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默盼君歸處(限制級)(全一冊)
    作       者 黑白劍妖
    系  列  名 華文情慾小說大賞
    書       號 119011
    發行日期 2016/3/2
    定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悅閱小說市集 X 耕林出版社 聯手打造

【2016全球華文情慾小說大賞】

人氣作者 黑白劍妖  非典型總裁包養作
PTT鄉民大推:天然呆&傻白甜……激情地搞笑無誤!


她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演員,不敢奢望能成為巨星,
更不願因圈子中的潛規則而沉淪,
直到她二十歲生日那天,一個惡意的陷阱,
終究讓她陷入身不由己的愛慾漩渦之中,
愛不得、不能愛、不敢愛,
於是,她只能放縱壓抑的慾望來麻痺自己,告訴自己,
這不是愛,只是一場激情的交易……

※不要被虐虐的文案騙了,
其實是兩個天然呆有點傻白甜的搞笑故事,無誤!

PS:限制級書籍,需年滿18歲才能購買哦~~

 


【天然呆&傻白甜的激情初相遇】
 
  一輛銀灰色賓利緊急煞車,只差一點點就撞上顧盼汝了,保險桿幾乎貼上她的小腿。
  顧盼汝嚇得腦子瞬間一片空白,面色發白的呆立在車頭前面,追出來的許少也嚇了一大跳,愣在原地。
  「幹什麼?想找死啊!」沈謙從車窗伸出頭來朝她大罵,也是給嚇得驚魂未定。
  顧盼汝回神,回頭看見許少又追了過來,他的臉色更難看了,她下意識慌張衝到車窗邊,向沈謙求救:「先生,求你帶我離開這裡!」
  沈謙愣了愣,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沒料到這個險些撞上他車的女人會向他求救,現在是演到哪一齣了,英雄救美?
  「拜託!」顧盼汝哀求道,驀地感到一陣頭暈目眩,身體晃了一下。
  「快過來,別鬧了。」許少已經走到她身旁,正要伸手拉她。
  「打開車鎖讓她進來。」坐在副駕駛座的羅小億突然開口說道。「妳快進來!」
  顧盼汝閃躲開許少伸來的手,打開車門坐進去。
  「嗨,許少。」沈謙對站在車門旁的許少打了聲招呼。
  「你好,沈先生。」許少收斂難看的表情微笑回禮,若無其事的說:「不好意思,她是我女朋友,我們之間有點誤會,請讓她下車。」
  「是嗎?我問一下。」沈謙轉頭問後座的顧盼汝。「妳是他女朋友嗎?」
  「不是!」顧盼汝喊道,身體莫名發熱,暈眩感更重,意識開始迷濛起來。
  「她說不是,想來許少的女朋友太多,搞錯人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沈謙懶得跟他廢話,關起車窗揚塵而去,然後不太高興的問羅小億:「幹嘛讓她上車?」
  「她和我是同劇組的演員,她遇到困難當然要幫她。」
  「說不定她真的是許為傅的女朋友。」
  「你看像嗎?」
  「不像。」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羅小億回頭問顧盼汝,她們雖是同一部劇的演員,但一起出鏡的場景沒幾幕,而且都是和一群人一起演,只記得她飾演一個富家女,和陳佳薇的角色是好朋友。
  顧盼汝的意識已模模糊糊的了,聽不清楚她說的話,全身軟綿無力,體內卻彷彿燃燒起一把無名火。
  「阿謙,她的樣子怪怪的,不太對勁。」羅小億擔心的看著她。
  「可能被灌了太多酒吧。」沈謙從後照鏡瞥她一眼,看她臉面發紅,雙手抱著自己蜷成一團,渾身瑟瑟發抖,他絕對不會說她可能被下藥了。
  「妳住在哪裡?我們送妳回家。」羅小億再問她。
  「回家……我好想回家……爸爸……我想回家……媽媽……讓我回家好嗎……」顧盼汝神智不清,喃喃囈語。
  「既然問不出來,等一下我找個地方把她丟下去。」沈謙說。
  羅小億白他一眼,當機立斷:「帶去你家。」
  「不行。」沈謙嚴正拒絕。「我才不要照顧喝醉的女人。」
  「誰要你照顧她了,只是讓她在你家休息一夜就好。」
  「妳的意思是,我可以去妳那邊過夜?」
  羅小億再白他一眼,俏臉微紅。「我有說你不可以去嗎?如果你不想讓她睡你家,那就讓她睡我那邊好了。」
  「我馬上把她帶回去!」
  蜷縮在車後座的顧盼汝神智昏沉,只感覺身體愈來愈熱,一股異樣的躁動在體內流竄,如火焚燒著她。
  被安置在某人的床上時,她已經被來源不明的藥給折磨得痛苦不堪,不知該如何做才能舒緩與解脫。
  沈謙匆匆丟下她,迫不及待的再度離家,喜孜孜地奔向他期待已久的溫柔鄉。
 
