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月族四部曲套書(The Lunar Chronicles1-4 )
    作       者 瑪麗莎.邁爾
    系  列  名 閱界
    書       號 X621058
    發行日期 2016/4/26
    定       價
    1080元
    購買數量


當經典童話遇上頂尖科技,科幻磅礡鉅作——  月族四部曲

《機器灰姑娘Cinder》
《星際小紅帽Scarlet》
《衛星長髮公主CRESS》
《月球白雪公主Winter》

          
★版權售出澳、日、韓、義、德、法……等25國
★紐約時報暢銷榜No1 YA小說
★美國NPR電台最佳圖書獎
★美國三州YA書評會推薦書單


◎作者巧妙地結合了童話故事的關鍵元素。《號角雜誌》
◎有許多煥然一新的情節。——《書訊》
◎一部改寫寓言故事的反烏托邦科幻小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VOYA》
◎適合各種年齡,對男孩女孩同具有吸引力,值得一再翻閱!——《VOYA》
◎科幻與奇幻元素的混搭,引人入勝,令人驚豔。——《BCCB》
◎作者對角色的重新刻畫,大大超越原型設定。——《學校圖書館週刊》
◎幽默、動作、浪漫不減,情節轉折絕不負讀者期望。——《出版者週刊》


<機器灰姑娘>
靈莘德知道自己不適合去一個正式的舞會。即使她能找到禮服、手套和鞋子,可以藏住她身上醜陋的金屬部分,但那一頭灰褐色的頭髮永遠也不可能變捲,她也完全不會化妝。到最後她會一直坐在舞池邊,嘲笑那些急於吸引凱鐸王子注意力的女孩,假裝她不會嫉妒,假裝她不介意。
令她意外的是,如今王子認識她了。他在市集對她那麼親切,也許當他看她一人孤孤單單站在舞會裡時,出於禮貌、出於風度,他會請她跳舞。
然而在她看到自己身體的同時,這些浪漫懷想很快就如泡沫般幻滅了。這是不可能的,根本不值得去想。
她是個生化機器人,她絕不會去參加舞會。

<星際小紅帽>
自從月族身分曝光,生化機器女孩莘德成為全球首要通緝犯,她利用生物電操控他人思想以躲避追捕;她必須找到當年帶她逃到地球的軍事飛船飛行員米歇爾•伯努瓦,才能釐清關於自己身世的疑問。
地球另一端,紅帽子•伯努瓦的奶奶失蹤了,甚至連最重要的個人掌上螢幕和身分晶片都沒帶走。紅帽子遇上神祕街頭戰士野狼,他似乎知曉奶奶的下落,而他手臂上的奇特刺青,隱約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為了救出奶奶,紅帽子不惜涉入險境,但她揭開的卻是奶奶極力隱藏的許多祕密,包括她的身世,以及傳說中月族公主的行蹤……

<衛星長髮公主>
月牙兒被單獨囚禁在這顆衛星7年多了,衛星每16小時繞行地球一周。月球是她的噩夢,她曾替月族女王設計過無數間諜系統,甚至干擾衛星訊號,讓女王的特種部隊入侵地球,奪走一萬六千條人命……
身為頭號間諜,月牙兒對女王的邪惡陰謀瞭若指掌,這次小小的攻擊,只是個開始。她必須幫助莘德阻止女王與凱鐸皇帝的皇室婚禮,好向世人揭發女王的真面目。
就在她好不容易說服莘德相信自己、即將救她逃出這座太空牢籠之際,半途卻殺出個程咬金!逃亡計畫生變,更糟的是,衛星正失速往地球墜落而去──

<月球白雪公主>
柔弱的冬日公主,深受月族老百姓的喜愛,一道傷疤毀了公主完美的容貌,
卻沒毀掉月族老百姓對她的喜愛,這讓月族女王莉薇娜感受到威脅,覺得王位即將不保。
終於,她找到機會,藉由他人之手除掉冬日公主,卻沒想到,一直以冬日公主保護者自居的護衛杰新,偽裝了公主的死亡,悄悄藉著這機會讓冬日公主逃離女王的控制。
逃離的冬日公主跟失蹤已久的月族塞勒蓮公主,真正的王位繼承人聯手,要與月族百姓一起推翻邪惡女王的高壓統治,奪回原本屬於塞勒蓮的王座,然而,卻被女王發現,這次女王決定自己親自出馬,徹底毀掉冬日以及所有幫助她的朋友……


