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錯嫁良緣三部曲之冷宮囚妃4 - 不能說的「祕密」(完)
    作       者 淺綠
    畫       者 綾罄玨予
    系  列  名 迷小說-271
    書       號 106271
    發行日期 2013/7/29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祕密」,
若是這小祕密變成了「大祕密」,
那可就不是自己藏著就算了的事……

 

步步為營,小心翼翼──
在她終於將自個兒的寶貝給平安生下來,
準備安心地過自己的小日子時,
卻發現了自家大姊與小妹有別於以往的「大不同」,
這點可是讓她膽戰又心驚!
便是在生產之時,她的內心亦未曾如此惶恐過,
只因除了她兒子之外,
她的姊妹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在與後宮妃嬪們針鋒相對時,她心煩,卻沉著以對,
在面對燕弘添對她的壓迫時,她心驚,卻尖銳反擊,
可對於自家姊妹的「反常」,
她心中除了徬徨無助,還打從心底的憤怒!
只因不論是因何緣由,
她的姊妹都不應該欺瞞她、有自己的「祕密」,
至於這其中的秘辛,
便是要翻天覆地,她也要把答案給找出來!

 

  青楓從不知道,原來等待竟是這世上最大的煎熬,渴望得到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時間每走一刻便多出一份惶恐。哪怕是在天牢裡充滿恐懼的夜晚,甚至是破廟中自盡的瞬間,她都沒有覺得時間是這般的難熬。
  「主子?主子……」
  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青楓猛地抬起頭,才發現茯苓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身邊,正一臉擔憂地看著她。
  她等了一夜,就是為了等到茯苓回來,此刻她就站在她面前,青楓卻又害怕了起來,她雙手抓著茯苓的手心,好一會兒才敢開口問道:「怎麼樣?」
  冰冷的手,蒼白的臉,主子的樣子很是憔悴,看樣子怕是一夜沒睡。她仍想不明白,主子為何要查自家姐妹,即便要查,又何以這般驚惶急切?
  茯苓久久不回話,青楓急了,「到底查到沒有?」
  青楓明明一副快要暈過去的樣子,卻又急迫成這樣,茯苓嚥下勸她休息的話,無奈地微微點頭。
  「到妳房裡去說。」青楓抓著茯苓的手,匆匆往側院廂房跑去。
  門才剛剛合上,青楓已經迫不及待地問道:「查的如何?」
  茯苓把門關好,扶著青楓到椅子上坐下,沒有讓她久等,便從青靈如何進丞相府,到如何在大殿驗屍,如何助單提刑破黃金舊案,如何為刑部驗失心女屍,把能查到的消息一一細細說來。
  「樓夫人初到穹嶽,未進丞相府,就被村民擄去了,後來……」
  一晚上的時間,茯苓能查到這麼多,已是不易,而青楓最關心的,只有一點。「她……真的在大殿之上……剖屍?」
  「是,奴婢昨晚找到當時在大殿之上拉起帷幔的宮女和太監,據他們所言,樓夫人確實在大殿之上給北齊公主……剖胸驗屍。」
  「是他們親眼所見?難道單禦嵐就沒有上前幫忙?」青楓問得又快又急,可以說是咄咄逼人了。
  茯苓看了一眼被青楓抓得咯咯作響的木椅扶手,總覺得這其中有哪裡不太對勁,卻也不敢欺瞞她,「是親眼所見,奴婢還單獨逐個詢問,幾人所說的細節都對得上。單大人只站在一旁,沒有多說什麼,更沒有上前幫忙。」
  果然是真的嗎?早就聽人說過大姐在大殿上驗屍,她從來都沒有信過,一直以為是單禦嵐為了安撫北齊王子,讓姐姐驗屍不過是做做樣子,原來一直被蒙在鼓裡的,只是她而已。
  「青末……青末呢?」深吸一口氣,青楓小心翼翼地問道。
  「將軍府紀律嚴明,青姑娘也極少出府與人接觸,不好查證,好在青姑娘在夙家軍中聲望極高,據將軍府守將所言,青姑娘一入府就和夙羽將軍比試操練新兵,且大獲全勝。」
