懶洋洋,但事實上,他是火大到某種程度以上,不怒反笑。
  他半摟著晴,當然不會沒有感覺到她的顫抖,即使她極力忍抑,他還是感覺得到。
  真沒想到晴會有怕他的一天,菲瑞心裡難免有一點點受傷、五味雜陳,但現在卻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我有說錯嗎?你能否認你的血統?」艾可的表情在笑,但是眼神可是惡狠狠地瞪者菲瑞。
  「你是你、我是我,出身不同、天份也不同,別把你的標準套用在我身上,我不習慣。」菲瑞淡淡地說道,一邊做出揮揮衣袖的動作,像揮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樣。
  聞言,艾可.其諾的表情立刻變了。
  生——氣!要說出身,他可是其諾家族的三名繼承人選之一,在十貴族裡堂堂排名前五的其諾家族,而他這個——出身十貴族裡最沒力量、排名敬陪末座,而且還被家族排斥的流浪兒,面對他居然還敢一副貶低的模樣,他以為他是誰!?
  在學院裡,他也不過就是外表長的受女生歡迎、才華比一般人類高一點而已,就被推祟為『日王子』,還因此沾沾自喜。
  人類給的封號有什麼好得意的!?艾可.其諾很不是滋味的想。
  「我和你當然不一樣,你不過是一個被海德家族放棄的後代,我可是其諾家族的正式繼承人之一,你根本什麼都不是;你敢跟我搶伴侶,真是……好大的膽子。」艾可冷冷地笑道。
  仔細想想,他也是被氣瘋了,就憑菲瑞在族裡的地位,有什麼資格和他爭?
  「晴,我送妳回去吧。」菲瑞低頭,溫柔地對唐路晴說道;直接把艾可晾在一邊,當他不存在。
  「瑞……你和他一樣,都想……」同化?吸她的血?應該怎麼說比較貼切……
  她有點猶豫、有點苦惱、有點擔心、有點不安、有點不知所措……好像無論是什麼反應,都不對。
  她應該很怕很怕,可是事實上……被他摟在身前,感覺到他微冷的熟悉體溫,她好像又沒有太多害怕,只是一想到菲瑞也是……她又覺得好像應該害怕……
  搖搖頭,她的腦袋混亂。
  「一樣?」菲瑞的反應是挑了挑眉,表情有點像是受到貶低的氣惱。「我跟那種傢伙怎麼會一樣?就算同樣是人,也有好人和壞人、大人和小人、君子和偽君子的差別吧?怎麼會一樣!?」說到這裡,他橫瞪她一眼:「要是真的看成一樣,我一定要帶妳好好檢查一下視力,未免亂視的太嚴重了!」
  噗!
  雖然這種時候應該沒有笑的心情,可是她就是被他一副被嚴重污辱了的表情給逗出笑意。
  瑞……
  唐路晴才放鬆了心情,菲瑞卻突然摟住她的腰,快速閃避並且後退;她被搖的眼花繚亂後,才看見艾可猙獰的表情。
  原來剛才,艾可攻擊他們了,菲瑞及時發現,雖然避開攻擊,但是艾可的瞳色完全變成血紅,肩上的傷口繼續流著血,而他的神情愈來愈饑渴,渴望的眼神直直看著她。
  「菲瑞.蘭.海德,無論你對唐路晴多好、多和氣,最終目的,還是和我一樣,就是想要她的血。」艾可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
  唐路晴一楞,菲瑞皺眉。
  「既然真面目都已經曝露了,何必再裝什麼紳士、王子,那種發誓效忠的人類規則,對我們來說根本一點價值也沒有,你和我可是暗夜的貴族,何必受人類左右?她的血,你也想要不是嗎?你何必忍耐?就伸出牙齒,直接咬下去,滿足我們的慾望也讓她變成自己的僕人,這樣一來,她永遠都脫離不了你,這才是我們的作風。別讓你的獵物逃走了。」
  「我說過,別把我和你相提並論。」菲瑞厭惡地說。
  「既然你不想要,就別妨礙我!」艾可厲聲一叫,他的下僕們立刻開始攻擊,但都被葉斯擋住,而他自己則集中想搶奪唐路晴。
  血,她的血,他要她的血……
  他肩上的傷口、肩上的疼痛,只有得到她的血,才可以撫平……
  菲瑞這次沒有再閃避,眼神冷冷一瞇,空氣中立刻化出風刃迎向艾可的攻擊,在他身上削出好幾道傷口。
  但是即使被逼的進兩步、退一步,艾可仍然繼續朝唐路晴前進,同時他的臉,也因為流的血愈來愈多,而變得愈來愈猙獰,跟他平常英俊好看的面容,差異愈來愈大,愈來愈像……
  鬼。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喝斥聲終於傳來:
  「住手!」
 

...尚無評論...

黑執事王子-3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正職是文字工作,副業--還是文字工作,兼差是開小花、宣揚對美少年的愛(?)。
目前最偉大的願望,是努力增加荷包的飽和度,以便出國增長見識。(←確定不是玩樂兼敗家?)
最想對大家說的話是:歡迎光臨奇幻世界,請把書買回家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