        莘德腳踝上的螺絲生繡了,上頭的十字磨蝕變成一個模糊的圓圈。她拿著螺絲起子拚命想把一顆顆固定接縫的螺絲鬆開,指關節都磨疼了。鬆開得差不多時,她用她的金屬義肢拿起扳手把它拽斷。
  莘德把螺絲起子扔在桌上,抓住腳跟,把腳從托座中拔出。她的指尖擦出火花,手猛地抽回,一隻連著紅色和黃色電線的腳晃來晃去。
  她頹然地往後一倒,鬆了口氣。電線末端竟有一種釋放感,是自由的感覺吧。四年來,莘德一直很厭惡這隻太小的腳,她對自己發誓,永遠不會再把這個垃圾接回去。她希望替她去找一隻新腳的伊可盡快回來。
  莘德是新北京每週市場唯一的全方位服務技師。沒有招牌,從鋪子裡靠牆架子上一排排的機器人組件,就能知道她是做什麼的。
  鋪子擠在一個陰暗的角落,一邊是賣二手螢幕的,一邊是賣絲織品,都經常抱怨莘德的鋪子傳出金屬和油的刺鼻氣味,儘管這種氣味通常會被廣場那頭麵包店裡的蜂蜜小麵包香氣所掩蓋。莘德知道他們只是不喜歡在她的隔壁。
  一塊沾滿油漬的桌布遮擋住行人對莘德的目光。廣場上擠滿了逛街的人和小販,孩子們不斷喧嘩。人們和看店的機器人討價還價,試圖說服電腦降低對商品的預期利潤率。
  辨識身分的掃描儀發出嗡嗡聲,付錢時機器人發出單調的語音收據。每一座建築都掛著網路螢幕,傳來喋喋不休的廣告、新聞和八卦報導。
  莘德的音效卡將外界的噪音變成靜電的頻率,但今天有個旋律高過其他聲音,她無法攔住。一圈孩子站在她的鋪子外捲著舌頭吟唱著:「灰燼,灰燼,我們全都倒下了!」然後他們歇斯底里大笑,坐倒在人行道上。
  莘德的嘴角露出一個笑容。倒不是因為這首童謠的旋律;過去十年,這首關於傳染病和死亡的可怕歌曲很受歡迎。歌曲本身讓她不舒服,但她喜歡看到當嘻鬧的孩子笑倒在地上時,路人瞪著他們的樣子。逛街的人們必須繞過這些扭來扭去的身子,店家喃喃抱怨他們影響到了生意。莘德很羨慕這些孩子們。
  「桑多!桑多!」
  莘德的笑容不見了。她發現麵包師常莎莎穿著沾了麵粉的圍裙,推開擁擠的人潮。
  「桑多,過來!我告訴過你不要太靠近這裡——」
  莎莎看到莘德的目光,倏地閉上嘴巴,然後抓起兒子的胳膊,轉身走開。男孩嘴裡發著牢騷,拖著腳步。莎莎命令他待在自己家的鋪子附近。
  麵包師逃也似的跑回去,讓莘德皺眉。剩下的孩子們散了,也帶走了笑聲。
  「電線是不會挾帶傳染病原的。」莘德在她空蕩蕩的鋪子裡喃喃自語。
  她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用骯髒的手攏了攏頭髮,隨便地?了個馬尾,拉起污黑的工作手套,遮住她的金屬手。雖然她的右手掌心在厚厚的手套裡一下子便出汗了,但遮住她的金屬左手讓她覺得自在些。
  她張開手指,揉揉因為扭螺絲起子而痙攣的拇指,眼睛瞇成一條縫,望向城市廣場,看到那一片喧囂中有很多白色的矮壯機器人,但沒有伊可。
  莘德嘆了口氣,俯身彎向放在工作桌底下的工具箱,從一大堆螺絲起子和扳手中翻出埋在底下的保險絲拔鉗。她把一根根還連接著腳以及腳踝的電線拔掉,每拔下一根,都會擦出小小的火花。戴著手套讓她感覺不到燙,但她的視網膜顯示器閃爍著紅燈讓她知道她正和她的腳失去聯接。
  拔掉最後一根電線,她的腳掉到水泥地上。
  她立即感到不同,有生以來,她第一次覺得……失重。
  她在桌子上清出一個空間,把腳像一個墓牌似的立起來,放在一堆扳手和螺絲螺母中。她朝空空的腳踝彎身,用一條舊抹布把托座的污垢擦乾淨。
  砰!
  莘德猛地一個抬頭,腦袋打到桌腳。她人往後,皺著眉,先看到一個蹲坐在她工作檯上沒有生命的機器人,然後看到站在它身後的人。她注意到一雙驚人的褐色眼睛,垂在臉頰兩側的黑髮,以及國家裡每一個女孩都非常渴望的雙唇。
  她的眉頭展開。
  他先是驚訝了一會兒,然後向她道歉。
  「對不起,」他說,「我不知道後頭有人。」
  莘德的腦子一片空白,幾乎沒有聽見他在說什麼。然後她的心跳加快,視網膜顯示器掃描他的五官。他是如此面熟,幾年來她不斷在螢幕上看到他。現實生活中,他似乎高一些,穿著一件灰色的連帽運動衫,一點也不像他平日那種高貴的打扮。
  只花了二點六秒鐘,莘德的掃描儀便掃瞄了他的整張臉,和網路數據庫聯接。又過了一秒,眼睛裡的顯示器打出綠色的字樣,顯示出她其實已經知道的一些資訊。
  