  練兵?末兒幾時會練兵了?回想昨夜青末那漂亮的箭術,青楓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
  若是驗屍,可以解釋為大姐天生聰穎,通讀醫術,無師自通,但那武功總不可能一朝一夕練成吧?
  若是這個青末會武,那她,定不是她的末兒!
  「在將軍府眾人心中,她……武功如何?」斟酌再三,青楓才顫聲問道。
  主子真是好姐姐,定是擔心自家妹子在將軍府受委屈吧,茯苓笑道:「青姑娘的武功,自然不能與夙凌將軍比,但是在將軍府裡也少有對手,據說夙羽將軍也是她的手下敗將。」
查了一夜,她不得不承認,青家三姝名滿六國,果真是名不虛傳。
  茯苓是真心稱讚,青楓的臉色卻因為她的話,越發蒼白。
  其實這個結果從昨夜開始,就一直在腦海裡盤旋,她只是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是現在茯苓告訴她,大姐能驗屍,小妹會武功,這樣的她們,還是她的姐妹嗎?
  如果不是,她們又是誰?
  是誰!?
  「主子!?」青楓身體裡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樣,茯苓連忙扶住軟倒的她。
  這時,門外忽然傳來如意的聲音:「娘娘……」
  屋內久久沒有回音,如意更大聲地叫道:「茯苓姐姐,妳在嗎?」
  「什麼事?」茯苓扶著青楓,又不能出去開門,門剛才也鎖上了,只能大聲回道。
  「摯皇子他好像有些不舒服,渾身發熱……」
  「孩子……」靠在茯苓懷裡的青楓猛地坐直了身子,快步起身,衝到門邊打開門,急道:「他怎麼了?」
  「摯皇子好像病了,身體好燙,您快去看看吧。」如意嚇了一跳,趕緊回道。
  青楓急得快步跑回屋內,剛推開門,就聽見孩子哇哇的哭聲。青楓心疼地從沈瑤手裡接過孩子。
  小傢伙本來身子就熱,再這樣大哭了一場,整個臉憋得紅紅的。青楓把臉靠近孩子的小腦袋,感受到一股灼熱之氣襲來。
  「怎麼這麼燙?剛才不是好好的?」
  昨晚開始,她就一直想著大姐和小妹的事情,直到現在才好好抱抱孩子,都怪她沒有照顧好他。一夜的煎熬再加上此刻的自責,淚水終於奪眶而出。
  看她這樣,如意和沈瑤驚得雙雙跪倒在地。
  「奴婢該死,小皇子本來已經快睡了,不知怎的忽然就哭了起來,奴婢剛才摸他額頭,才發現他身子燙得厲害。」
  茯苓輕輕撫上孩子的手腕,發現脈象有些奇怪,不過小孩的脈息本就比較弱,茯苓也沒給孩子診過脈,只能安慰道:「主子別太擔心,可能是滿月那日感染了風寒,並無大礙的。」
  茯苓是醫女,她都說無礙,應該沒事的。平復下六神無主的心,青楓問道:「請御醫了沒有?」
  「嵐兒已經去請了,奴婢再去看看。」如意趕緊起身退了出去。看來只請林御醫還不夠,應該再把王太醫也請來才是,若是小皇子有什麼閃失,她們掉幾次腦袋也擔待不起。
  把孩子抱在懷裡哄了一會,他身子雖還是燒得很,好歹是不哭了,青楓七上八下的心才算安定了一點。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青楓輕聲叫道:「茯苓……」
  茯苓躬下身子,青楓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妳去把我姐姐請過來,現在就去。」
  「是。」茯苓連忙點頭。樓夫人會驗屍,或許醫術也很厲害也說不定。
  「等等。」茯苓剛要出門,青楓又說道:「就說我很想念她,讓她進宮一敘,小皇子發燒的事情不要告訴她。」
  「是。」
  為何不能告訴樓夫人呢?從昨晚到今天,茯苓已經一肚子疑問了,只可惜看主子緊張的程度,從她那只怕是得不到答案的。
  青楓將兒子抱在懷裡,看著兒子安靜而微紅的小臉,聽著他略顯急促的呼吸,昨夜至今一直惶惶不安的心,似乎緩緩平靜了下來。
  即使別人言之鑿鑿,她還是不敢也不願意相信,大姐和小妹真如他們所說,所以……她要親自確認才甘心。
 
