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護心4 - 嗆愛真龍保衛戰(完)
    作       者 九鷺非香
    畫       者 蒲十一
    系  列  名 瘋小說-107
    書       號 113107
    發行日期 2016/9/7
    定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隨書附贈:拉頁海報+護愛許願卡

苦命仙姑變身萌霸小妖姬
大膽嗆愛真龍宣言──「你做我的人吧!」


★護心護愛守護戰‧靈力四射最終回
九鷺非香 傾情打造玄愛之作★


雁回被抓回昔日山門,筋骨仙脈皆被抽斷法力盡失,
疼愛她的大師兄也為保護她而死,
命在旦夕之際,
意外落入火龍岩漿之中的天曜,
竟以「全新升級版」真龍姿態出現,神龍救美!

對殘酷的仙道門派心灰意冷的雁回,
決定跟隨天曜「跳槽」到妖界,以「萌霸小妖姬」的全新身分出道,
更大膽對這揚言不會再愛的真龍天子發出嗆愛宣言,
成了正牌的「真龍天女」──

然而,在兩人面對強大的敵人時,
天曜卻露出了致命的弱點,似乎並沒有找回全部的靈力,
而背後驚人的真相竟是……
原來真正護住雁回心脈生命的,
並不是那屬於神龍真身的護心麟,而是他至關重要的神龍內丹!
沒有內丹,他便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神龍;
但若從雁回心口中取出屬於他的內丹,
雁回要面臨的下場……便是死亡!?

 


  身在青丘的雁回,正在為弦歌被捉的事情夜不成寐,她照例踏到冷泉邊,也照例地遇見了化作龍身在冷泉之中沐浴的天曜。
  天曜腦袋搭在岸上,聽見雁回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地踏來,只在她走近的時候睜了一隻眼睛瞥了她一下,隨即又習以為常地閉了上。
  龍頭往旁邊挪了挪,牠擱置龍頭的那塊地被牠的下巴焐熱了,雁回則習慣性地靠著牠的腦袋坐下,坐的正是被天曜焐熱的地方,秋夜寒意滲人,可雁回坐下也不覺得冷。
  「天曜。」
  「嗯。」
  「若是青丘不願用陸慕生去換弦歌,」雁回一頓,「你說素影會殺了弦歌嗎?」
  「不知道。」
  「你說我成長了。」雁回道,「可腦袋一空下來,我便會忍不住地想,素影大概會像殺其他妖怪一樣,先殺了弦歌,然後再剖了她的內丹……一想到這個,我便快要坐不住了。」
  雁回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望著夜空道:「不過坐不住,我也無可奈何。」
  天曜沉默。
  「不想這個了,左右現在也想不出個什麼結果來。」雁回拍了拍腦袋,沉默地望著天空靜靜坐了一會兒,倏爾腦中閃過了一個問題,她轉頭看天曜,「天曜。」
  她聲色比平時正經了幾分,問道:「說來,你的內丹呢?」
  閉眼的天曜倏爾睜開了眼睛,龍頭微微一動,盯住了雁回。
  「妖都有內丹,你也不例外吧?」雁回望著他,「可我為何從未聽你提起過你的內丹呢?」
  天曜沒有答話。
  便在這相望沉默之際,天空之中倏爾傳來一道懾人寒氣,周遭氣溫驟降,林間草木霎時結霜凋零,宛如步入了冬季,林中野獸慌張奔走發出聲聲哀嚎。
  冷泉之中的天曜倏爾身形一變,霎時化為人形——
 
