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錯嫁良緣三部曲之冷宮囚妃1 - 致命的禮物
    作       者 淺綠
    畫       者 綾罄玨予
    系  列  名 迷小說-259
    書       號 106259
    發行日期 2013/4/29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隨書附贈:連環漫畫V.S 心情記事Memo紙
 

排行榜暢銷作家淺綠歷時兩年,
傾情打造,《錯嫁良緣》精采大結局,
即將引爆另一波經典後宮傳奇!


睿智小主青楓槓上腹黑皇帝燕弘添,
激情演繹今年度最華麗的愛情對手戲──

 

一場天意安排的「烏龍送嫁」,
引爆的竟是一場「後宮角力戰」……

就是這個男人──穹岳皇帝燕弘添,害得她家破人亡,
他可不要以為她如他所願地進了後宮,就可以任他為所欲為,
她們青家三姊妹都不是好惹的主,
在被當成進貢的「禮物」送上之前,她們就已經啟動了「自毀裝置」,
寧可毀了容,都不願讓他如意,
現在他得到的,只不過是一個隨時要置他於死地的側顏美人……

她不是他日思夜想要得到的那個女人──皓月青姝中的青靈,
雖然她和青靈有八分相似,但是她含恨冰冷的眼,彷彿淬了毒般,
和那有一雙嬌柔溫婉的眼眸,笑起來如三月春風的青靈完全不同!
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代替青靈入了宮,還手握利刃想要刺殺他!?
真真可恨!要知道她只是卑微的求和「禮物」,
惹惱了他,他也同樣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第一章 生不如死