  ☆☆
 
  孩子身體的溫度好像越來越高了,青楓抱著孩子焦急地在屋裡走來走去。
  這時如意領著王智楊、林豐兩位御醫匆匆趕來,兩人進門就跪拜行禮,「參見清妃娘娘,娘娘千歲……」
  「好了,別多禮了,快給皇兒診治,他身子熱得像要燒起來似的。」青楓哪裡還去理會這些虛禮,急道。
  「是。」
  青楓將孩子輕輕放在大床上,看著兩位御醫一一為他診脈。
  她很想知道孩子的病情,又不敢打擾御醫,眼光在孩子和御醫之間來回流轉,這時候御醫就算一個皺眉的表情,就足夠讓她心驚肉跳。
  好不容易,王智楊收了診具,離開了床沿,青楓連忙問道:「王御醫,皇兒他如何?」
  「娘娘請放心,摯皇子未足月便降生,身體孱弱,這次應該是感染了風邪,熱不能發,故此高熱來得又急又猛,待下官煎幾副藥,給摯皇子服下,應無大礙。」
  無礙嗎?青楓還是不放心,回頭問還在床前診脈的林豐:「林御醫?」
  王智楊乃是皇上御用御醫,又是黃老太醫的親傳弟子,林豐自然不敢反駁他的診斷,再說小皇子的脈息有力,只是高熱不散而已,王御醫說無礙,那便是無礙了。林豐連忙收回手,附和道:「正如王御醫所言,娘娘不必太過憂心。」
  青楓輕輕舒了一口氣,「如意,妳隨御醫去取藥。」
  「是。」
  得到兩位御醫的保證,青楓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一些,也能坐下來歇一會了。
  將兒子抱在懷裡,青楓怔怔地盯著他紅紅的小臉,什麼都不想去想,只想靜靜地這麼看著他就好。
  「娘娘……娘娘?」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響起幾聲低喚,青楓愕然地抬起頭。見沈瑤指了指屏風外,青楓這才發現,外面站了兩個人。
  屏風外兩人等了好一會,見她沒有回話,茯苓輕柔的聲音便從屏風外傳來:「主子,樓夫人來了。」
  青楓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沒有了以往得見家人的欣喜和期待,現在的她只覺得心怦怦直跳,緊張不已又惴惴不安。
  「進來吧。」暗暗深吸了一口氣,青楓才回道。
  卓晴剛走進內室,就覺得青楓有些奇怪。她坐在床上直直地盯著她看,臉色白中泛青,像是從沒見過她似的。與昨日滿月宴時相比,今日的她神情恍惚,憔悴許多,不過即使現在她看起來情況很糟糕,卻還是將孩子抱在懷裡。
  「帶孩子是很累的,妳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卓晴搖搖頭,勸道。
  姐姐特有的清潤嗓音在耳邊響起,青楓眼睛一紅,趕緊低下頭,掩下眼中因情緒起伏而湧動的波瀾,輕聲回道:「嗯,昨晚孩子一直鬧,我只是睡得不太好而已。」
  照顧嬰兒確實是件不容易的事,卓晴只當青楓是真的太累,以致精神不濟,她今日怪異的模樣,卓晴倒也沒深究。
  再次抬起頭來時,青楓已經平靜許多,對著身旁的茯苓和沈瑤說道:「妳們都退下吧。」
  「是。」兩人依言退下。
  卓晴看向青楓懷裡的寶寶,孩子閉著眼睛,小小的眉頭卻還是皺著,兩隻小手握成拳頭,不時動幾下,笑道:「這孩子倒有幾分燕弘添的影子。」
  青楓沒接她的話,沉默了一會忽然說道:「給妳抱抱。」
  「好。」卓晴也沒多想,把孩子抱在懷裡。在她看來,小孩子就是天使與惡魔的綜合體,看著很可愛,折騰起人來可夠嗆的。
  剛接過孩子的時候,卓晴只覺得他軟綿綿的,不過很快她就發現孩子不對勁,隔著厚厚的衣服,還是能感覺一股熱浪襲來,卓晴看向懷裡的小傢伙,剛才只當是孩子膚色粉嫩,現在仔細看來,這孩子的臉頰和前額紅得不太正常。
  卓晴伸手輕撫了一下孩子的額頭,即道:「他在發燒。」
  發燒?青楓猜想她是說孩子發熱的事情,淡淡地回了一句:「嗯。」
  「妳傳御醫來看了嗎?」
  「御醫說小嬰孩發熱是常事,沒什麼大礙。」