  ☆☆
 
  沈謙剛離開沒多久,跟他同住的弟弟就回來了。
  沈默皺著眉,漠然看看躺在他床上的女人,走出房間,掏出手機,等對方接通時,劈頭不快的問道:「沈謙先生,請問在我床上的是什麼東西?」
  「沈默先生,我怎麼會知道你床上有什麼東西?」沈謙假裝不知情,他故意把顧盼汝丟在弟弟的床上,很想看看這個死面癱會有什麼反應。
  「那個女人是怎麼一回事?」沈默平聲直問,懶得跟他說廢話。
  「女人?我們家被小偷入侵了?」沈謙故作驚訝的反問他。
  「是嗎?我馬上報警。」沈默認真回道。
  「別!」沈謙趕忙阻止他。「我承認人是我帶回去的,你千萬不要報警。」
  「為什麼放在我床上?」沈默的語氣非常不悅,沈謙明知他有點潔癖,竟敢把來路不明的女人丟到他床上。
  「她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我不是今天生日。」
  「哦,那就是你是我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她今天生日?」
  「不知道,我跟你說,她……」
  沈默面無表情的按下結束通話鍵,跟笨蛋說話簡直浪費生命。
  放下手機走回房間,正想連人帶被把佔據了他床的女人掀下床時,床上的女人發出一聲低微呻吟。
  宛如貓爪子輕輕抓過耳朵,搔得人癢癢的。
  沈默頓了下,瞥向緊緊扯住被子的女人,見她不自覺的蠕動身體,難受的磨蹭床單,再次發出好像很痛苦的呻吟。
  「下來。」沈默扯動床單,想直接把她連同床單扯下來,一點都不想碰到她。「不要吐在我床上。」
  顧盼汝吃力睜開眼睛,視線矇矓的看向他,陡地受驚般睜大雙目,抓著被子彈坐起來,慌亂無措的向後退卻,如一隻警戒而恐懼的小貓,歇斯底里的對他大叫:「你是誰?走開!不要碰我!」
  「我不會碰妳,妳可以走了。」沈默冷冷再道。
  顧盼汝沒聽清他說什麼,死死抓住被子不放,恐懼的蜷曲成一團,陡不期然,體內陌生的熱潮更加洶湧,狠狠地吞噬她的理智。
  「熱……好熱……為什麼會這麼熱……」她喘息著拉扯身上的衣服,躁熱不安的扭動身軀,渾身難受得要死,體內某種不可告人的慾望不停侵襲著她,好想獲得解脫。「唔……好難受……」
  被下藥了?沈默再度皺眉,他相信沈謙不可能會對女人下藥,生日禮物根本是扯蛋。
  想英雄救美卻沒救到底,還把爛攤子丟給自己的弟弟處理,沈默覺得自己有這種不負責任的混帳哥哥,實在是一件特別可悲的事情。
  那個不負責任的混帳哥哥正摟著心愛的人溫存,羅小億還是不放心的問他:「把她放在小默的床上沒問題嗎?」
  「放心,我一直懷疑他不是性冷感就是性功能障礙,不會對她怎麼樣的,親愛的,妳不專心哦。」
  「嗯……別……別親那裡……」羅小億伸手去推埋頭在她雙腿間又舔又吸的男人,難耐的快感令她顫慄。「夠了……快進來……」
  一邊是春色無邊,一邊是水深火熱——
  沈默真想掐死自己的哥哥。
 
