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法老的寵妃‧終結篇(下)最後的賭注(2016新版)
    作       者 悠世
    系  列  名 迷小說-351
    書       號 106351
    發行日期 2016/10/4
    定       價
    220元
    購買數量


不可違逆的時空一次又一次地掌控她的命運,
宿命重現的恐懼朝她逼近,
這一回,她該如何抉擇!?


★ 讀者最期待、詢問度破表的深情穿越鉅作
★ 首部曲‧蟬聯【博客來同類小說暢銷榜】
★ 終結篇‧上市首週榮登【金石堂同類小說暢銷榜】


深情的法老、不可思議的轉世之謎……
文字版「尼羅河女兒」,再次帶妳體驗最心碎又心醉的穿越愛戀──


她心愛的拉美西斯終於回想起他們的過去,
這讓她決定再冒險賭一回,
再做最後一次努力留在他身邊!
而因為害怕再度改變歷史,造成悲劇,
這一次她決心低調再低調,
不在這個時空裡留下任何痕跡,
包含她的姓名、事蹟、塑像等等,
一切的一切都不能留下──
然而,老天卻和她開了個玩笑!
竟然在這個時候,
在她的身體裡放入了一個新生命…… 

 


  再次見到拉美西斯的時候,艾薇以月事為由拒絕了他的要求,他當下雖然愣了愣,卻也沒有強迫她。
  但是,這幾天,他便勒令她好好休息,不讓她出去,還陪著她吃飯,然後要求她晚上一定要睡在他身邊。這讓艾薇覺得,比起回到埃及之前,他對她的看管似乎更加嚴格了。
  然而,身體不舒服的藉口畢竟不能用很久,一個星期過後,她就又沒有了拒絕他的理由。在他的強求和心理極度不安的情況下,艾薇開始失眠。
  又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她迅速瘦了下去,就連眼睛也深深地陷入了眼眶裡,蒼白的皮膚上宛若多了兩個灰藍色的凹洞。
  拉美西斯終於放過了她,同時想找御醫來為她診治,她則拚命拒絕,解釋道:「我的身體每個月的這個時候都是這樣,你讓我休息幾天就好了。」
  他拗不過她,只好隨著她。
  倒是一直在她身邊服侍的阿納緋蒂心疼得不得了。她是貼身照顧艾薇的小侍女,也只有她知道艾薇的祕密。
  這天,當看見艾薇面色蒼白地躺在床上的時候,她忍不住說道:「殿下!阿納緋蒂失禮了,但是您為什麼要瞞著陛下您的身體狀況呢?您知道陛下他……」她咬咬下唇,隨即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一般,終於說了出來:「陛下已經決定迎娶您為偉大的妻子了。」
  「什麼?」這句話對艾薇來說不啻五雷轟頂,她強撐著身體坐起來,難以置信地看向阿納緋蒂,「妳說什麼!?」
  小女孩一副豁出去的樣子,忿忿不平地說:「全埃及上下都知道了,陛下知道您的顧慮,所以現在正在起草與王后殿下的離婚程序。這件事情鬧得很大,所以陛下天天都很辛苦,陛下為您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您就不願意為陛下生下這個孩子呢?陛下一定會……」
  嘩啦一聲,阿納緋蒂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一跳。
  艾薇手邊的水杯被她撞倒,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房間裡頓時陷入一陣令人窒息的靜默。
  在古代埃及,並不是不存在離婚的案例,王后對法老的不忠、法老對王后的厭棄,都可能導致離婚。
  然而,王后往往擁有較為堅實的背景,如果輕易換后,則牽一髮而動全身,可能會導致整個政局的不穩定。因此,離婚這樣的事情極少發生,但迎娶數個正妃、王后的案例卻不在少數。
  艾薇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轉過去看向阿納緋蒂。「這樣做,值得嗎?」
  阿納緋蒂側著頭,不自覺地露出微笑,「當然了,陛下那麼愛您,所有人都知道。」
  艾薇怔住,一時說不出話來。
  阿納緋蒂以為她說動了艾薇,就更加興奮地講了下去,也讓不安的艾薇因而瞭解到了更多的情況。