  『凱鐸王子,東方聯邦王儲
  身分證字號#0082719057
  生於第三紀元一百零八年四月七日。
  共有88,987條新聞資訊,由新至舊排列
  第三紀元一百二十六年,八月十四日媒體宣稱:凱鐸王儲將於八月十五日舉行記者會,討論雷特莫西斯的研究,以及可能的解藥線索——』
  莘德站起來,幾乎快把椅子推倒,她忘記自己只有一條腿了。她把雙手放在桌上穩住自己,尷尬地鞠了一個躬。她的視網膜顯示器收了起來。
  「殿下。」她結結巴巴地說道,低下頭,很高興他看不見她桌布後空空的腳踝。
  王子的臉揪了起來,瞟了身後一眼。「可不可以,嗯……」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別叫我殿下?」
  莘德睜大雙眼,趕忙點頭。「當然。我可以幫、幫你什、什麼嗎?」她吞了口口水,這幾個字像黏在她的舌頭上。
  「我在找靈莘德,」王子說道,「他在附近嗎?」
  莘德抬起一隻放在桌上的手,把手套拉高到手腕上方,盯著王子的胸膛,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就是靈莘德。」
  她的目光順著他的手,望向機器人的腦袋。
  「妳是靈莘德?」
  「是的,殿——」她咬著嘴唇。
  「那個技師?」
  她點點頭,「我可以幫你什麼嗎?」
  王子沒有回答,他彎下腰盯著她。她別無選擇,只能和他對視。他對她笑笑;她的心跳到了喉嚨口。
  王子站直身子,迫使她的目光跟著他。
  「我沒想到。」
  「嗯,的確是很難——嗯,我——」莘德沒辦法再盯著他,伸手把機器人拉到身邊。「你的機器人出了問題,是吧,殿下?」
  機器人看起來像剛剛離開輸送帶那般完好,但莘德從它的女性外觀看得出來,這種模組早過時了。然而,它的設計還是很時尚:有一顆光滑的球形頭頂、梨形身材,以及光澤的白色漆面。
  「我沒辦法啟動她。」凱鐸王子說道,看著莘德檢查機器人。「她一直運作得很好,然後有一天就突然不動了。」
  莘德轉動機器人,它的感應燈面對王子。她很高興她的手有例行的工作,嘴巴可以問例行的問題,所以她的大腦不會失去控制,也不會心慌意亂。
  「以前她出過問題嗎?」
  「沒有,以前皇家技師每個月會做例行檢查,這是她第一次出了真正的問題。」
  凱鐸王子俯身向前,從工作檯上拿起莘德的金屬小腳,好奇地在手掌中翻轉。
  莘德很緊張,看他凝視裡頭布滿的電線,撥弄靈活的腳趾關節。他用自己過長的運動衫袖子擦掉其中一處污跡。
  「你不熱嗎?」莘德說道,說完就後悔了,因為他的注意力立刻轉移到她身上。
  有那麼一會兒,王子看起來似乎很難為情。「熱死了,」他說,「但我不想引人注目。」
  莘德想告訴他,這沒用的,但想想還是算了。她的鋪子沒有一大群女孩圍著尖叫,證明這招可能還是有用。他不想被瘋狂追逐,就只能穿得神經兮兮的。
  莘德清清喉嚨,注意力重新回到機器人身上。她找到那個幾乎看不見的卡榫,打開背部的面板。
  「為什麼不找皇家技師修理?」
  「他們嘗試過,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有人建議我把她帶來找妳。」他把腳放下,望向貨架上那些陳舊的零件,有機器人、懸浮車子、網路螢幕、掌上螢幕的,還有生化機器人的零件。「他們說妳是新北京最好的技師,我還以為會是一個很老的男人。」
  「是嗎?」她喃喃地說道。
  他不是第一個表示驚訝的人。她的大部分客戶都無法理解一個十幾歲的女孩怎麼可能會是城裡最好的技師,而她也從來不宣傳的。越少人知道她是生化機器人越好。如果整個市場的店家都用常莎莎那種不屑的眼光看她,她肯定會發瘋。
  她用小指把機器人的電線移到一邊,「有時候,故障的原因就只是因為老舊。也許該是把它升級到新模組的時候了。」