  ☆☆
 
  「嗯……」
  顧盼汝發出一聲難耐的呻吟,渾身火燒火燎,因驚嚇而稍微恢復一些的理智再度淪陷,在蠕動磨蹭間踢開被子,T恤下襬向上捲起,露出纖細的腰和臀部大腿。
  她本來穿牛仔褲,羅小億為了讓她舒服一點,幫她把牛仔褲脫了,下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內褲,於是便幾近半裸的給陌生男人看光了。
  沈默的表情無絲毫波瀾,菜市場賣的阿婆內褲一點都不性感,再次確定她不是什麼禮物,而是那個混帳哥哥的惡作劇。
  沈謙從小就喜歡捉弄他,逗他生氣,可大多時候都失敗了,直到有一回,十六歲的他冷眼瞥了瞥已二十歲的沈謙,說:「你真幼稚。」
  沈謙大受打擊,從此才稍微消停,可偶爾還是會想捉弄一下弟弟,當做生活調劑,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大男孩。
  沈默總是在心裡默默原諒哥哥,因為沒必要和笨蛋認真,這回也是,想著怎麼應付眼前的景況。
  床上的女人臉面潮紅,額頭滲出細細的汗珠,沾溼了頭髮,連身體皮膚都泛出淡淡粉紅色。
  看來是誤食了藥性很強的春藥,他猜測有可能是加在酒裡,酒精促使藥性更加強烈。
  他冷靜分析著這個女人的可能遭遇,考慮要把她掀下床?還是拖下床?還是踢下床?還是就這樣讓她繼續在他的床上,像隻蠕動的竹竿蟲,不停磨蹭昨天才換上的乾淨床單。
  「熱……好渴……」顧盼汝覺得口乾舌燥,本能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沈默轉身走出房間,進入廚房,倒了一杯冰開水回來,杯緣抵在顧盼汝的嘴邊。「喝水。」
  顧盼汝感到嘴唇一絲涼意,冰涼的液體流進雙唇之間,她張開嘴,嚥下更多的水,滋潤了乾渴的口腔,但她想要更多,下意識抬手抓住沈默的手。
  她的手心很熱,滲出少許汗水,熱燙燙地包裹住沈默的手。
  沈默皺著眉想將手抽出來,他不喜歡被陌生人觸碰,而且他喜歡清涼乾爽的感覺,這個女人太熾熱、太潮溼,帶著一種黏稠的情慾……
  男人是種一旦聯想到「性」,便可能會有感覺與反應的動物,雖然他的性反應向來比一般男人遲緩,有人稱之為慢熱,可眼下飽受春藥折磨的女人如一朵盛開的花朵,招搖著誘惑的豔麗,他幾乎能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情慾味道。
  曾經有科學家指出,打哈欠和情慾這兩種人類本能,在人與人之間最具傳染性與煽惑性。
  沈默的眼神微微一闇,鼠蹊部慢慢泛起熱度,有了生理反應。
  他用力抽出手來,半杯水不小心灑上顧盼汝的胸口,溼濡的白色綿薄布料貼在她的皮膚上,女性胸部的曲線明顯起伏,隱約可見粉紅色的胸罩。
