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投降吧!美男軍團-3(完)
    作       者 于佳
    畫       者 水向東工作室
    系  列  名 拉芙兒-118
    書       號 105118
    發行日期 2012/6/1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申修決定,一定要讓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凌傲男愛上他,
徹底「一雪今恥」。要是一個月內沒把她拿下,
他就去當下屆的學生會主席!

 
哇咧%&#$@……這個自大的白癡傢伙根本是不想活了!
為了搞清楚她的性別,
居然在眾目睽睽下把雙手伸到她的胸部「驗明正身」,
她只給他一個過肩摔算很便宜他了!
他居然還想擺出花美男的架勢、耍出花美男的魅力、
拿出花美男的威風,要讓她匍匐在他的牛仔褲下!
可是,抱歉了,她是凌傲男——可以讓小蘿莉寫情書告白的凌傲男,
可以讓完美男尹天空、酷美男宇張揚同時誇讚帥得有個性的凌傲男,
可以一個過肩摔讓他申修流鼻血的凌傲男——
絕對不是其他那些會被他欺騙的小女生。
所以,她一定會讓花美男那所向披靡的魅力,
就此終結在她的手上,OVER!
 

 

  「麻煩讓一下,讓一下!親……這是10號桌的親點的單,咖哩鮮蝦套餐一份、香草焗羊排一份、新鮮水果茶一壺、熱帶水果沙拉一盤,你的菜到齊囉,請慢用!親……親,這是你要的檸檬茶,親——」
  說話間,服務生的腳下一陣電光石火——準確的說,是腳下直排輪的閃光輪亮得讓人陣陣頭暈目眩,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
  呼哧一聲,服務生滑出幾十公尺外;呼哧一聲,服務生又端著托盤快速滑了回來;又呼哧一聲,輪子已經滑到了吧台;再呼哧一聲……申修頭皮都在抽搐。
  「為什麼要選在這裡用餐?又吵,又不符合我的品味!」顧不得從小被董事長媽媽薰陶出來的用餐禮儀,他直接拿叉子敲尹天空的盤子。
  都是這個傢伙,說什麼綜大東門新開了家很有特色的餐廳,搞了半天,這些滑著讓人頭皮發麻的直排輪來來回回的服務生,就叫特色啊!?
  輪滑摩擦木地板的聲音也就罷了,那個服務生扯著嗓門的招呼聲,讓他汗毛都豎起來了!明明就是身高173公分的大老爺,偏偏聲音跟女人似的,從背後看這傢伙所散發出來的氣場,怎麼看怎麼詭異。
  詭異的傢伙還一遍遍在他耳邊叫喚:「親,還有什麼需要的嗎?親,現在要買單嗎?親,要外帶嗎?親……」
  這傢伙煩不煩啊?
  怒火從胸口一直衝上申修的腦門,他惡劣的心情促使他頑劣的腦袋開始發功,看著服務生即將從他的身邊滑過,他順手抄起宇張揚的長柄雨傘,趁其不備伸到走道中央。穿著直排輪的服務生來不及踩腳後跟的剎車,眼看著就要直直撞上雨傘,準備摔個人仰馬翻……
  只是,等著看好戲的申修要失望了。
  他甚至沒看清究竟發生了什麼,只見服務生一隻腳輕點地面,另一隻腳已經騰空飛起,帶著身體向上翻躍,隨即一個側翻,越過長柄雨傘,穩穩地落在地面。
  回頭,那傢伙甚至給申修一抹溫暖的微笑,「親,請收好您的雨傘,以防他人意外受傷,親。」
  那甜到膩的笑容,加上陰陽怪氣的聲音,再配上173公分的精瘦身型……申修渾身直打冷顫。
  不過那傢伙剛才迎風飛翔般的速度,騰空躍起時的輕盈和落地那一瞬間的帥氣,他可一點沒有忽略。
  連向來自大的宇張揚也忍不住為那個詭異的傢伙拍手叫好。「看見沒?看見沒?剛剛那個服務生瞬間飛躍,感覺簡直跟武俠小說裡的輕功一樣。」
  「輕功?我看那傢伙練的是葵花寶典吧!要不怎麼弄得自己不男不女、陰陽怪氣?」
