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三月的騎士-2(新版)
    作       者 銀千羽
    畫       者 小強
    系  列  名 拉芙兒-037
    書       號 105037-1
    發行日期 2009/10/9
    定       價
    200元
    購買數量

進入燁陵學園後的彌生,屢次遇到魔物的攻擊,
還好她身邊一直有伽羅守護著她,讓她總能化險為夷。
只是,魔物的攻擊力量越來越強大,讓守護校園的封印漸漸失去效力,
之後有人發現彌生的血有抑制魔物攻擊的神祕力量,因而屢次要彌生犧牲小我。
但,以守護彌生為己任的伽羅,卻不准她涉身冒險,
彌生因而陷於道義與愛情間擇一的兩難……
 


  抱著彌生速速離開,直到安靜的地方後,伽羅才停下動作,反正也來不及去參觀社團,所以不急著回學校。
  依照往常,他抱著彌生坐在高高的樹幹上。
  跟了伽羅好幾次,彌生發現她居然慢慢習慣坐在高高的樹幹上,只是要小心點,別再跌下去就好。
  不過,讓他抱著、坐在他腿上,她好像……也真的習慣了。
  「伽羅,你怎麼知道我被班長藏起來了?」
  「我聽見妳在喊我。」
  「我?」她明明沒有出聲啊!
  伽羅沒說什麼,只是抓起她的左手腕,他們兩人同時看見她手腕上隱形的咒文閃著細微的光芒。
  彌生想起來了,「這個是你加的咒語。」她都忘了有這個東西。
  「是感應咒。」伽羅說道。「只要妳喊我的名字,就算沒有出聲,我也可知道妳在哪裡。」
  「伽羅,謝謝。」謝謝他想得這麼周到。「另外,也謝謝你救了南姐姐。」
  剛才的情況她看得很清楚,本來伽羅是打算跳過魔塵,直接去逮人的,卻因為南姐姐有危險他才現身,讓南姐姐和老師他們有充裕時間可以凝聚更多力量。
  可是,這樣一來,他也錯失了可以抓到對方的機會。
  「若她受傷,妳會哭吧?」
  「咦?」這麼說,伽羅是為了她?
  「別那麼擔心,四家的人比妳想像中要堅強得多了。」他淡淡說道。
  彌生抬起眼,望了他一會兒。
  「你明明是個很溫柔的人……」但,他為何老是用冷淡的言行對人,常把別人惹火?
  「溫柔?」他嫌惡地皺眉。
  「幹嘛皺眉?」她笑出來,伸出手撫平他的眉頭。
  「我對當好人沒有興趣,更是與溫柔搆不上邊。」所以,不要把那種奇怪的形容詞套到他身上。
  「可是,你真的對我很好又很溫柔呀!」她說的是實話。
  「妳不同。」
  「不同?」
  「妳不吵,也不麻煩。」
  「不懂?」吵和麻煩怎麼區分?
  「除了妳之外的人,就是吵、就是麻煩。」相當容易區分的二分法。
  呃……雖然她被歸類是不吵、不麻煩的人,但是這種標準……實在讓人很難理解。
  「伽羅,其實你很討厭人,對不對?」
  「嗯。」他點頭。
  「你來這裡就讀是為了消滅魔物,那為什麼不和南姐姐他們一起行動呢?」
  「麻煩。」
  他這種語氣,絕對是嫌棄!
  「可是,大家互相配合著行動,不是比較有效率嗎?」
  「我習慣單獨行動。」他簡單地說道。
  「但是你都帶著我,就不算單獨了。」她才是那個比較麻煩的人吧!
  「保護妳是應該的。」他望著她,金色的瞳芒閃著柔和的神彩。
  彌生一時看呆了,無意識地伸出手,在他眼瞼處輕輕撫摸著,直到他抓住她的手。
  「伽羅,為什麼保護我是應該的?只因為……我的血嗎?」她低喃著。
  「那只是一半原因,另一半是因為我想這麼做。」
  「可是,我不想什麼都不管,這樣我會不安的。」眨了眨眼,彌生回過神。「伽羅,我幫不上南姐姐他們嗎?」
  「一旦幫了,就會沒完沒了。」伽羅嚴肅地說。
  他到人間界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對於人類的劣根性他可看過不少,很多人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所以別太善良比較好。
  「那也就是說,我能夠幫上忙囉?」
  伽羅深深望著她。
  「守護封印的效力只是暫時的,不可能永遠持續,這個十年之期就算有妳幫忙度過,但下一個十年之期呢?」
  這個道理彌生也明白,她只是不願意看姐姐們那麼苦惱,自己卻一點忙都幫不上。
  「別想太多,我不喜歡妳煩惱的樣子。」輕撫著她的髮絲,伽羅的語氣有著難得的溫柔。
  雖然她的頭髮長度只過肩一點點,但她的髮絲給人細柔的觸感,讓人愛不釋手。
  黑色的髮絲、甜美的五官,這些組合在一起,更透出她獨有的純真特質。