  他移開視線不想再去看顧盼汝,卻抑不住生出一絲煩躁。將水杯放在床頭几上,他開始在床邊走來走去。
  每當發生或出現無法掌控與預測的事物時,他就會變得異常焦慮,他的家人以為他這情況已隨年紀的增長而痊癒,其實並未完全消失,因為他隱藏得很好,而他確實也很久不曾出現這種焦慮感了。
  顧盼汝感到非常疲倦,卻被無休無止的慾火反覆煎熬,如同一隻烤架上的魚翻來覆去,生死不能,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嚶嚶啜泣聲夾雜喘息與呻吟,情色的氣味更重了。
  沈默被這A片似的聲音擾得心煩意亂,他停止略顯神經質的踱步,冷眼瞪著顧盼汝,鼠蹊部的騷動讓他感到……蛋疼。
  是真的疼,悶悶脹脹的疼。
  看來如果不解決,他今晚也別想好好的睡了。
  他一旦想要做什麼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這個女人難道不懂如何自慰嗎?沈默先坐在床沿觀察她的情況,見她只會雙腿夾著被子笨拙的摩擦,被單都蹭溼了,依然無法宣洩生理性的慾望。
  伸手推她躺平,他抓著她的手,引導她自己去摸她雙腿間的私密處。
  顧盼汝摸到那溼潤的地方,一陣電流般的酥麻從那裡蕩漾開來,直竄至頭頂,幾乎令她頭皮發麻。
  「嗯啊……」
  就是這裡……她一直不敢碰觸的地方……媽媽說,只有淫蕩的女人才會碰自己的這裡……
  「不行……不可以……」抗拒的縮回手,深藏的潛意識讓她不敢觸碰那累積著所有慾望的地方。
  沈默見她不肯靠自己抒解,啜泣呻吟聲讓他的焦躁感更重了,乾脆將手伸入她的雙腿之間,觸碰溼濡的內褲底部。
  顧盼汝因自我保護的本能而夾緊雙腿,夾住侵犯私處的手。
  沈默不理會她無力的抵抗,彎曲手指隔著一層布料摸索中央縫隙,很快找到包覆在下面的突起點,揉弄起來。
  「啊……啊……」顧盼汝的身體受驚似地彈跳了一下,反應很大,陌生的快感衝擊向她,讓她用力搖晃著頭,雙腿夾得更緊了。「不行……嗯……不行……」
  沈默的手被她夾得動彈不得,不好動作,只好用另一隻手掰開她的腿,露出白皙的大腿內側與內褲包覆的私密處。
  沈默眼神一深,動作變得粗魯起來,盡情揉弄。
  「不要……」顧盼汝顫抖得厲害,渾身發熱無力反抗,身體叫囂著想要更多的刺激,不自覺慢慢張開雙腿,主動磨蹭起沈默的手指。
  那裡更潮溼了,發出女人獨特的動情氣味。
  沈默不由自主的加重呼吸,聞到更多煽惑的女人香,鼠蹊部騷動不已,禁錮在西裝褲下的慾望慢慢充血發脹。
  隔著布料如隔靴搔癢,顧盼汝的慾火被挑逗到高處,卻一直到達不了最終的高潮,反而益加煎熬,求而不得,痛苦難耐。
  沈默也發現光這樣無法幫助她完全抒解,索性將手指從內褲邊緣探進去,那溼黏的觸感令他皺眉,但他發現他並不排斥像這樣觸摸這個女人,只覺得……
  他的蛋更疼了。
 