  申修這麼一說,宇張揚和尹天空也覺得那個踩著直排輪的服務生看起來有點奇怪了。短髮、修長的身型、明顯粗壯的運動神經,外加服務生整其的裝扮……怎麼看都像個男生,可偏偏這傢伙說話的聲音卻細得跟女生一樣,若仔細看,五官也比男生來得精緻,尤其是靈動的雙眸,越看越覺得捎了幾分似水柔情。
  用申修的話說——
  「一整個人妖嘛!」
  「沒感到妖氣,就覺得很帥了。」向來酷字當道的宇張揚鮮少對人表現出如此由衷的讚嘆。
  就連從小到大一路完美到家的尹天空,也對申修口中的人妖頗有好感,「我也覺得這位服務生氣質很獨特。」
  「不男不女,也叫氣質獨特?你怎麼不去愛東方不敗?」不知道為什麼,申修就是打心眼裡看那傢伙不順眼,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
  宇張揚還傻乎乎地跟著點頭,「我是覺得林青霞扮演的東方不敗很帥又很漂亮。」
  「咱們還是來猜猜這位服務生到底是男是女吧。」難得尹天空也有八卦的時候,他率先表態,「我認為是女生。」
  「女生的力量感和彈跳性怎麼可能那麼強?」宇張揚認定,「他絕對是個哥們。」
  三個人,兩種意見,最終的投票權落在申修身上。
  看了看一左一右兩個朋友,他很肯定地點著頭,「我肯定這傢伙不男不女。」
  呸!這叫什麼謎底!?兩個人,四隻大白眼送給他。
  宇張揚糗他,「就你還號稱『閱女無數花美男』,連人家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切!」
  「誰說我搞不清楚?我早說這傢伙不男不女了。」
  申修正在大發狂言,遠遠地看到一隻小蘿莉慢慢地挪過來,然後頭一低、臉一紅,用申修再熟悉不過的表情,遞出一個粉紅色的信封。
  不過這次不是送給他的,而是送給那個不男不女的怪傢伙。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喜、喜歡你你你你你。」
  納尼?
  結結巴巴的純純表白配上蘿莉紅到發紫的可愛小臉蛋,而這麼可愛的小蘿莉表白的對象居然不是他花美男,而是那個陰陽怪氣、不男不女的傢伙!?
  這個事實將申修徹底擊倒。
  更讓他倒地不起的是那傢伙此刻臉上的表情,兩頰紅到發黑,又是抓耳又是撓腮,腳後跟還時不時地點著地面,簡直比表白的人還害羞。
  不對勁,花美男那常年混跡女生堆裡磨練出來的敏銳感覺,開始發功……當當當當,他知道答案了!
  申修猛地站起身,氣勢洶洶地走到小蘿莉和不男不女中間,長臂一揮,直接揮開那隻小蘿莉,躋身不男不女正前方0.5公尺處,然後,他伸出手臂,張開手掌,探向不男不女肩膀以下、腹部以上,俗稱胸部的地方……抓住!
  在觸到那軟軟的兩團絕對不是肌肉的肉肉時,申修的臉上漾起「我早就猜到」的得意笑容,回過頭對著兩個好朋友露出得意到不能再得意的勝利表情。
  「女生!我就猜到這傢伙是女生,真的是女……」
  噗!轟!蹦——
  申修甚至沒來得及轉過頭來,放在某個不該放的位置的手臂,已經被人360度大扭轉,隨即一個過肩摔,整個人被摔翻在地,高挺的鼻樑與硬梆梆的地面來了場零距離的親密接觸。
  紅豔豔堪比杯中番茄汁的液體嘩啦啦地流出鼻孔,這就是摸了人胸部的結果,申修頓悟了。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抱歉!申少,實在是太抱歉了。」
  店長鞠躬再鞠躬,道歉再道歉,整張臉都快貼到地面上了。一邊偷瞄申修陰晴不定的臉色,一邊估量鼻血是否有減緩的趨勢,還不忘瞪一下那個惹是生非的傢伙。
  「凌傲男,還不快給申少道歉!」
  那個被申修稱為不男不女、陰陽怪氣的傢伙姓凌名傲男,性別——貨真價實的「女」。
  斜了一眼摀著鼻子在那裡裝哀怨的申修,她的拳頭在身下躍躍欲試,「是他無禮在先,為什麼要我向他道歉?」
  她還有理了?店長兇她:「你怎麼能把客人摔倒在地呢?」
  何況是這麼尊貴又養眼的客人,不僅他和他那兩位養眼的朋友是店裡的VIP,因為他們這三位綜大美男的到來,店裡平白多了多少女生的生意啊!