  無邊的黑暗,死一般的寂靜,陰冷、恐懼折磨著她,青楓握緊雙拳,指甲深深地陷進肉裡,現在只有疼痛能讓她鎮靜。黑暗的空間如一個黑洞,將她吞噬。
  忽然,身邊的暗色漸漸被殷紅取代,那種和著血腥味的紅,一點點地向她撲來——
  「穹岳皇帝看上妳們,是妳們的造化,若是有幸得到榮寵,妳們青家也能滿門榮光。若是不從,那就等著滅門吧!」
  殘酷的聲音一遍遍在耳邊響起,青楓的身體不住地顫抖著。
  她不要什麼榮寵,她只要她的家完好無損!
  爹——娘——
  她想叫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楓兒、末兒,下輩子,我們還做姊妹!」
  耳邊是大姊溫柔的低吟,但是她無論如何努力,也看不見任何人,入目之處,皆是猩紅一片。
  大姊——小妹——
  為什麼妳們都不回答我?
  脖子倏地一緊,喉嚨像要被掐斷般疼痛,她想掙扎,卻動彈不了。痛!好痛……
  啊——
  「您醒了?」
  青楓急促地喘著氣,模糊的視線終於緩緩恢復清明,她看見了一張美麗而溫婉的年輕臉龐,女子的聲音很輕柔,卻也聽不出太多關懷,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恐怖的噩夢讓她久久開不了口,一會兒之後,青楓才慢慢鎮定下來。
  「妳是……誰?」瘖啞的聲音讓她幾乎聽不清楚自己說了什麼。
  開口之後,青楓才感覺到喉嚨如火燎過般疼痛,就連吞嚥口水都不能。那種窒息般的痛苦再次襲來,青楓的臉色微白,低喃道:「水……」
  「您等一下。」茯苓走向屏風外的矮几。
  一直站得遠遠的蘭芳走上前,拉了拉她的衣袖,低聲說道:「茯苓,妳還理她幹什麼?她這個樣子,皇上怎麼可能還會看上她?說不定很快就沒命了!」
  早上人被送來的時候,揭開蓋頭,就嚇了她一大跳,兩條深深的刀疤猙獰可怕。
  青楓輕輕扭頭看去,發現房間裡除了那名女子,還有一個更年輕的女孩,兩人靠在一起低聲地說著話,因為說得很輕,青楓聽不清楚她們在說些什麼,想要坐起來,才發現自己渾身無力,頭也隱隱作痛。
  平躺著身子,青楓暗暗觀察著這間屋子。
  算不上金碧輝煌,只是一間普通的小屋,但是擺設還算精緻。
  輕輕拉回衣袖,茯苓從容地倒著水,低聲回道:「內務府安排我們來照顧她,就是我們的本分。」
  她細看過青靈的長相,傲鼻櫻唇,膚若凝脂,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只可惜毀了顏面。
  微微撇嘴,蘭芳低聲抱怨道:「皓月三姝之首,我還好奇是怎樣的傾國傾城,想不到是個……醜八怪!」
  她可是花了五十兩銀子打點,才能離開洗衣局,來服侍這位名動天下的大美人,本來以為她若是得寵,自己在宮中也能有些地位,想不到竟是這樣的結果。
  「這些事情不是我們應該管的。」端著溫水,茯苓轉過身。
  蘭芳輕哼一聲:「我才不想管呢!」說完便急急往屋外走。
  青楓再次扭頭看去,年輕的小姑娘已經跑開了,初見的那名女子端著水來到她床前。
  就著女子的攙扶,青楓坐直身子,喝了一杯水後,感覺喉嚨舒服了一些,青楓戒備地問道:「妳是誰?」
  微低著頭,茯苓避開青楓探究的眼,低聲回道:「奴婢茯苓,是照顧您的宮女。」
  女子的穿著打扮,行為舉止,所用的語句,都讓她的心不安起來,即使心中已經有了猜測,青楓還是追問道:「這裡是哪裡?」
  「皇宮。」茯苓輕輕吐出兩個字,卻讓青楓渾身戰慄。
  「穹岳皇宮?」
  「嗯。」
  她們已經到了穹岳了!?
  「我的姊妹呢?」
  茯苓仍是微低著頭,平靜地回道:「奴婢不知。」
  這個名叫茯苓的女子,就像戴了一張恭敬的面具,什麼都不會告訴她。青楓掙扎著下床,但是癱軟的身子卻讓她栽倒在地。
  茯苓趕緊拉著青楓的胳膊,想將她扶起來,「青姑娘,您不要亂動。」
  「放開我,我要見燕弘添!」那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暴君。
  茯苓臉色一白,急道:「姑娘,您可不能這樣直呼皇上的名諱,這裡不比宮外。」看得出這位青姑娘是個率性女子,但是這宮裡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率性。
  抓著茯苓的肩膀,青楓厲聲叫道:「那妳告訴我,我的姊妹在哪裡?」她為什麼會在宮裡?如果是一起被送進宮的,那大姊呢?小妹呢?她們在哪兒?