  青楓似乎並不重視的語氣,讓卓晴皺起了眉頭。
  「嬰兒發燒雖然很常見,但是也很危險,若是他的體溫在短時間急速高升,很容易導致短暫抽筋,他又是早產兒,抵抗力本來就弱,妳不能掉以輕心。」
  卓晴將孩子平放在床上,輕輕解開包得嚴嚴實實的衣領。
  孩子脖子的位置比臉更加紅,還有些許紅腫,不需要借助嘴,鼻子能正常呼吸,卓晴俯下身子貼著孩子的胸口聽了一會,肺部也沒有太多雜音,看樣子不像是普通感冒引起的發燒,像是炎症引起的。
  「那我應該怎麼辦?」青楓一邊問著,一邊仔細觀察她,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青楓都沒有放過。
  卓晴初步檢查覺得可能是扁桃腺發炎導致高燒,心想宮裡有這麼多御醫照顧著,孩子應該沒問題,便隨口說了幾句孩子高燒應急的常識:「屋裡的火盆都撤了吧,窗戶也別關這麼緊,給他多喝點水,孩子發燒,就算下午退了,晚上體溫也很容易又上來,妳們就辛苦點,多注意他,要是晚上體溫實在太高了,就用溫水給他敷頭頸、腋下、手心腳心,記住別用太涼的水。」
  卓晴說完,也檢查得差不多,一邊給孩子繫好衣服,一邊問道:「記住了嗎?」
  好一會,青楓也不回答她,卓晴奇怪地抬頭看去,見青楓仍是那樣盯著她,比她進門時的目光更加專注,似要將她看穿一般。
  卓晴也不說話,任由她看著,只是見那雙瑩亮雙眸竟漸漸染上了濕氣,卓晴心下一愣,擔憂地問道:「妳怎麼了?」
  她們從小一起長大,無話不談,親密無間,也許別人需要通過驗證她胸前的字,來證明她是不是青靈,青楓卻根本不需要。刺青再精妙,母親能做到,也一定還有人能做到,可是很多東西是偽造不了的。
  大姐臉上每一顆小痣,每一道笑紋,甚至指甲的弧度、手掌的紋路,她都清清楚楚。青楓無比肯定,現在站在她面前的這個人,是姐姐!只是她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溫婉的笑,眉宇間總凝著絲絲暖意,現在這個人,說話做事乾淨爽快,神色清冷,那種感覺就好像……好像這具軀體裡,裝的是另一個人一般。
  耳邊響起的還是那熟悉的聲音,青楓覺得眼前的人似乎與記憶中的大姐交疊了,但那清冽的眼神,又讓她們怎麼也融合不到一起。
  「為什麼,妳要和以前不同?」青楓喃喃低語,像是在問自己,又像是問眼前的這個人。
  卓晴眉鋒微揚,她似乎知道青楓今天行為怪異的原因了。想了想,卓晴平靜地回道:「我真的不知道,以前的青靈是什麼樣子的。讓妳疑惑和失望了,我很抱歉。」
  不記得了嗎?僅僅是失憶忘了嗎?她的種種變化,豈是一句失憶能解釋?
  但若不是失憶,這個人怎麼能這般坦然淡定地面對她?
  「我只想知道,妳到底是不是……我姐姐……」青楓不想再去思考,再去推敲,直視著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沉聲問道。
 

  • 發表人:朱青芬
    發表時間:2014/3/12 下午 01:28:06

    一直很喜歡 淺綠 的作品,冷宮囚妃 果然還是沒讓我失望,劇情緊湊流暢 高潮迭起,閱讀後就讓人欲罷不能,讚讚讚讚讚!!!!!

錯嫁良緣三部曲之冷宮囚妃4 - 不能說的「祕密」(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又名蝸牛綠。文筆清新,簡練精悍,故事情節引人入勝,字裡行間流露真情。她為人樂觀,堅信如果面前有陰影,那是因為我們背後有陽光。喜歡文字這種簡單而純粹的表達方式,深愛細水長流的情感表達。凡事隨心而至,寫文如是,人亦如是。現為瀟湘書院知名寫手,曾創作《錯嫁良緣》、錯嫁良緣二部曲之《一代軍師》、《陌香》、《商君》等,為萬千讀者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