  「他怎麼可以隨便抓女生的胸部?」她就是有理,怎樣?一記白眼丟到申修的臉上。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此時此刻,他流的就不是紅豔豔的鼻血,而是白花花的腦漿了。
  她凜冽的殺氣讓申修不自覺地瑟縮了一下下,接著挺起胸膛、端正肩膀,他要擺出花美男的架勢,耍出花美男的魅力,拿出花美男的威風來。
  震,也要把他……不,是把她震倒。
  「是我失禮在先,不能完全怪……凌傲男是吧?」走到她的面前,他向她伸出友好的右手,「很抱歉用這樣的方式和妳見面,我是申修。」
  他專注地看著她,眼底藏著花美男看女生時特有的柔光。換作旁邊的女生,早被他的眼神泡得全身酥軟。
  可是,抱歉了,她是凌傲男——可以讓小蘿莉表白的凌傲男,可以讓完美男尹天空、酷美男宇張揚同時誇讚帥得有個性的凌傲男,可以一個過肩摔讓他流鼻血的凌傲男——絕對不是那些「旁邊的女生」。
  她毫不留情地揮開他主動伸出來的友誼之手,踩著直排輪從他身旁滑走,居然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好像他舉世無雙的俊容在她眼裡如同一張白紙。
  花美男那所向披靡的魅力,就此終結在她的手上,Over!
  看著他臉上從未有過的挫敗,坐在一旁的尹天空和宇張揚已經毫無保留地放肆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申修,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申修,別忘了把今天寫進你的回憶錄,題目我都幫你想好了,就叫做『恥辱日』。」
  「還是先記住帶給他恥辱的女生名叫凌傲男吧!」
  「一個第一眼讓人分不清男女的女生,居然漠視我們花美男申少的存在,這到底是誰的恥辱啊?」
  「申修,我要是你,馬上撞死在她的直排輪下。」
  「總比在她的拳頭下流血身亡要死得壯烈。」
  這兩個損友你一言我一語,大有一副不將申修的男兒自尊心踩扁誓不甘休的精神。好在做為花美男,申修的自尊心顯然比普通男生強數萬倍,臉皮的厚度也寬出幾釐米。
  「我決定了,一定要讓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愛上我,徹底『一雪今恥』!」申修滿懷豪情地發誓。
  尹天空以為,剛剛那一記過肩摔,不僅傷了申修高挺的鼻樑,也傷了他的腦袋。「第一次見面恨不能殺了你的女生,你居然想讓人家喜歡上你?」
  他到底是對自己的魅力太有自信,還是對人家的智商太沒信心?