  「恐怕不能,因為她內存了最高機密,事關國家安全,我得趕在別人之前把它取出來。」
  莘德停下手指的動作,瞟他一眼。
  他和莘德足足對視三秒鐘,才扯動唇角。「我只是在開玩笑。南西是我的第一個機器人,我對她有感情。」
  莘德的視覺接收器一角閃過橙色光芒,她的機械眼睛捕捉到了一些東西,雖然她本身並沒察覺到:王子吞了口口水,眼睛很快的一眨,下巴繃緊。
  她已經習慣這種小小的橙光,它經常出現的。
  這意味著有人說謊。
  「國家安全,」她說,「很有趣。」
  王子歪了歪腦袋,彷彿挑戰她敢不敢反駁。一綹黑色髮絲掉到他的眼睛面前。
  莘德別開目光,「圖特八點六模組。」她閱讀著塑膠顱骨面板上的模糊字樣。這個機器人有二十年了,對機器人而言算老了。「她看起來是在初始狀態。」
  她舉起拳頭,咚一聲對機器人的腦袋一側給了一拳,在它翻下桌子前抓住。王子嚇了一跳。
  莘德把機器人擺回去,打開電源,但沒用。「這麼做通多會奏效,簡直讓你驚訝。」
  王子尷尬地笑一聲,「妳確定妳是靈莘德?那個技師?」
  「莘德!我拿回來了!」伊可從人群中如風似的滑向她的工作檯,藍色傳感器閃著光。她舉著一隻鉗子手,把一隻鍍鋼的新腳砰一聲擺在桌子上,就在王子的機器人旁邊。「和舊的比起來,狀況簡直好太多,只用過很短的時間,電線看起來也很吻合。此外,我只能把賣家要求的價錢殺到六百個國際幣。」
  莘德一陣慌張。她用僅有的一隻人類的腿平衡著,從桌子上奪下那隻腳,放到身後。「幹得好,伊可,阮世福會很高興能替他的護衛機器人換隻新腳。」
  伊可的傳感器變暗,「阮世福?我不懂。」
  莘德擠出一個笑,指指王子。「伊可,這是我們的客戶。」她壓低聲音,「王子殿下。」
  伊可轉頭,傳感器對著王子,他要比她高三英尺。她的掃描儀認出了他,「凱鐸王子,」她金屬的聲音嘎嘎說道,「你本人看起來更帥。」
  王子笑了,但莘德的胃尷尬地一沉。
  「夠了,伊可,進來。」
  伊可聽話,掀開桌布,從桌子底下鑽進去。
  「妳不會每天都碰到這麼說話的機器人的,」凱鐸王子說道,靠在鋪子的門框上,好像他經常帶機器人來市場似的。「妳自己替她寫的程式?」
  「信不信由你,她一直都是這種德性。我懷疑程式有錯誤,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的繼母能這麼便宜地買下她。」
  「我的程式沒有什麼問題!」伊可在她身後說道。
  莘德望著王子,他的笑讓她瞬間呆掉。她低下頭,臉藏在他的機器人身後。
  「妳怎麼看?」他問道。
  「我需要診斷一下,需要幾天,也許一個星期。」莘德把一縷頭髮挽到耳後,坐下來讓腿休息一下,一邊檢查機器人的內部。她知道坐下來很失禮,但王子似乎並不介意,因為他踮起腳尖,看著她手上的動作。
  「需要預先付款嗎?」他把左手手腕朝她伸去,裡頭嵌著他的身分晶片。
  但莘德戴著手套的手向他一揮,「不用,謝謝你。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凱鐸王子一副要抗議的樣子,但環顧左右,垂下手。「過節前修不好吧?」
  莘德關上機器人的面板,「我不認為這跟過節有什麼關係,但我還不知道她出了什麼狀況——」
  「我知道,我知道。」他放下腳後跟,「我只是問問。」
  「修好之後,我要怎麼和你聯繫?」
  「給宮裡發一個訊息。或者下一個週末妳會在這裡嗎?我可以過來。」
  「哦,會的,」伊可從鋪子後說道,「我們每一個開市日都在。你應該再過來,這就太棒了。」
  莘德的眉頭一皺,「你不需要——」
  「這是我的榮幸。」他禮貌地點頭告別,同時拉下帽子遮住自己的臉。