  天空之中白光劃來,天曜眉頭狠狠一蹙,一伸手要拉雁回躲向一邊,可劈頭蓋臉的便是一陣冰針簌簌而下,他只堪堪在周身撐出了一道火光結界,將冰針盡數溶解。
  可不肖片刻,那撐出來的火光結界,開始在冰針密集的攻擊之下變得稀薄,有的地方甚至出現了破洞,眼看著結界告破。
  天曜身形一閃,徑直將雁回抱進懷裡,以身做盾,擋住了所有刺來的針尖。
  天曜的懷抱不再像以前那般瘦弱,他臂膀有力,胸膛寬闊,懷抱裡是燙人的溫暖,雁回被他護在懷裡,一時之間竟忘記了所有的事情。
  她不是看不清這情勢,她知道冰針來得多急多猛,所以她知道,即便是找回了所有身體的天曜,現在也依舊是用命在護著她。
  只見所有冰針在離天曜背脊三寸之處盡數被灼化為水,落在地上,愣是沒有一根針刺中他的背脊。
  天際上的白光已經落下,立在茂密的樹林之上,素影看著相擁而立的兩人,面色如霜,見冰針未傷得了天曜二人,手上動作更是不停歇,又是一記法力送上天空之中。
  下一刻,天上積雲密佈,一道天雷挾帶著撼天動地之勢,仿似自九重天上落下,狠狠地擊打在了天曜與雁回身上。
  天曜積聚法力,所有的力量都護在了雁回身上,沒料到這一記震耳欲聾的雷擊之後,根本沒給兩人喘氣的時間,斜裡又是一道寒劍,帶著刺目光芒向他兩人惡狠狠地刺來!
  天曜被迫放開了雁回。
  素影眼睛都未眨一下,身形一轉,對準雁回便一劍砍去,作勢要將雁回劈成兩半。
  而在劍尖落在雁回身上之前,只聽得一聲龍嘯,青龍之尾猛地擊打在素影身上,素影生生接下化為原形的天曜這一擊,被大力地打入了樹林之中,不知撞斷了多少棵樹才堪堪停了下來。
  巨大的青龍護在雁回身前。
  樹林之中塵埃落定,素影毫髮未傷地頂著清亮月光從那方狼藉之中踏了出來,她面有寒霜,眸帶殺氣,整個人恍似那天界踏下來斬妖除魔的仙子,冷得讓人心肺皆凍。
  兩方對峙。
  雁回心裡卻明白,方才那幾下攻擊,對於素影來說或許根本不算什麼,而天曜已經被逼得化為了原形。
  形勢再明顯不過,現在的天曜果然還不是素影的對手。
  「妖龍天曜。」素影手中三尺寒劍一振,「以你如今之力,休想阻我殺此害我至親之人。」
  然而雖然形勢如此,天曜卻絲毫不慌亂,牠只將雁回捲在自己龍尾守護範圍之內,盯著素影,聲色渾厚道——
  「青丘國境內,妳便是廣寒門主又如何?」
  他話音一落,四方妖火大亮。
  不過片刻,九尾狐一族的王爺盡數到場,而天空之上,九尾狐妖的妖力傾天而下,給在場之人盡數施加了震懾。
  雁回抬頭一望,竟是青丘國主親自來了。
  她轉頭看孤立於眾妖之間依舊神色清冷的素影,此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從未想過素影會為了她妹妹凌霏的死,怒極而隻身獨闖青丘,不過一轉念,雁回便又想通了——
  這是一個為了救自己所愛之人,願魅惑天曜,然後將他拆筋剝骨之人。
  這也是一個為了得到愛人的心,無所不用其極的人,她對自己所愛之人傾盡所有的好,甚至不管自己愛的人到底是怎麼想。
  她愛得那麼自私又偏執,她修的是冰雪法術,然而心卻是煉獄熔岩,為了自己的愛,可以摧毀一切。
  這樣的人,最可怕,也最可悲。
  狐火燒亮了青丘整片夜空,掩蓋了月色,山間樹林之中無人說話,但氣氛卻格外凝重。
  「妳便是素影?」青丘國主於上空之中冷聲問道。
  素影一抬眼眸,望上天空之中,青丘國主周身的光華耀眼得刺目,而素影卻未眨雙目,只盯著他道:「是又如何?」
  她四字一落,空中似有巨大壓力狠狠地壓了下來。
  雁回現今雖已修妖,但如今的修為與在場之人相比實在弱了不少,當即便覺得胸悶氣虛,連哼都未曾哼一聲,便腿腳一軟,被這氣壓壓得徑直往地上倒去。
  天曜龍身一轉,再次化為人形將雁回抱在懷裡,雙手摀住她的耳朵,給她溫暖的同時也幫雁回擋住了不少壓力。
  素影一身仙法被壓制,她周身立即發出了一個寒芒結界,將她護在其中。