  申修還振振有詞:「正是因為有了這不算太好的開場,後面的情節才極具挑戰性啊!」手到擒來的東西沒什麼意思。
  少來,宇張揚才不吃他這套呢!「我看你是重口味,喜歡讓你流血的女生吧?」
  「你們兩個酷美男、完美男怎麼會比我這個花美男更瞭解女生的心思呢?」談到女生,申修口若懸河,有一肚子說不完的話。「不管再強悍的女生,心裡都住著一個小紅帽,期待著專屬於她的大英雄出現,打敗那隻灰太狼。」
  又是小紅帽,又是大英雄,又是灰太狼——這是什麼跟什麼啊!宇張揚和尹天空互看一眼,有聽沒有懂。
  他們不懂沒關係,申修明白自己想幹什麼就可以了。
  「最多三個月……不!最多一個月,我一定能搞定那個被女生表白的凌傲男,讓她百煉鋼化作繞指柔,從此一看到我就直接匍匐在我的牛仔褲下。」
  「我看,你流著鼻血直接匍匐在她的拳頭下,可能性比較大。」宇張揚篤定地點著頭。
  太小看人了吧!申修跟他們打賭,「期限一個月,要是一個月我沒把她拿下,我就去當下屆學生會主席。」
  事情多、煩惱多、應酬多,無趣也多,別人搶破頭的學生會主席位子,對於他們三個來說,簡直是人間煉獄,誰都不想當這個無聊的勞什子主席。
  可是整個綜大從校長到老師,從學生到社員,橫著看、豎著數,都把他們三個看成下一屆學生會主席的最佳人選。反正三個人裡總要死一個,申修自然要第一個逃出生天,凌傲男就成為他們三個人打賭的對象。
  雖然看好申修對女生的影響力,不過,尹天空更看好這個壓根兒沒把申修放在眼裡的帥氣丫頭。
  「你不會真的以為一個月的時間,你就能搞定那個第一次見面就讓你流血又流汗的帥氣女生吧?」
  「那麼篤定自己的猜測,來啊來啊,來跟我打賭啊!」申修跩跩地掃視著那兩個。
  「我賭一個月,你絕對不可能搞定那頂小紅帽。」尹天空看好凌傲男。
  哈!宇張揚還敢更大膽一點,「我賭就算是三個月,你也搞不定凌傲男。」灰太狼?他看申修是喜羊羊還差不多。
  如果一個月之內,申修搞定小紅帽,申修勝出,尹天空和宇張揚就用猜拳或是更無聊的方式,決定誰出任下一屆學生會主席。
  如果一個月以後,申修沒搞定小紅帽,尹天空勝出。
  超過三個月,判定宇張揚贏,申修乖乖去坐學生會主席的位子。
  口說無憑,立字為據,賭約成立。
 
  擺在申修面前的第一個難題是,要怎麼接近對他連洋蔥粒那麼大點的好感都沒有的小紅帽呢?
  以申修閱女無數的經驗是:先靠近,再逼近,最後貼近。
  他依照經驗一步步向她靠去,「那個……凌傲男……」
  他的手剛搭上她的肩膀,下一秒已經被她捏在了掌心裡,再一個反爪,眼看著申修的鼻子又要「噗哧」了。
  「痛痛痛痛!」他倒吸著冷氣,被她捏在指尖的手都開始痛得抽筋了。
  凌傲男還想再用點力,乾脆將他的指骨捏斷,省得他再來找事。但是眼角餘光掃見店長冷冽的眼神,她捏著他的手才略略放開,連理都懶得理他,她就這麼踩著直排輪從他身邊溜走了。
  結論:申修對天下女生的經驗,對這個小紅帽完全不起作用。
  現在,宇張揚和尹天空都要修改賭約——
  「我賭一年。」
  「我賭三年。」
  這兩個死黨壓根兒不相信他這輩子能搞定凌傲男,看在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尹天空拍拍申修的肩膀,權當安撫了。「我看你還是放棄吧!」
  宇張揚說得更乾脆,「我看你直接死心吧!」
  出師未捷身先死的事,申修相信絕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剛剛我只是沒準備好而已,再怎麼說,身為富三代貴公子的我,也是從小練過防身術的,怎麼可能輕易被她撂倒?」
  他的話在兩度被凌傲男的擒拿手捕獲之後,已經不具備任何可信度了,只換來宇張揚和尹天空拿白眼覷他。
  宇張揚更是直接出餿主意,「有本事,你找她單挑。」
  哈!花美男?在凌女俠的手上,直接變成死美男。
  申修才不上當呢!「你知道我是最討厭出汗的,才不要幹這麼無聊又有損美貌的事!」
  「連一個女生的身體都征服不了,你還想征服她的心?」這回,連尹天空也不看好他了。
  好吧,為了花美男的自尊心,申修決定豁出去了。
  他直挺挺地挺到凌傲男面前,為保安全,他必須和她處於一臂之外的距離。「凌、凌傲男?」
  冷颼颼的眼神飄過來,冷颼颼地看著他。「幹嘛?」
  「看妳好像功夫不錯的樣子,找個時間我們切磋切磋。」對女俠就要採用如此古典的表達方式,申修在心裡為自己加一分。
  「……不要。」
  「不要?」申修搔搔腦袋,請問,她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就不要了?