  而她平和、溫順的個性,更是令人憐愛。
  他很喜歡摟她在懷裡,看她那副慵懶、不設防的模樣,他的心情會不自覺平靜下來。
  「如果可以,我想幫姐姐她們。」因為他的動作,此刻她偎在他肩上,這讓她有些不自在,但卻沒有抗拒。
  「妳想答應橫風老師的要求?」他語音一緊。
  「不是,我只是想幫姐姐們。」這是不同的。「你不同意……我不會答應老師的。」
  聽到後面那句保證,伽羅這才鬆開眉頭。
  「彌生,妳對我來說很重要,比我的生命還重要,我發過誓會保護妳,就一定會做到,但是如果妳選擇傷害自己,即使不是故意,我也會生氣,妳要記住。」伽羅一副命令的語氣。
  「我……會記住。」雖然明知道伽羅不會傷害她,可是他板著臉說話的時候,還是很嚇人。
  雖然知道彌生會聽話,但她沒有任何自保能力,他又不能時時刻刻跟在她身邊,他越想越不放心。
  橫風老師和理事長的目的太明顯,要是彌生被他們捉住——
  想到這裡,伽羅喚出破魔刃,削斷自己一截頭髮,再收起刀,然後對紅色的髮絲施以咒語,紅色的髮絲頓時發出閃耀的光芒,當光芒消失,髮絲變成一個紅色的手環,看起來很普通卻很漂亮。
  拉著她的左手,他將手環套了進去。
  紅色的手環自動縮成符合她手腕的大小,彌生驚訝地瞪大眼。
  「這是什麼?」
  「這手環是我送妳的東西,一定要隨身戴著,絕對不可以拿下來,知道嗎?」不過,她大概也拔不下來。
  「好。」
  見她乖乖點頭,伽羅這才露出一點笑意,但隨即像是查覺到什麼似的閉起眼。
  「怎麼了?」
  彌生望向四周,看著一道紅色有如絲線般的光芒由遠處飄回,接著又突然消失。
  這時,伽羅張開眼。
  「伽羅,那是什麼?」
  「追蹤術的一種,不過被發現了。」沒關係,他已經知道對方的位置與可能的身份了。
  「追蹤誰?」
  「控制魔塵的黑色人影。」
  「知道他是誰了嗎?」彌生連忙問道。
  「大概知道。」敢跟魔物作交易的人,居然這麼多!
  「是誰?」
  「妳先不要知道比較好。」因為她太不懂得掩飾了。「趁著天還沒黑,我送妳回宿舍。」
  「那可以用走的嗎?」
  「妳想走路?」用飛的不是比較快嗎?
  「嗯。」趁機走一走,再熟悉一下校園環境。
  「好吧。」
  伽羅抱起她跳了下去,在放她站穩的同時,才真正看清楚她穿著制服的模樣。
  青綠色的格子花紋蝴蝶結與短裙,配上白色襯衫,給人十分清爽的感覺,不施脂粉的她,在他眼裡卻份外迷人。
  「伽羅,怎麼了?」
  他怎麼在發呆?
  「沒有,妳穿這樣很好看。」
  「咦?」她呆了下。「這是制服,每個人都這樣穿……」
  伽羅在讚美她嗎?
  「別人穿什麼與我無關。」
  「反正,謝謝你的稱讚。」彌生笑著回道。「你穿起制服也很好看喔!」
  「好活動就好。」好不好看不重要,但是……他望著她的裙子,「這種長度不會太短嗎?」
  膝上五公分會太短嗎?
  「我還覺得太長呢!」
  事實上,她的裙子是所有新生中最長的,大家在量裙長的時候,都不斷要求量身的師傅把裙子長度縮短耶!
  只有她,因為南姐姐動用副會長的權力強勢要求,她的裙長要是膝上五公分,如果敢做錯尺寸,她絕對要讓師傅們吃不完兜著走!
  「哪裡長!」
  若再短一點,他會把那個做衣服的師傅揍一頓!
  「我的裙子是班上最長的了,你沒注意到嗎?」
  誰理其他人穿什麼呀?
  見到他的表情,彌生忍不住笑了出來。
  「伽羅,你一定很討厭學園有那麼多規矩,對不對?」雖然其他人都覺得伽羅很難接近又很兇,可是她一點都不這麼覺得。
  伽羅只是喜惡很明顯,雖然他很沒耐性,個性卻不火爆,他不會輕易對人動手。
  「還好。」
  「還好?」
  她還以為他會覺得很麻煩呢!
  「有沒有規矩對我來說沒有差別。」他想遵守就遵守,不想遵守時就不遵守,所以沒有差別。
  果然是這樣!
  彌生主動牽住他的手,然後朝他一笑。
  「走吧!」再不回去,天就要黑了。
  「嗯。」
  伽羅雖然不常笑,但是此刻他的臉部表情卻因為她的笑容變得和緩,看起來比平常可親多了。

...尚無評論...

三月的騎士-2(新版)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正職是文字工作,副業--還是文字工作,兼差是開小花、宣揚對美少年的愛(?)。
目前最偉大的願望,是努力增加荷包的飽和度,以便出國增長見識。(←確定不是玩樂兼敗家?)
最想對大家說的話是:歡迎光臨奇幻世界,請把書買回家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