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303室帥哥軍團-3(網路劇名:澀世紀傳說)
    作       者 于佳
    畫       者 忍冬の魚姬
    系  列  名 拉芙兒-008
    書       號 105008
    發行日期 2007/9/2
    定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羅蘭德學院的303寢室內,住著三個校園風雲人物--
一個最俊美的王子、最邪惡的惡魔,和最陽光的牛仔,
在歷經許多考驗後,三人成了最佳盟友,
也成為學院裡最受歡迎的「三騎士」!
但,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頭等著他們——
這學期羅蘭德學院「騎士大聯盟」活動火熱展開!
誰是「最受歡迎騎士」?誰是學生心目中最完美的男生?
這答案成了學院裡人人最關心的話題;
然而,在此同時,竟引發了一連串的風波,
讓卓遠之、戰野、度天涯的騎士情誼瀕臨決裂,
以往和諧的303室,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大考驗!
 

 

One

  細長的眼從震驚中恢復常態,宇文寺人冷冷地盯著卓遠之。
  這傢伙果然是個惡魔,竟然想用這種方式讓他出醜!
  他絕不會輸給學院黑勢力的代言人,絕不會!
  「好的,我參加。」
  「太棒了!」
  柯柯高興地跳了起來,她正好可以藉這個機會,和她的宇文部長培養培養感情。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將她的表情收在眼底,梅忍禮內心深處湧現出點點失落。
  柯柯對宇文寺人的種種,他一一看在眼裡。
  為什麼……
  為什麼她的目光只飛在天空,永遠都不會停在他身上呢?
  當事人之一的宇文寺人根本沒將柯柯的反應放在心裡,他寒冷的目光只追蹤著代表著惡魔的黑色。
  「你呢?該是你作決定的時候了。」
  站起身,卓遠之微笑的黑瞳對上他的。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履行我的承諾,我也很想知道,你這個校紀校規的維護者和我這個破壞者,哪個在羅蘭德這所充斥著騎士精神的學院裡,更受歡迎?」
  敲定兩個,還剩下另外兩個,柯柯決定先從戰野身上下手——
  「知道嗎?這次『騎士大聯盟』評選出來最受歡迎的美男子,將獲得兩張日本來回機票哦!」
  「我參加!我參加!」戰野立刻舉雙手雙腳要求參加。
  開玩笑!
  去日本耶!
  還是兩張的來回機票!
  把那兩張機票賣了,不知道能賺多少錢?
  他絕對不能錯過這大好的賺錢機會,反正就是露露笑臉,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下子就剩下一個度天涯!
  他修長的手指竄上金髮,順著髮絲的走向,他的心思微微捲曲。
  「來吧!天涯,沒有你,選出來的美男子也稱不上美了。」
  不是恭維,戰野在說實話。
  度天涯那張絕美的臉,的確是人間極品,幸好比的是受歡迎程度,否則他戰野準輸無疑。
  沒有多餘的話語,卓遠之默默地向他伸出了手。
  不再猶豫,度天涯擺出一個絕佳的Pose。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敢有下次,我就解散新聞社——宇文寺人在心中忿忿地想著。
  柯柯裝傻地笑著。
  能讓她的宇文寺人參加﹁騎士大聯盟﹂,這對她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喜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
  眉開眼笑地瞧著四位,她作出進一步的安排——
  「既然都同意參加『騎士大聯盟』,我就來宣佈一下活動安排。在這一週內,你們要全力配合新聞社的計畫,我們會對你們的日常生活進行追蹤報導,也會拍攝一些宣傳照,刊登在校園內的各個地方。
  要知道,這些事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你們,各位美男子能否奪冠,與我們新聞社的宣傳密切相關。總之,請各位多多配合。」
  揉著下巴,度天涯喃喃自語:「我有種自掘墳墓的感覺。」
  卓遠之在意的倒不是這個。
  「這個活動什麼時候結束?」
  他可不希望因為一時興起跟棺材臉開的一個玩笑,而打亂了他的全盤計畫,十二月二十四日,他要飛去英國。
  「我們將評選公佈的時間安排在平安夜,也就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準確地說,是二十五日的凌晨時分揭曉評選結果,連這場晚會的宣傳詞我都想好了,就叫『讓騎士與我同在』,怎麼樣?這個創意不錯吧?」
  柯柯喜悅的眼神,卓遠之再也看不見。他的眉頭緊鎖,一向上揚的嘴角垂了下來。
  這個表情悄悄地撞進了宇文寺人的心中,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困惑的眼神,即使在面對權威的萬任橫主任,他仍保持著那所謂的惡魔風度。
  是什麼打動了他?
  什麼才是他真正的弱點?
  宇文寺人冷漠的臉在好奇的調色下起了變化。
  望著梅菲斯特沉浸在陽光下,望著那團黑色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下,一切是如此的透明,又是那樣的神祕……
 