  莘德也點了點頭,她知道她應該站起來,鞠個躬,但怕自己會站不穩。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她望向廣場。人潮如水,沒有人留意王子,莘德這才放鬆。
  伊可走到她的身邊,她的金屬鉗子捂住胸口。「凱鐸王子!快檢查我的風扇,我覺得我要過熱了。」
  莘德俯身拿起自己的新腳,把上頭的灰用工作褲擦了擦。她檢查了一下,很高興她沒有刮壞它。
  「妳能想像牡丹聽到這件事會有什麼表情嗎?」伊可說道。
  「我可以想像她會怎麼尖叫。」莘德又一次掃視人群,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她迫不及待要告訴牡丹了。王子本人耶!她突然笑了,真是不可思議,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這實在——
  「哦,天啊。」
  莘德的微笑消失,「怎麼了?」
  伊可用岔開來的手指指著她的額頭,「妳的臉上有一處油污。」
  莘德用手抹了一下,「妳在開玩笑吧?」
  「我很確定他不會注意到。」
  莘德放下手,「有什麼關係?來吧,幫我把這個弄一下,搞不好又有哪一個皇室成員要來了。」
  她把自己的腳踝放在另一隻腳的膝蓋上,開始連接五顏六色的電線,不知道王子有沒有發現。
  「像手套一樣合身,對吧?」伊可說道,拿起一把螺絲,等莘德把它扭進鑽孔裡。
  「真的很好,伊可,謝謝妳。希望艾德莉不會注意到。如果她知道我花了六百塊國際幣買一隻腳,她會殺了我。」她上緊最後一根螺絲,伸直腿,讓腳踝往前、往後,扭動腳趾。有點僵硬,神經傳感器需要幾天時間才能適應老舊的線路,但至少她不會一跛一跛的了。
  「太完美了。」她穿上靴子,發現伊可的鉗子手鉗住她的舊腳。「妳可以把這個垃圾給扔了——」
  一聲尖叫鑽進莘德的耳朵。聲音到達她音效接收器的臨界高峰,她縮了一下身體,然後轉向聲音來源。市場一片沉默,改為玩捉迷藏的孩子們,從鋪子間的藏身地點偷偷溜出來。
  那是麵包師常莎莎的尖叫。莘德疑惑地站著,然後爬到她的椅子上,望向人群。她發現鋪子裡的莎莎站在放甜麵包和肉包子的玻璃櫃後面,呆呆地看著自己伸出的雙手。
  同時,莘德用一隻手摀住鼻子。廣場上的其他人也發現了。
  「傳染病!」有人喊道,「她得了傳染病!」
  街道瀰漫著恐慌,母親們抱住孩子,拚命遮住他們的臉,匆匆離開莎莎的鋪子。所有店家嘩啦啦關上鐵捲門。
  桑多尖叫著衝向他的母親,但她伸出手攔住他。
  『不,不,別靠近。』
  隔壁店鋪的主人抓住男孩,把孩子摟在脅下跑開。莎莎又喊了什麼,但嘩然的鬧聲把她的話淹沒。
  莘德的胃一陣翻騰。她們沒辦法跑,否則伊可會在混亂中被踐踏。她屏住呼吸,伸手去拉鋪子角落的一個繩子,讓鐵門落下。黑暗籠罩她們,只有地上透進一點日光;水泥地板升起一股熱氣,瀰漫在令人窒息的狹小空間中。
  「莘德?」伊可喊道,機器聲音中透出一股擔憂。她的感應器閃動,藍光照著鋪子。
  「不要擔心。」莘德從椅子上跳下來,拿起桌子上一塊油膩膩的抹布。尖叫聲已經淡出,鋪子裡一片寂靜。「她穿過廣場了,我們不會有事。」但她朝向牆邊的貨架,蹲了下來,用抹布遮住她的鼻子和嘴。
  等待的同時,莘德盡可能呼吸得淺一些,直到兩人聽到警笛聲到來,帶走莎莎。

...尚無評論...

月族四部曲套書(The Lunar Chronicles1-4 )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瑪麗莎.邁爾Marissa Meyer
出生並成長於華盛頓州塔科馬市,於太平洋路德大學獲得創意寫作學士學位,當擔任過出版社編輯,現為全職作家,和丈夫住在塔科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