  「隻身來我青丘,妳還想全身而退?」青丘國主聲色冷冽,「不知死活。」
  青丘國主言罷,天曜立時抱著雁回往後一跳,沉入冷泉之中。
  便在他與雁回的身影完全沒入冷泉泉水之際,一道白光自青丘國主袖中拂下,落在地上,宛如清風過境,遍野草木盡數折腰。
  素影眸光大寒,周身護體結界光芒暴漲,與青丘國主的力量相扛……
  巨大仙力與妖力的衝擊在空氣中擦出灼目光芒,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草木盡毀,萬頃樹林瞬間灰飛煙滅,化為一片荒蕪之地!
  光芒與巨響之後,四周再次恢復寂靜。
  素影所立之地沉下去了一個大坑,土石龜裂,她立於中心之地,背脊挺得宛如一根刺般筆直,只是唇色比之方才,難掩蒼白。
  「我既敢來,便已想到全部後果。」素影開口,她轉了目光,盯住天曜與雁回方才藏身的冷泉,「無論後果,我皆不會放過此人。」
  她說著,冷泉岸邊猛地覆上一層白霜,根根冰晶在泉水之中凝結。
  天曜護住雁回,在化為冰刃的水中躲避困難,只有被逼破水而出,而剛出水的一瞬間,巨大仙氣便鋪天蓋地而來,直取天曜與雁回首級。
  便在這仙氣飛去之際,斜裡猛地橫來兩人,衣袖輕撫,將素影凜冽殺氣盡數化去。
  來人正是青丘的兩位王爺。
  「當真欺我青丘無人?」他們擋在天曜身前,望著素影冷笑道。
  見此情勢,天曜懷中的雁回心道:素影先前殺了雲曦公主,在場王爺以及青丘國主怕是無不對她恨之入骨,今夜她只怕是要為了自己的一時偏激衝動,而付上慘痛的代價了……
  可她心頭這個念頭尚未落實,天空邊際一道仙氣突地急速往這邊而來。
  若是別人,雁回不一定能感覺得到,但這氣息她實在太熟悉不過。
  在天曜懷裡一轉頭,她望向那方,沒有片刻,便見一白衣廣袖的仙人馭劍而來,轉瞬便落至素影身旁。
  雁回目光落在那人身上,怔了好久的神。
  凌霄……
  他竟來了,而且還是隻身前來。
  不過想來也是,除了他們這樣能力的人,還有誰能不受干擾,這麼快地躍過三重山,深入青丘之中。
  素影一轉頭,看了他一眼,眸光微動,似有幾分動容,「素影衝動行事,凌霄何必跟隨我來……受我拖累。」
  是呀,這樣的情景,凌霄竟然趕來了……
  為了救素影。
  「素影真人不需客氣。」凌霄沒寒暄太多,眸光在空中一轉,看清而今形勢。
  空中除了青丘國主和幾位王爺,便只有天曜與雁回了,毫無意外的,凌霄很快便看到了她,只是他的目光只在雁回身上一頓,下一瞬間便挪開了去。
  像是看了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一般。
  雁回握住天曜手臂的手不由自主地一緊,天曜垂頭看她,只見雁回唇瓣有幾分顫抖,不知是周身寒涼,還是心緒激動。
  天曜眸光一垂,催動法力讓自己的懷抱更暖一些,讓雁回顫抖更輕一些。
  「九尾狐儲君之女弦歌,於先前戰鬥之中被俘。」
  凌霄眸色薄涼,開口直奔主題,行事風格依舊是他以前的模樣,但雁回越聽他的話,卻越覺得周身寒涼——
  「我來之前已著人將其看住,若一個時辰內,我與素影真人未出現在中原境內,則我手下之人將剖其內丹,剜其心,放其血,以其屍身示於天下。」
  他這話一落,青丘眾位王爺皆是一默,空中氣氛有幾分躁動,有人望向儲君,有人則看向青丘國主。
  就這樣放素影走,沒有人會甘心,可弦歌性命著實被捏在對方手裡……
  凌霄說完這話,扶了素影,未再多開口說一句,轉身便馭劍要走。
  雁回卻未忍住心緒激動,衝口而出:「以青丘九尾狐重血緣親情相要脅,這便是你凌霄真人所謂的仙道正義?」
  聽聞雁回此言,凌霄身形微頓。
  素影眸光一轉,輕輕瞥了凌霄一眼。
  凌霄神色卻未有半分波動,連看也未看雁回一眼,馭劍一起,便騰在了空中。
  見兩人要走,雁回牙關一緊,那方青丘王爺們還沒攔,素影卻自己擺了下手,讓凌霄停了下來。