     Two
  「度天涯,看劍!」
  公主一劍刺去,正中紅心……
  不!是度天涯的心。
  度天涯被佩劍刺到,對手還是這種低級的初學選手,這可是百年難遇的事。
  褪去那層興奮,公主不滿意地拿劍搗了搗他。
  「度天涯,你在幹什麼?為什麼一直都心不在焉?你不把我這個當世擊劍奇才放在眼中是不是?」
  「我哪有心不在焉?」
  他頂了回去,海藍色的眼卻四下張望著。
  「還說沒有!」
  公主火大地揪住他的衣領,奮力搖晃著。
  「度天涯,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的眼、你的心中只能有我一個,否則……否則我吻你嘍!」
  度天涯的視線依舊穿梭在擊劍社透明的大窗戶之間,根本沒仔細辨別她話中的意思。
  他應付地丟下一句:「妳別鬧了!好好練習。」
  「是誰沒有好好練習?」
  公主忿忿然地丟下佩劍,坐在一邊,一聲不吭地喝起水來。
  「喂!你……你為什麼願意做我的擊劍指導?」
  剛才好像有閃光燈亮起的感覺,難道新聞社那幫人連這種地方都不放過?
  度天涯思忖著,同時還不忘應付一下地上的公主——
  「妳問我為什麼願意做妳的擊劍指導?不是妳自己巴上來的嗎?」
  「但你可以拒絕啊!」
  公主微低著頭,下巴抵著純淨水。
  「不是也有其他男生、女生要你教他們擊劍嗎?你還不是都拒絕了。」
  「我不過是習慣了面對妳這個愚蠢的小矮魔女。難道妳不希望我來教妳?」他答著話,目光卻從未停在公主身上。
  他可以肯定新聞社那幫人就在周圍。當了十八年的王儲,這點媒體感應力都沒有,那不是白當了嗎?
  對他的回答,公主有點高興。
  垂著頭,她的笑容溢上眼眶,「我就說你一定有點喜歡我,要不然,你才不會對我這麼特別,是吧?」
  「是啊!我對妳是很特別,我恨不得用一種最特別的方式掐死妳。」
  這個小矮魔女都在想些什麼呢?
  最好還是跟她保持點距離,免得被新聞社的那幫人拍到什麼難以解釋的畫面。
  緋聞對一個王儲來說,可是致命傷!
  這個臭男生,就是這麼不坦率!
  公主別過臉,卻見他的身影越來越遠。
  「你幹嘛離我那麼遠?我身上又沒有長蝨子,難道要我跟你說話都用喊的嗎?」
  「妳就不能不說話嗎?」他的手指習慣性地撩起肩頭的金髮,語氣中有著不耐煩。
  都是那個卓遠之!好好地參加什麼「騎士大聯盟」?害得他也被拖下水。
  不好!身後有個什麼東西正戳著他的腰。
  度天涯驚慌地轉過頭——
  「妳在搞什麼?」
  這小矮魔女居然拿佩劍戳他,她到底在搞什麼鬼?
  公主嘟著嘴,翹著鼻子抱怨起來:
  「今天一整個早上,你根本就沒有把心思放在擊劍練習上,還問我?像你這種行為,是對擊劍運動的侮辱,也是對騎士精神的褻瀆,你要好好反省反省。哼!」
  說著,她還拿劍在他胸前刺了兩下。