  肩膀被青楓捏得生痛,迎視著她被淚水迷濛的雙眸,茯苓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回道:「奴婢真的……不知道。」
  求她也沒用。青楓用盡全身力氣推開身旁的茯苓,卻再也沒有力氣起身,只能朝著門外爬去。
  茯苓盯著眼前倔強的女子,早已被這座皇宮冰封的心,竟也湧起一抹淡淡的敬佩,再次上前扶起青楓,茯苓勸道:「青姑娘,您的身體未好,千萬不可亂動。」她給她把了脈,她的身體極其虛弱,臉上的傷也未好,若是再染上風寒,就麻煩了。
  青楓認定茯苓不會告訴她關於大姊和小妹的消息,自然對她說的話,半分也不放在心上。
  兩人拉扯在一起時,一聲低呵由門外傳來:「妳們這是幹什麼?」一名四十多歲,公公打扮的男子進了屋內,身旁跟著小宮女蘭芳。
  茯苓起身行禮道:「汪公公。」
  青楓抬頭看向來人,冰寒的眸、散亂的髮,還有那猙獰的刀疤,都讓剛剛進入屋內的汪立信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蘭芳指著癱坐在地,面容殘損的青楓說道:「公公,她就是皓月送來的女人青靈。」
  「她是青靈?」尖細的聲音刺得人耳膜生痛,顫抖的手指指著青楓,汪立信驚道:「這……這怎麼可能!?皓月的官員呢?誰去接的人啊?」
  再次看向青楓臉上的刀疤,汪立信差點沒背過氣去。
  這可是皇上點名要的女人啊!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皇上若是怪罪下來,他的小命還要不要了?
  蘭芳立刻回道:「公公,奴婢早上剛才問過到城門接人的趙大人了,皓月的官員說,她就是青靈!而且皓月的人早就走了。」
  李旭說她是青靈?聞言,青楓整個人僵在哪裡。
  大姊是燕弘添點名要的女人,而且姊姊長得比她貌美,臉上的疤痕也比她淺,李旭為何要說她是青靈?難道……難道大姊和小妹在破廟中……已經死了,所以李旭才會拿她冒名頂替!?
  石磚地面的冰冷比不上心的寒涼,青楓呆呆地坐在地上,周圍人的話她什麼也聽不見,她只聽見心一點點撕裂的聲音。
  為什麼死的不是她?明明是她說要自盡的啊?為什麼死的不是她?為什麼?
  汪立信也顯得有些六神無主,「這……這可如何是好?」
  看得出汪立信對這位青姑娘也很厭惡,蘭芳趕緊半跪下身子,輕聲說道:「公公,奴婢習慣了在洗衣局裡幹活了,能不能讓奴婢回洗衣局?」
  雖然在洗衣局裡永遠不可能出人頭地,但是只要討好老嬤嬤,幹活倒也不累,總比跟在這個醜八怪身邊強。
  看了一眼半坐在地上,面目麻木、眼神呆滯的女人,汪立信對著蘭芳擺擺手,不耐地說:「回去吧,回去吧!」估計皇上看見青靈這張臉,大怒之下,就要了她的小命。
  在這後宮之中,什麼才情歌舞、品德儀態,都是虛的,臉才是她們獲得皇上寵幸最重要的利器。青靈那張臉已經毀了,什麼機會都沒了,這種人,他也無須為她費心。他還得去打點一下,以免皇上降罪時禍及他。
  「茯苓?」蘭芳對著安分站在一旁的茯苓使了一個眼色。這種時候不走,還等什麼?
  小宮女的心思,怎麼逃得過在宮裡打滾多年的汪立信的眼睛?雙目微瞇,他斜睨了茯苓一眼,輕哼道:「怎麼,妳也想回去?」讓她回女醫苑也不是不行,就看她懂不懂事,會不會孝敬了。
  「青姑娘身體不適,奴婢還是留下來照顧吧。」茯苓眼睛低垂著看著地上,姿態是恭敬的,語氣卻是一向的不卑不亢。
  女醫侍是極容易討好各位娘娘的差事,但她都二十出頭了,卻還只是最底層的小宮女,這次更被藉故推出女醫苑,可見這個茯苓不是什麼機靈人。而青靈畢竟是皇上點名要的人,出什麼亂子,他也麻煩。想了想,汪立信厲聲交代道:「也好,妳就留下來吧,別讓她到處亂跑。」
  「是。」
  汪立信再沒看青楓一眼,拂袖而去,小宮女蘭芳趕緊跟著他身後出了小屋。
  青楓整個人呆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紅衣映襯下,臉色比之前還要慘白幾分。
  茯苓上前,低聲問答:「青姑娘,您沒事吧?」
  久久,青楓撐著床沿慢慢地站起身,手指的關節因為用力而隱隱發白,她卻不肯接受茯苓的攙扶,好不容易站直身子,青楓幽冷的聲音低低說道:「妳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無聲的淚滑過臉龐,那雙明眸灰暗無光,茯苓隱隱有些擔憂,卻深知多說無益,這個宮裡,可悲、可憐的女人已經夠多了,她……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緩緩帶上門,茯苓退出屋外。
  