  看他那副白癡的表情,這枚長著繡花腦袋的灰太狼顯然沒聽明白。無奈地翻了記白眼,凌傲男極度不耐煩地重複:「我說,我不要跟你切磋切磋。」
  「為什麼?怕被我打翻在地嗎?」申修的自信心又開始無止境地膨脹了,「放心吧!對女生,我絕對會很紳士的。一定會輕輕將妳撂倒,絕對不會傷到妳的,妳對我要有信心,我……」
  「不是。」
  又是「不」?她多說兩個字會死啊?
  申修的火氣在迅速向上穿梭,「不是因為這個,那是因為什麼理由?」他試圖幫她尋找他可以接受的理由,「怕拳腳無眼?擔心損害妳秀外慧中的形象?還是,覺得我實在是太帥了,沒信心對我動拳頭?」
  拜託,要不是店長警告的眼神,要不是她急須賺到大學學費,三分鐘前,他已經被她第二次撂倒了。還說什麼捨不得對他動拳頭?他是不是智障啊?凌傲男在心底長長地嘆了口氣,長得這麼漂亮卻腦袋有問題,嘖嘖嘖,真是可惜!
  她那是什麼表情?好像他183的身高在她面前迅速降低成83公分,就差蹲在她腳邊流著口水咬她的褲腳了。
  申修那層紳士的偽裝被她詭異的眼神徹底摧毀,他失去理智地扯著嗓子對她喊:「說!妳到底為什麼不肯跟我單挑?」
  所有關於花美男的風度、氣度、大度全部蕩然無存,剛剛還是切磋切磋武功,這會兒已經全部轉成單挑了。
  他爽快,她也不含糊,「我要打工賺錢,沒空跟你玩。」
  玩?沒空陪他玩?
  她居然把他心心念念、想要跟她拉近關係的技巧當成「玩」!?
  她到底把他花美男申修當成什麼?他就像一個被不斷打氣的皮球,就快爆了。
  尹天空忽然抽出兩張五百塊的鈔票在凌傲男眼前晃過來晃過去,「這裡是一千塊,不是很多,就當是請妳當工讀生的薪水,請妳抽出一個下午的時間陪這位無聊的人切磋武功,可以嗎?」
  風度翩翩的完美男尹天空看著凌傲男的時候,說出的每個字都情深意切、超有禮貌。
  兩張五百元鈔在她眼前冒著粉紅色泡泡,凌傲男手指一伸,奪下那一千塊,「好,我答應你,我接這份工作。」
  「謝謝,給妳添麻煩了。」尹天空依然超有禮貌地回應。
  「麻煩?」申修冒火的眼神在凌傲男和尹天空之間移動,眼珠子都快爆出來了,「讓她陪我切磋武功,讓她有機會跟我花美男申修近距離接觸,你居然說是給她添麻煩?我是麻煩嗎?你說——」
  凌傲男好像為了配合他似的,還在旁邊拚命地點頭,「你是挺麻煩的。」
  「麻什麼麻?」不用等到比武切磋的時間,申修現在就想跟她開打。「還一千塊?陪我一下午,我還要給妳一千塊?有沒有搞錯?」
  「不用一千塊。」凌傲男將五百塊收進口袋裡,餘下那張塞還到尹天空的手上,她笑得很滿足。「五百就夠了。」
  五百?他就值五百?
  申修在心中吶喊:侮辱!這是來到這世界十八年來,他所遭受的最大的侮辱!
 

...尚無評論...

投降吧!美男軍團-3(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縱橫華人小說界之超級作家,擁有多年寫作經驗的她,輕鬆愉快的筆調、天馬行空的搞笑手法,讓讀者看了其作品總忍不住捧腹大笑,使其在校園青春小說界,穩居搞笑小天后之地位,深受年輕讀者的喜愛。
代表作:《303室帥哥軍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