  拉美西斯將她與外界隔絕開來,所以她不知道她那「法老的寵妃」的綽號已經遍了上下埃及。從一個備受唾棄的側室所生的王家公主,變為了古實之戰大功之人,而隨即發生的埃及與赫梯的交易事件,讓大家又一次知道了這位公主對於法老的意義。
  而這一切還不夠,原本就只擁有少數妃子的拉美西斯,竟然在起草與王后的離婚協議!這是自拉美西斯一世以來,從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原本大家還在猜測,這位公主將會在法老的戰略裡扮演怎樣的角色,但當每日勤勞處理公事的法老,將艾薇公主關進自己的寢宮,放縱了月餘之後,如今再沒有人考慮過這件事情了。
  擺在眼前的事實,讓眾人不得不相信,法老就宛若昔日的眾多昏君般,被自己的妹妹給魅惑了,因為對她的迷戀,而作出了諸多不可理喻的決定。
  在朝中,這件事自然是掀起了巨大的風浪。
  原本奈菲爾塔利與卡蜜羅塔的存在,就是平衡守舊貴族與掌權重臣的最佳辦法,因此沒有人理解,為什麼法老不能像對待亞曼拉公主一樣,僅僅是把艾薇當做一個側室來對待,就連禮塔赫也加入了反對的一方。
  畢竟,一位法老可以迎娶很多個妻子,但是天下卻只有一個。
  讓赫梯養精蓄銳三年已經是極限,如果埃及自身再因為這點小事而產生分歧,過去十數年來處心積慮努力的成果,就會付諸東流。
  得知這一切後,艾薇徹底的不知所措起來,知道拉美西斯對這份情感的執著,讓她心中交織著感激與極端的痛苦兩種情緒。
  阿納緋蒂走後,艾薇坐在床上發呆,眼睛睜得大大的,睏意全無,腦子裡隆隆作響。
  他如此努力,只是為了能和她在一起,但是她卻有著諸多顧慮,懷疑著、懼怕著……若真就如此,縱容地沉溺於他的愛意裡會怎麼樣?改變了歷史會怎麼樣?時空消逝又會怎麼樣?就算受到傷害,一生能夠在一起一段時間,不也已經很好了嗎?
  但是……歷史一直都是一個很執拗的存在。艾薇不知道如果她打算逆其而行,會有怎樣的結果,她只是覺得,如果不試一次就放棄,只會讓自己後悔。就算最後真的找不到好的理由留在這裡,她也可以像母親一樣,獨自把孩子撫養長大。
  想到這,她決定好好地保護身體裡的小生命,暫時先瞞住拉美西斯,以免他因為知道她懷孕,而採取過於誇張的保護或更極端的內政措施,從而產生反效果。
  她想,先等一等,再決定應該如何處理。
  ☆☆
  在埃及,因為民風開放,無論是在懷孕還是避孕方面的醫術都很先進。然而,雖然在這個年代,古埃及的醫術算是領先全球,但平均的嬰兒死亡率依然在百分之四十左右。
  除此之外,艾薇的體質與埃及人本身彪悍的素質相比,虛弱不少,因此在下定決心保留腹中孩子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得冒著巨大的風險,並付出相當的努力。
  但是當年,緹茜也同樣在埃及生下了她之前所依附的肉身——艾薇公主,如果處理得當,她一定也可以將孩子順利產下。想到當年一直是朵在照顧緹茜,她決定再找朵來幫助自己。
  當年照顧緹茜時仍處於中年的朵,如今頭髮已經花白,臉上的滄桑讓她看起來比實際的年齡還要蒼老。自從古實一戰歸來,艾薇覺得她似乎衰老得更加迅速了。
  聽到艾薇身體內孕育了新的生命時,朵起先是十分驚訝,然後就說要把這件天大的喜事告訴拉美西斯。然而,當艾薇慢慢地講述,她目前的情況會讓拉美西斯陷入怎樣的境地時,朵沉默了。
  於是,艾薇便拜託朵搬進宮來幫忙照顧她,等腹中孩子稍微大一點後,她就會要求搬出底比斯,避開紛爭,到宮外靜靜地、安全地生下這個孩子。
  朵跪在地上,良久之後回覆道:「殿下,我明白了。我收拾收拾,過幾天就搬進來住。」
  隨即,她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轉身離開。
  接下來的時間,艾薇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增加食量,加強體力。雖然決心已下,她還是要保證自身的健康和安全。
  拉美西斯看到她的面色一天天紅潤起來,自然也很開心,所以不管她想吃什麼,或者想做什麼,他都十分縱容,除卻在他不在場的情況下出門這一件事。
  又過了五天。
  朵應旨搬進了宮中,拉美西斯因為政事去了底比斯南部,要到晚上才回來,艾薇索性就讓朵到寢宮裡陪她。