  度天涯可不接受她這種「毛手毛腳」的方式,握著劍尖,他撥了回去。
  「別胡鬧!」
  「到底誰在胡鬧?」
  他們就像兩個正在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吵個不停的情侶,考慮到自身的形象問題,再想想就隱藏在門外的新聞社成員,即便在公主如此猛烈的攻勢下,度天涯依然想控制局面。
  「你這個自大、奸詐、膽小、沒品又愛公報私仇,還會起雞皮疙瘩、喜歡人家還死不承認的傢伙,你做錯事還……唔唔唔……」
  最簡單的方式往往是最有效率的,他直接用手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巴,兩具軀體在手與唇的交接下,連在了一起。
  本以為這就算是大功告成,原來,這才是劇目的開始……
  十幾個閃光燈此起彼伏,將整個擊劍社的訓練場,照成了輝煌的戲劇大舞台。
  最佳男主角:度天涯。
  友情客串:公主。
  劇目:王子與公主——偷情大曝光。
  為首的柯柯放下照相機,在度天涯發飆的前一秒退到了門外,瀟灑地伸出手,擺了擺。
  「繼續,繼續,我們什麼都沒看到。」
  匡一聲,大門重重地摔上,原本還握在公主手中的佩劍交到了王子手中,下一刻,它以光速飛向大門方向,直直地插進兩扇合著的門縫中,金屬與金屬在碰撞的過程中,發出刺耳的嗡鳴。
  氣氛頓時陷入壓抑的沉靜,猶可見的是那把佩劍傳遞著用劍者的憤怒,插在那裡的它仍是顫抖個不停,因為這突來的事件,所代表的是丟臉。
  他的臉色好難看!就像是被人從正面揮了一拳。
  公主的心繃得緊緊的,顫巍巍地望著他,小小聲地問道:「剛剛……剛剛那些閃光燈,是衝著……衝著你來的嗎?」
  「妳以為妳這個假公主有那麼大魅力嗎?」
  度天涯的怒氣毫無疑問地發洩在她身上,話一出口,海藍色的視線接觸到那退去固執後的脆弱。
  他煩躁地抓抓金髮,訥訥地嚷著:「我是說……」
  公主不說話,走下擊劍場地,一直走向閉合著的大門。
  她要取回她的佩劍,那才是屬於她的,那才是她可以握在手中的。
  站在那裡費力地拔著劍,她很努力,可惜劍插得太深,任她用盡全力,還是拔不出。
  她的蠻勁上來了,兩隻手握著劍柄,腳蹬著門,拿出吃奶的力氣。
  如果度天涯可以看清她臉上的表情,就會明白,她不是在拔劍,是在拔出心中的刺。
  好不容易,劍拔了出來,慣性使然,握著劍的她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妳沒事吧?」他著急地喊了出來。
  訓練了十八年的紳士風度要他去扶起她,偏在這時候,他聽見了她的拒絕——
  「我沒事,我自己可以起來,你站那兒就好。」
  她竟然連他的反應都能猜出,是太瞭解,還是太在意?
  望著她蜷縮在地上的身影,他突然覺得她好小、好弱。
  這個小矮魔女啊……
 
