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君許諾,傾三生(盒裝/上、下冊不分售)(限制級)
    作       者 時起雲
    系  列  名 華文情慾小說大賞
    書       號 119007
    發行日期 2016/3/29
    定       價
    500元
    購買數量


每套皆附贈(許諾 ‧ 三生)著色紀念圖卡一套(6款)

悅閱小說市集X耕林出版社 聯手打造
【2016全球華文情慾小說大賞】
勇奪銀賞作品


驚心動魄的追尋,血脈僨張的情慾,
鋪就而成扣人心弦的三世情愛……


◎作者精挑書中6處經典場景→動心回味!
◎人氣畫家遙星黑靈氣繪製→絕美呈現!
◎收藏原始黑白線條版→體會原汁原味的感動!
◎結合心中想像,親自動手上色→獨一無二的經典收藏!


 ※獨家加碼收錄:實體書特典番外篇

「離姬,這世我負妳,來世定不負。」
「皇上,但願臣妾來世化為蝶,您做那朵牡丹花。」

「瑟瑟,我必以十里紅妝迎妳。」
「你可是當真?」

「瑟瑟,跟我回去,只有妳是我的妻。」
「我不要了……」

猶記得那夜與她寢榻纏綿曾許諾,
她卻在幽冥道上毀約。
是怎樣的恨,直到死了,還要心心念念?

從來,沒有人,沒有神,也沒有靈,敢在幽冥道毫無顧忌,放肆而為,
而他,為了她,不顧自身元神損壞,也要放手一搏!

三世輪迴,他不惜毀天滅地,
只為奪取那顆專屬於他的真心!
 

PS:限制級書籍,需年滿18歲才能購買哦~~


       幽冥道遠,曉波忘川清涼地滑過彼岸灼灼冥土,靜謐恬淡,但卻撫不平焦土底下魂魄們炙熱痛楚的哀鳴。直到那抹孤獨的身影出現,一切歸於寂靜。
  那個人生前斬殺的人魂不知凡幾,那魂魄們依舊恐懼,陷入靜默,不敢再出丁點聲響。
  忘川奔流濺起澄澈水珠,銀光閃動中映出那縷淺紫泛著明黃色氤氳的幽魂,猶帶著生前狂霸氣息,遠飄而來,卻倔強地立在彼岸,不肯跨過那座銀骨搭建的奈何橋。
  「她沒有留話給朕?」男人低醇的嗓音微喃。猶記得那夜與她寢榻纏綿曾許諾,來世為蝶朕為花。她卻在幽冥道上毀約。真有那麼恨朕?又是怎樣的恨,直到死了,還要心心念念?
  「沒有。」身著黑面素衣的佝僂老人,啞聲鄙如墨鴉,冷淡不帶情緒,甚至操著命令的語氣,對那抹飄搖的男魂道:「喝!一世糾纏因緣苦,六道輪迴累世果,來世諸忘惱恨消。」
  「朕不願。」男人咬牙怒視,嗓音幽寒冷冽帶著威勢,像是詢問卻不容質疑地說:「孟婆,朕今世安疆勵治之功業所累積的福德可換否?。」
  「雖是為天下蒼生,亦是殺人如麻,功也,業也。即便生時天子,死時僅是一縷幽魂,無高下分別。」孟婆遞上一碗清澈湯水,再也不語。
  「朕……」男人擰眉,伸出長臂扣住孟婆的頸項,魂魄氤氳飛旋而起,像是人間夏日海上吹起的暴風,滿身狂氣,紫光陡現,瞇起鳳眸低吼:「朕要以天下功業,換得與她相隨!從頭來過!」
  即使頸脖已讓男人掐凹就要折斷,孟婆淡漠的眼神依舊。但陰兵見狀一擁而上,兵刃相向。
  孟婆在此刻足尖輕點,竟不似老人,身輕如燕,飄到了數丈之外。
  男人單手劈落陰兵頭顱,奪過長劍,以一抵百,奮起血戰。
  但魂魄不會流血,陰兵的長劍指過,魂魄只會碎如紙花,記憶剝散之苦令魂魄痛徹心扉,立時不能再戰。
  隨著陰兵的刀劍劈落劃破,男人眉頭連擰起都沒有,即使魂魄開始殘破,猶自堅持。
  從來,沒有人,沒有神,也沒有靈,敢在幽冥道毫無顧忌,放肆而為,不顧自身元神損壞也要放手一搏。
  「住手!」就在男人魂魄破碎如煙,幽冥的風即將將他一吹而盡時,一聲淒楚焦急的聲音響起。
  黑紗向後翻飛,佝僂身影如皮開肉綻,片片剝落於幽冥灼灼土地上,轉瞬化為焦紅的塵土。
  有如破繭而出的蝶,女人纖透如玉,瑩白如雪,伸手攬住了那縷男魂。她帶著淚,空著的那隻手,拚命地張開五指,撈取在幽冥道上飄飛的男魂記憶,卻捉不住指間流逝的片段煙雲。
  「瑟瑟……」男人的嗓音不復清越,低聲呢喃淡如薄紗縹緲,音如風,卻飽含著難以說清道盡的情緒。
  「我願意,我願意以我在幽冥界擔任一甲子孟婆的功德與來生福德,換取他魂魄不滅,一世安泰。」名為瑟瑟的女人仰天長嘯。
  銀光乍現,由她體內迸出,直指天際,衝破了幽冥界層層疊疊晦澀的雲霧,深至不知處。 

  • 發表人:宜靜
    發表時間:2016/6/5 下午 04:02:25

    封面簡單俐落,內容精彩豐富! 書中每一個章節都深具巧思的賦予詩情畫意又貼切的名稱,以真實歷史為背景,譜出了一段段刻骨銘心的愛戀,世代輪迴間因巧妙的安排,所有人事物皆有了密不可分的關係,情感的描寫既細膩濃郁又直接大膽,劇情高潮起伏不斷,環環相扣的故事發展緊張刺激,令人看了欲罷不能~

君許諾,傾三生(盒裝/上、下冊不分售)(限制級)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時起雲,坐看雲起時。文字如刃,筆若刀鋒,覆以七情六慾,縱筆行書寫風月,透墨丹青描人生。常言: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何妨斜臥醉插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