  已經是埃及的初冬,白晝的天氣卻依然帶著幾分熱意,只見朵穿著白色的衣服,卻披著寬大的黑袍,宛若從地獄走來一般,佝僂著身體,在侍者的報告後,緩緩地走進了屋裡。
  艾薇吩咐道:「我和朵有些事情想聊,你們不要進來打擾。」
  侍者依命關上了厚重的宮門。
  接下來,朵發愣了好久。艾薇說話的時候,朵看著她的方向,卻好像不是在看她,眼神飄忽。
  艾薇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尷尬,於是就找著話題聊:「以前……緹茜生下艾薇公……生下我的時候,也很不容易吧?」
  朵沉默了一會兒,隨即慢慢地開口道:「正如您所說,那個時候,緹茜殿下就像您一般年輕、瘦弱,而宮中有很多人不想讓她存在,更怕她腹中的孩子是一名王子,情況真是危機重重。」她的聲音漸漸響亮起來,語調也變得堅決,「不過殿下您放心,朵一定會好好照顧您。」
  說完,她從懷中拿出一個小小的藥包,捧在雙手中,「進宮之前,我特意找了名醫,為您配製了增強體力的藥物。每日一次,隨水服下,兩刻水位線後便會生效。」
  艾薇接過那個小草藥包的時候,心裡突然有一種突兀感。或許是因為那個包包上面的蓮花刺繡看起來很笨拙,亦非常陳舊,好像是放了多年的物品。
  就在艾薇猶豫之際,朵又補充道:「殿下,當年緹茜殿下也是服用這種藥物來保全小公主的……」
  原來如此,所以這個包包看起來有些年份也是合理。
  艾薇不再懷疑,取出了裡面的藥丸放進嘴裡,轉身拿起水杯就要喝下去。
  「殿下……」眼看她就要把水喝下的時候,朵突然輕輕地叫了一聲。
  一瞬間,她從朵的眼裡看到了慈愛、擔憂,她覺得很溫暖,於是一閉眼,再沒有猶豫地將藥丸隨著水吞了下去。
  數秒後,朵從她手中接回了空杯,又是一語不發地看著她。
  艾薇抬起頭,好奇道:「朵,怎麼了?」
  朵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回手將宮門鎖上,隨即一扯嘴角,緩緩地說:「艾薇公主,雖然失禮,但我一直把您當做我的女兒看待,我看著您長大,始終關心您、照顧您。」
  艾薇心裡一緊, 隨即帶著感激地說: 「 朵, 我都知道。這次也真的多虧了……
  朵打斷了她,逕自說了下去:「那是因為,我的女兒在很多年前,就被國家賜去了古實,永生不能回到埃及。」
  這是朵第一次主動說起自己的事情,艾薇腦海中不由得想起那名為了拉瑪,不惜將匕首刺向拉美西斯的瘦弱少女蓮。她該怎樣開口,才能將蓮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的噩耗告訴朵呢?
  思緒翻湧片刻,她最終選擇了緘默,聽朵繼續說了下去。
  「那個時候,因為您和您的母后緹茜殿下的地位,我在宮中倍受排擠。現在想想,或許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強行將我年幼的女兒送去了古實。」她頓了頓,「她那麼小,父親那麼早就去世了,她就是我的眼睛、我的太陽……但,只要她能在古實好好地活著,嫁給一個好人家,我仍會覺得很幸福。」
  她嘆著氣、垂著頭,淚眼婆娑地看著艾薇手中那老舊的草藥包。
  「但是她太傻了,傻到……竟然向貴族揮刀。她只有妳的年紀,卻因為不懂事向妳揮刀而死!」
  這一刻,彷彿所有的一切都連成了一條明晰的線!草藥包上扭曲的蓮花變得異常清晰,彷彿血色的痕跡,深深地烙印在腦海裡,紛亂的場景再次出現在眼前——
  阿布辛貝、拉瑪的戰敗,以及耀眼的陽光下,少女緊握著短劍,流著淚刺向年輕的法老……
  「拉瑪,請不要放棄你的榮譽!」
  頓時,悲傷宛若巨大的潮汐,鋪天蓋地地向她湧了過來。事情過去了那麼久,再沒有人提起那個揮刀刺向法老的女孩,隨著拉瑪的死去,也不再有人記得她的名字——
  蓮,她是朵的女兒,可朵不知道蓮是被冬所殺,更不知道蓮不是為了行刺艾薇而被處死。是誰向朵如此曲解了當時的場景……不,是誰就這樣告訴了朵,讓她傷心呢?
  艾薇正想開口解釋,朵卻猛地一抬眼,嚴厲地說道:「蓮是那麼的年輕,她活潑、懂事、可愛,為什麼不能享有自己的人生?為什麼她死了……妳卻還活著呢?我和蓮到底還要為妳們母女犧牲多少東西!?」
  話音剛落,艾薇就覺得腹中突然一疼,緊接著就好像有利刃在裡面翻攪一樣,她渾身顫抖,隨即摔倒在地上。
  從地面上看向朵,她被黑色袍子罩著的佝僂身影驟然變得高大起來,宛若巨大的夢魘。