  「慢著。」她回身,看著青丘國主,「我欲以你九尾狐妖弦歌一命,換取被擄來青丘的陸慕生,青丘國主應是不應?」
  場面一時沉默,眾王爺雖是心頭激憤非常,然而卻沒人敢衝動出言,全部在靜待青丘國主開口。
  此情此景,別說九尾狐一族的人,便是雁回也有幾分暗恨與不甘。
  許久之後,空中終是傳來青丘國主的聲音——
  「三日後,三重山前換人。」
  言下之意,便是放任他們今日離開,隨後還要將陸慕生交給素影,以換取弦歌生機。
  素影點頭,再沒說別的話,這才隨凌霄馭劍而去,他們身形漸遠,只在空中滑下一道漸漸消失的光芒……
  「兒臣有罪!」儲君在青丘國主面前一跪,面色極是沉痛愧疚,「令青丘蒙羞!」
  青丘國主望了下方冷泉一眼,他手一揮,冷泉之處被妖力撞擊催折的草木,便像是枯木逢春一般,又從地裡長出了新芽,樹枝也以驚人的速度重新長了起來,冷泉之水光華瀲灩,仿似剛才那劇烈的衝突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什麼也抵不過我九尾一族的血脈。」青丘國主聲音淺淡,對儲君並沒有絲毫責備,身影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緊接著,幾位王爺簡單問過天曜與雁回,便也相繼離開。
  天曜這才抱著雁回,重新落在冷泉周圍。
  雁回垂頭靜靜站了許久,在天曜以為她會沉默著不再說話之時,她倏爾一聲乾笑,澀聲道——
  「天曜,你知道我以前有多麼愛凌霄嗎?他是我在千千萬萬人當中,能看見的唯一。」
  天曜聽得這話,只覺心頭一抽,有隱痛傳來,隨著一聲聲心跳撞擊他的胸膛,刺痛他胸腔的每一個角落。
  他沉默地聽著,隱忍著這樣的疼痛,一如他以前隱忍過的所有疼痛一樣……
  「在大師兄遭受那般痛苦也要護著我的時候,我幾乎是跪在地上渴求,希望他能來救救大師兄、救救我,救救我心裡對他僅剩的那幾分期待,然而他沒來。可今天,他不遠千里而來,不計手段地救走了素影……」
  雁回冷笑,續道:「天曜,原來我曾經愛慕的人,竟然可以讓我失望到這個份上。」
  天曜看著垂著頭的雁回,手臂不由自主地抬了起來,他輕輕抱了一下雁回的後背,雁回的頭便抵在了他肩頭之上。
  「妳不要再愛慕他了。」天曜道,「甚至不要回憶愛慕過他這件事。」
  「那是我過去十年幾乎全部的回憶,你要我怎麼不想起?」雁回苦笑道。
  「以後妳生命裡還有許多的十年。」
  雁回搖頭,「可都不會再有那樣一個人了。」
  「有我。」
  衝口而出的兩個字驚愕了兩個人。
  雁回倏爾抬頭望向天曜,只見天曜也是雙目睜大,像是被他自己說的話嚇到了一樣。
  而在天曜的黑瞳之中,雁回看見自己的表情,也是那般的錯愕。
  「天曜……」雁回微微往後退一步,「你……」
  眸中的慌亂不過出現了一瞬,天曜便立即鎮定下來,沉著道:「由我來替妳找,由我來教妳,如何忘掉過去十年的記憶。」
  雁回怔愕的眼神平和了下來,她眨巴著眼睛看了天曜許久,心頭本不太舒爽的情緒霎時紓解了許多。
  想了想,她拍了拍天曜的肩膀,「好,我看你現在撞見素影也沒有以前那麼大的恨意了,想來對於放寬心這件事,你還是有點自己的門道的。那這事,便也算在你幫我治癒我的傷口的療程裡面。鬧了這麼大一通,便先回去睡了吧。」
  雁回笑了笑,轉身離開。
  天曜在雁回身後默默地看了她許久,不知為何,忽然有一種想嘆氣的衝動……
 

 

...尚無評論...

護心4 - 嗆愛真龍保衛戰(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愛吃愛玩的懶癌晚期患者,體型微圓,喜歡寫小說,開茶舍,養小狗,勵志于做一個快樂的俗人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2098828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