    Three
  午後的特洛亞酒吧客人並不多,穿著侍應生制服的戰野踩著滑板來來回回,不停地收拾著桌椅,臉上依舊是燦爛如斯的笑容。
  他還真是個快樂的大男生!
  老闆走過來,順勢摟住了他的肩膀。
  「戰野,聽說你參加了學院的『騎士大聯盟』?怎麼樣?有信心獲得『最受歡迎騎士』稱號嗎?」
  戰野的腦袋晃得像杯中的酒。
  「開玩笑!前面有絕美型的高貴王子打頭陣,後面又有惡魔級的帥哥騎士掃尾,就算我左衝右突,也出不去啊!」
  「別對自己沒信心嘛!你很有潛力啊!」
  老闆對這個夥計可是滿意得不得了,人勤快,長得又帥,性格還爽朗可愛。要知道,酒吧裡有一批女性顧客,就是衝著他來的。
  「戰野,你就像一簇陽光,可以輕易照進任何一個陰暗的角落。你有足夠的力量將快樂傳遞給身邊的每個人,這就是你的獨到之處,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魅力。」
  戰野甩甩短得根本甩不開的棕色短髮,頑皮的手爬上了老闆的肩頭。
  「哇!老闆,說得我都快笑歪了。既然你都這樣誇我了,我也要自覺一點,剩下的這幾張桌子就我來擦吧!你老人家坐一邊休息休息。」
  「我哪裡老?」
  老闆不服氣地給了他意思意思的一拳。
  「我不過是比你大了十二歲,在女性眼中,正是最成熟、最有魅力的男人呢!」
  「是哦!是哦!」戰野忍不住糗他,「魅力老闆,你能不能為我加薪水啊?」
  「你又想敲我竹槓?」
  兩個人玩笑地打鬧著,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好兄弟。
  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閃光燈照亮了偏暗的酒吧間,閃得戰野眼睛都睜不開了。
  「非常好!兩個人再靠近一點……戰野,你的手最好能放到這位大叔的胸上……對!就是這個樣子……棒極了!」
  戰野的神經系統尚未恢復正常,他只是機械地按照客人的需要做著服務,將寬大的手掌放到老闆的胸前。
  老闆也不知道這是在做什麼遊戲,只是配合地露出笑臉。
  柯柯一邊安排動作,一邊迅速地按下快門。
  「再做出撫摸的動作就更好了……這就叫『戰野與他的他』,這麼火辣的照片真是夠勁爆!只是不知道明天有多少女生會哭紅眼睛,不過就是這種戲劇性的衝突才好玩嘛!」
  等等!
  她在鬧什麼?
  一個不得了的辭彙在戰野慢半拍的腦中炸了開,他的手像被燙到似的,整個人迅速跳開。
  「柯柯,妳在幹嘛?」
  他應該問的是:我這是在幹嘛?
  柯柯不在乎地撇撇嘴,「這是你參加『騎士大聯盟』的宣傳照啊!我想要以一個主題命名一組照片,你的就叫……就叫……『他與他的故事』好了,我會注意兩個都用男性的『他』哦!」
  「妳在玩什麼花招?我怎麼可能是同……」
  他說不下去了,恨恨地瞅著那個討人厭的丫頭片子。
  她要是男生,他早就將腳下的滑板砸過去了!
  柯柯才不管他是不是快氣炸了呢!她已經得罪了一個度天涯,才不在乎是否會多戰野一個。
  她現在滿腦子只想到兩件事,一是如此驚人的消息,一定會讓校報的銷售量猛增;另外,這樣的緋聞一傳,除了卓遠之和身為學生會副主席卻是個花花公子的宇文浪,羅蘭德學院已經無人能和她的宇文寺人相抗衡了。
  至於卓遠之嘛……她早就想好了戰略戰術,相信很快就該有看頭了。
  剩下一個宇文浪,看在他是宇文寺人堂兄的份上,就放他一馬。反正那個見到女生就擺出一副種馬臉的傢伙,絕對不會有多少人支持。
  她已經開始幻想自己和宇文寺人,捧著「最受歡迎騎士」的獎盃合影的美妙情形了。
  所以,所有阻擋她美夢的人——
  死!
  哈哈哈哈……
 

...尚無評論...

303室帥哥軍團-3(網路劇名:澀世紀傳說)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縱橫華人小說界之超級作家,擁有多年寫作經驗的她,輕鬆愉快的筆調、天馬行空的搞笑手法,讓讀者看了其作品總忍不住捧腹大笑,使其在校園青春小說界,穩居搞笑小天后之地位,深受年輕讀者的喜愛。
代表作:《303室帥哥軍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