【經典總裁的包養對白】
 
 
  二人之間靜默著,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索性什麼都不說。
  沈默想,他再如何不懂人情世故,也曉得現在不是提出包養的時機,不過他前幾任女友看的那些總裁小說中,好幾本因為女主角為了要幫家人治病或還債,情不得已之下,只得賣身給男主角或簽訂性愛契約之類的劇情,顧盼汝的現況似乎挺符合這種設定。
  果然藝術創作來自於真實生活,梗老沒關係,有用的梗就是好梗!
  沈大總裁面無表情,旁人絕對看不出來,其實他正腦練著言情小說的情節,想著是否應該帥帥的壁咚她,滿腦子都是各種奇葩總裁的中二台詞,什麼「小傻瓜,想哭我會讓妳在床上哭個夠」、「小東西,妳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或「小妖精,妳這種表情只會讓我更想欺負妳」之類的……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
  他想,除非他瘋了,否則打死說不出口。
  坐在對面的顧盼汝仍沉浸在憂傷中,心想自己的人生好像一部惡俗的電視劇,母女的恩怨情仇什麼的,狗血到不行。
  事實上,現實永遠比戲劇精采。
  顧盼汝覺得剛才想自殺的衝動實在太傻,都說好死不如賴活,人生是自己的,何必為了別人而活。
  從今往後,她應該要真正的為自己而活才對,或許,她應該找個新的生活目標,然而爸爸的病……
  她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而且必需在短時間內擁有,爸爸的病情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思考片刻,牙一咬,她問沈默:「沈先生,你之前的提議還算不算數?」
  沈默頓了下,明白她問的是什麼,他本來想再從長計議,沒想到竟是顧盼汝先提出來,答案肯定是:「算數。」
  簡直求之不得!
  顧盼汝忍不住再問一次:「為什麼想包養我?」
  「從來沒有人膽敢當面拒絕我,妳是第一個。」腦練中的沈大總裁脫口而出……《壞壞總裁人人愛》真他媽要人命!
  她愣了下,見沈默面無表情的說出這句話,唸台詞似的沒什麼抑揚頓挫,一時間反應不太過來,聽起來有點耳熟,好像某些言情小說的對白……
  「真的嗎?」
  當然不是真的,嚴格說起來,他曾經被前兩任女友當面打槍過了。
  要改回「妳是我生命中見過唯一的美好」這類文青台詞嗎?這樣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老爸老媽老哥老姊還有小外甥可能都會哭。
  或「妳媽不愛妳,讓我來愛妳」這種溫情對白?嗯,現實生活果然不能用來實踐藝術創作,說話跟神經病一樣,算了,做人要誠實,他不適合走經典總裁的路線,決定實話實說:
  「因為每次看到妳,我都會蛋疼。」
  「蛋疼?」顧盼汝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我對妳會有性衝動。」
  他直率的話令顧盼汝不由得羞紅雙頰,拿起水杯用喝水掩飾她的難為情,不好意思直視他,雖然他的話幾乎可構成性騷擾了,可是她卻不會厭惡反感,反而心跳稍稍加快。
  「我需要一個固定的性伴侶,妳很符合我想要的條件。」沈默面不改色的再道,也拿起水杯喝水,掩飾他的不自在,莫名感到一絲臊意,下半身某個地方又騷動起來了。
  「那……」臉頰更熱了,心跳又稍稍加快了一點點。「現在也會疼嗎?」
  「嗯。」沈默誠實應了聲。
  顧盼汝心口怦咚怦咚的直跳。
  如果是這個男人,她想,她願意……沉淪一次……
  兩人各自默默喝水,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顧盼汝驀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雖然表情缺乏,但意外的有點可愛,似乎不像外表所見的冷面無情,忍不住開玩笑的再問:「不需要先驗貨嗎?」
  「好。」
  呃,這也回答得太快太果決了吧!
  沈默見她表情詫異,知道她只是隨口開的玩笑話,不給她轉圜的機會,立刻再道:「妳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開玩笑,肉都自個兒跳到盤子上了,不吃他還是男人嗎!?
 

  • 發表人:宜靜
    發表時間:2016/6/5 下午 04:06:12

    妖式幽默性格在書中隨處可見, 書中許多角色都有著獨特的魅力~XD 既在笑中看故事還能學到新詞彙?! 且看名字&真實性格不符的男主, 如何發揮自身魅力來擄獲女人心!

默盼君歸處(限制級)(全一冊)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這次湊熱鬧參加了悅閱的情慾小說徵文比賽,重新喚起沉睡許久的少女心,熱愛老梗,有著想寫虐戀情深卻總是不小心寫成搞笑甜文的笨蛋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