  她並沒有去看腳下的艾薇,只是輕聲地說:「這世界為什麼這樣不公平呢?蓮失去了一切,而妳得到了一切。
  神為什麼總是站在妳那一邊呢?油燈沒有砸死妳、那迦哈節蛇沒有咬死妳,法老又如此縱容妳,就算發現了妳與亞述王子的關係,也可以原諒妳。
  於是我找到了拉瑪,提起了蓮的事情,他很輕易地就相信了我,願意與我合作。那個年輕的孩子,他對蓮是真心的……但是,就算賠上了他的性命,法老卻依然原諒了妳!」
  艾薇渾身發抖,感覺身體已經疼得發冷了,而朵說的話似乎比身體的疼痛更令她感到寒冷。
  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是這個最令她信任的人一手造成的。可這怎麼可能?她如此地信任她,甚至開始依賴她……
  「朵,妳聽……我說,事情不是妳聽到的那樣,蓮她……」
  話未說完,朵已經狠狠地踢在艾薇的小腹上,那是比利劍刺入腹中還恐怖的疼痛,她失聲慘叫了起來,卻被朵蒼老的手狠狠地堵住了嘴。昔日那個慈祥忠誠的老奴,此時看起來是如此恐怖,好像暗夜的黑影一般,猙獰了起來。
  「伊西斯女神、阿努比斯神一定非常唾棄妳,所以甚至不願意給妳一個回到他們身邊的機會。妳不配孕育新的生命,不配擁有幸福。」她冷冷地說完,然後站起身,將蜷縮著不住顫抖的艾薇踢到一邊,「這次,妳就陪那個小孩一起去死吧!我給妳的藥量,足夠將妳的生命一併送去阿努比斯神的身邊,感謝我吧。」
  她緩緩地走到房間的一角,用懷中的火石點燃了燈火,「這次,我不會給妳轉生的機會,我要把妳的身體一併送到另一個世界。」
  朵佈滿皺紋的臉龐在跳躍的燈火下,宛若木乃伊一般恐怖,她轉動手腕,火焰宛若墜落的晨星,慢慢地向地面上落去。朵將自己的披風扔到地上,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子,往上一潑灑,嗆鼻的油味騰地一下伴隨著火舌撲面而來。
  朵站在火焰的另一側,冰冷地看著蜷縮在地面不能動彈的艾薇。從進入宮殿的那一刻起,她就沒有想過要活著離開法老的寢宮,因此,在火舌吞噬她的時候,她只是沒有表情地看著艾薇,隨即閉上眼睛,緊緊地拿著那個破舊的小草藥包,默默地祈禱著。
  或許是在祈禱來生可以與蓮再度相會吧……
  艾薇覺得渾身如同被千萬根針扎過一般,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不清,心底卻沒有對朵的憎恨,只是覺得她很殘忍,殘忍到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
  朵的斗篷與燃燒的火牆隔斷了她與宮殿大門,但濃煙漸漸充斥華麗的寢宮內,門口的侍者很快就會發現這裡面的異樣,艾薇相信他們會來解救她。
  她要在他們發覺之前,活下去!
  依靠著強大的求生意志,她從床上拽下床單,砸碎了床頭的花瓶,浸濕了床單的一角,摀住口鼻,向遠離火焰的另一個方向爬去。
  突然,她覺得有溫熱的鮮血緩緩地流出了身體,那一刻,疼痛彷彿隨著生命逐漸遠去,但是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動彈了,卻還沒有聽到侍者前來的聲音。
  火焰幾乎已經燒到了她的衣角,因為失血而全身發冷的艾薇,這一刻竟然覺得恐怖的火舌溫暖得令人想要親近,周圍的聲音漸漸遠去,她慢慢地閉上眼睛。
  或許,就這樣了吧……
  猛地,宮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開來,某個人不顧一切地穿過巨大的火牆來到她的身邊。
  那人冰冷的手將她緊緊抱入了懷裡,身上有著熟悉的木質香氣,隨即一個沙啞的聲音傳來:「我不會讓妳死去……」
  這句話如此溫暖,她莫名地信任著這個聲音。
  黑暗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火焰旋轉著漸漸遠去,在模糊的意識裡掀起一陣鮮紅浪潮,隨後又漸漸歸於平靜。
  她不會死去。
 

...尚無評論...

法老的寵妃‧終結篇(下)最後的賭注(2016新版)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