  茯苓接過小太監送來的食籃,打開一看,果不其然,三餐從三天前的雞鴨魚肉,熱食肉湯,變成了現在的清茶淡飯,皇宮裡的人大多勢利,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發生,茯苓早就已經習慣,淡然地蓋好食籃,往院內走去。
  那扇半開的窗戶旁,依舊能看見青靈的身影。
  來這裡三天了,她常這樣站在窗前凝視院內茂盛的梧桐樹。
  初春的午後,樹影剪切下破碎的暖陽,斑駁地映照在她臉上,可惜暖陽似乎並未給她帶來溫暖,那幽冷的目光中,透著噬骨的冰寒,如一枝開在豔陽中的白梅。有別於其他後宮女子假裝冰冷的欲擒故縱,她的桀驁與陰冷,讓人看著心驚,卻又移不開視線。
  茯苓暗嘆,窗櫺後的那張臉,絕美卻殘破,不知道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嬪妃們在知道青靈被毀容以後,連刁難她的心情都沒有了,她才能這麼平靜地度過三天。
  推開房門,茯苓將飯菜端上圓桌,低聲說道:「姑娘,用膳了。」
  「茯苓,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們的君主。」清冷的聲音裡,沒有什麼感情。
  皇宮裡,凡是稍有姿色的女人,都急切地想見皇上,但是茯苓知道,她要見皇上,絕對不可能是為了討好他。
  佈置好碗筷,茯苓淡淡地回道:「奴婢不知。」
  青楓緩緩回身過,看著桌前靜靜幹活的女子,低聲問道:「妳除了說不知道,還會說什麼?」
  茯苓收拾食籃的手微頓了一下,很快又專注於手中的活,對於青楓的問題,沉默以對。
  在圓桌旁坐下,青楓掃了一眼桌上兩碟清淡的素食,臉上揚起一抹諷刺的笑。
  拿起碗筷,就著無味的素菜,青楓一口一口地將冷飯往嘴裡送,吃完碗裡的半碗米飯,青楓放下筷子,冷聲說道:「妳走吧。」
  「內務府安排奴婢照顧姑娘……」茯苓平淡的聲音說著敷衍的話。其實她也不過是圖這裡清靜。
  可惜她話還沒有說完,青楓微沉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妳不走,會後悔的。」
  她這話什麼意思?茯苓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看著青楓冰冷倔強的眼,茯苓斟酌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嘆道:「姑娘還是不要做傻事的好,什麼都比不上……活著。」
  雖然她毀了容顏,背井離鄉,確實很可憐,但是這世上可憐的人,又何止她一個?
  青楓微微抬頭,迎視著那雙平日裡總是刻意迴避的眸,說道:「一個人可以委曲求全,忍辱偷生;可以受盡磨難,艱辛度日,活著對有希望的人來說,才是珍貴的,而我的希望,早已經被撕裂磨碎!」
  本來冰冷的明眸染上了炙熱的怒焰,就連清亮的聲音都微微顫抖起來,茯苓幾乎能聽到她磨牙的聲音。她只知道青家姊妹是被當做禮物送來的,至於她怎麼會毀容,又是什麼讓她恨成這樣,卻不得而知。
  茯苓張口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緊緊地閉上。
  「茯苓姊姊……」一名同樣是宮女打扮的小丫頭,在院外探頭探腦,卻沒敢進來。
  青楓臉色劃過一抹陰騖,茯苓趕緊退出屋後,合上房門,小跑著出了小院。
  看到茯苓出來,小丫頭趕緊迎上前去,笑道:「茯苓姊姊。上次姊姊給我開的藥,才吃了三劑,風寒就好了大半了。這是我家鄉的小酥餅,送給姊姊,希望姊姊不要嫌棄。」
  她只是最低等級的小宮女,御醫院的太醫根本不會理她,讓小醫官們看病還得孝敬,她一個月也拿不到多少俸祿,還得存著給家裡的爹娘弟妹生活,根本不可能做到。好在茯苓姊姊人好,給了她幾劑藥,不然她的風寒不知道還要拖多久才會好。
  小丫頭把手中的一包東西塞進茯苓懷裡,茯苓想了很久,才想起她是流雲殿的宮女小幽,微笑回道:「妳太客氣了,不過是舉手之勞。」
  小幽甜甜笑道:「也只有姊姊這樣的好人,才願意舉這個手。」
  茯苓莞爾一笑,沒有回答。
  小幽側過頭朝院內看去,透過半開的窗戶,隱約能看見圓桌旁坐著一個靜默的素衣女子,長髮未束。
  輕輕拉著茯苓的衣角,小幽低聲問道:「裡面那位就是皓月的美人?她的臉……」
  茯苓眉頭微皺。她也是來打聽消息的?
  她宮裡待了十年,這幾天來找她的人,比十年的總和還多,茯苓臉色露出淡淡的不耐。
  小幽立刻急道:「茯苓姊姊,我今天真的是來道謝的。但是出來的時候被主子看見了,知道我要來找姊姊,就讓我打聽消息,我……」
  「好了,妳也看見了,回去可以交代了。回吧!」疲累的不想聽她的解釋,茯苓緩緩地合上了院落的大門。
  這時,微冷的聲音響起:「茯苓。」
  茯苓進入屋內,以為青楓會為了那些來打探的人發脾氣,她卻問道:「那位汪公公有沒有說我不能離開這間屋子?」
  想了想,茯苓回道:「沒有。」
  青楓的眼中劃過一抹異色,繼續問道:「那我可以到你們的御花園走走嗎?」
  她……不會想在御花園等皇上吧?皇上有時候一個月也不一定會去御花園一次。
  茯苓搖頭回道:「御花園只有太后、嬪妃,公主、皇子們能在裡面遊玩。」
  眉頭微蹙,青楓輕哼道:「那我在附近隨便走走,總可以吧?」
  這裡是中院,離後宮嬪妃們住的宮殿很遠,如果她只想在附近走走,倒也沒什麼。而且就算她說不行,這位青姑娘也不見得會理會。
  思索了一會兒,茯苓點頭。
  「麻煩妳幫我梳頭吧。」終於得到滿意的答案,青楓坐到梳妝檯前,臉色看起來很平靜。
  茯苓見狀,心卻莫名地忐忑不安起來。
     她真的只是想隨便走走?

...尚無評論...

錯嫁良緣三部曲之冷宮囚妃1 - 致命的禮物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又名蝸牛綠。文筆清新,簡練精悍,故事情節引人入勝,字裡行間流露真情。她為人樂觀,堅信如果面前有陰影,那是因為我們背後有陽光。喜歡文字這種簡單而純粹的表達方式,深愛細水長流的情感表達。凡事隨心而至,寫文如是,人亦如是。現為瀟湘書院知名寫手,曾創作《錯嫁良緣》、錯嫁良緣二部曲之《一代軍師》、《陌香》、《商君》等,為萬千讀者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