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死者之證3 - 時間的祕密(完)
    作       者 蕭珊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D小說-007
    書       號 116007
    發行日期 2014/9/26
    定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史上最天才之犯罪心理學家 龔克
挑戰陳年舊案+連環命案的艱鉅謎題


小說劇情成真,
身陷其中的天才犯罪心理學家,
能夠破解幕後黑手的安排,徹底改寫結局嗎?


懸疑推理小說重磅實力新星 蕭珊
今年最吊人胃口的懸疑推理小說<死者之證>最終解謎!


所有發生的案件,似乎都跟著一部暢銷小說的劇情內容進行。

關係人一個接一個的從密室消失,
又一個接一個的毫髮無傷地再度出現。
這些人對於失蹤期間完全沒有記憶,
就像記憶突然被掐斷了般。

緊接著,這些人又一個接一個的死亡。
死因盡皆不同。

小說的掛名作者,並非真正執筆人,
那部小說就如從天而降般,
接下來的劇情如何?
沒人知道。
會不會再發生跟小說劇情同樣的事件,
也沒人知道。

偏偏這些事件最終竟然牽扯到了犯罪心理學專家龔克的女兒──疼疼。
這一切似乎也跟長久與龔克對峙的「張」有關。

這是「張」對龔克的最終宣戰嗎?


  九月的臨水,天朗氣清,氣溫不熱不涼的維持在二十五度上下。
  小區裡綠樹蔭蔽,樹下有穿著白色背心的老頭兒在下象棋,似乎有個棋藝不佳的時常悔棋,引起周圍噓聲一片。
  葉南笙坐在沙發裡,姿態慵懶,懷裡抱著個卡通抱枕,看著桌上那雙修長的手。
  那手不是很白,相反帶著日曬之後的黝黑,關節卻不大,手指也修長,算得上是雙好看的手。
  那手正放在一個金屬盒子上,銅黃色的四方盒子,上面用現代工藝做著些凹凸花樣。因為是倒著的角度,葉南笙只認得出中間一個圓形是月亮。
  就快到中秋了,家裡有人送月餅不稀奇,稀奇的是送月餅這個人。
  葉南笙丟下了抱枕,伸手把金屬盒轉了個圈,瞟了一眼,興致缺缺地又靠回了沙發。
  「戴明峰,今年中秋,網路上把伍仁餡說得那樣恐怖,你還送?」
  送月餅的正是戴明峰,他送的是盒伍仁月餅。照理說,現在的盒裝月餅都是各種口味混合在一起的,很少有這種單一口味的。
  戴明峰嘿嘿一笑,撓撓頭,似乎想說什麼,又不知從何處開口的樣子。
  這時繫著圍裙的龔克從廚房出來,廚房沒雞蛋了,老穆讓他到冰箱拿兩個。
  蜜月之後,這是老穆第一次叫龔克和葉南笙回家吃飯,而作為暗黑料理界女王的葉南笙,自然被老穆驅逐到客廳,負責和戴明峰大眼瞪小眼。
  開冰箱,取蛋,再關冰箱門,龔克沒理會戴明峰,任由他張著一張嘴目送自己回廚房。
  葉南笙直接從櫃子裡拿了指甲刀,一邊磨指甲,一邊欣賞著戴明峰的焦躁。
  他們出去蜜月前,龔克曾經和他說過,結婚半年內,他不想再參與任何案件。不單單為了照顧葉南笙的情緒,也是看多了那些讓人遺憾的案件,累了。
  葉南笙朝戴明峰搖搖頭,像在說:你沒機會了。
  可機會這個東西真是要靠爭取的。靠什麼爭取?適當的場合、適當的時間,當然還要有個適當厚度的臉皮。
  戴明峰這個臉皮厚度就剛剛好。
  冷板凳一直坐到開飯前,龔克看了戴明峰一眼,「一起吃?」
  龔老師……戴明峰眼神可憐的如同哈巴狗。
  嘆口氣,龔克朝飯廳走。
  對著那頎長的背影,戴明峰聽見龔克的聲音:「吃過飯和我說說,那五個人怎麼了。」
  伍仁。五人。葉南笙撇嘴,原來送禮還有這個講究。
  
  飯後,戴明峰搭龔克的車,回去龔克和葉南笙在松平小區的住處。
  路上,他跟龔克做了案情的簡要介紹。
  原來是起連環失蹤案,失蹤的一共是五個人。
  失蹤事件是從今年六月起開始陸續發生的,可在警方取證調查後發現,這五個人無論是社交範圍,還是家庭背景,都毫無關係,而且他們中有男有女,可以說在特徵上是沒有任何共同點的。
  「之所以做了並案處理,是因為這五個人中有四人家境富裕,而且事情發生這麼久,屍體沒發現不說,也沒有綁匪來電之類,更重要的是,這五個人都是在相對密閉的空間憑空消失的。」
  聽到這裡,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葉南笙眉毛一挑,她看了龔克一眼,發現對方也是和她同樣的反應。
  「戴明峰,如果你還告訴我,這失蹤的幾個人裡,一個是公司高層,一個是搞IT的,再一個是開私立學校,還有一個是在校博士,那我和九○二就當你和我們開玩笑了哈!」
  葉南笙咯咯笑著,可她沒想到坐在後排的戴明峰早是面露異色。
  「葉醫生,這個案子沒對外公開,妳是怎麼知道的?」
  「咳咳。」這下換葉南笙嚇著了。
  車子剛好駛進松平小區,龔克停好車子,問葉南笙:「一樣?」
  「一模一樣!」葉南笙使勁點點頭,又搖搖頭,「也不一樣,那裡是四個,這兒是五個。」
  「什麼四個五個?什麼一樣?葉醫生,龔老師,你們說一點我聽得懂的好不好?」戴明峰略微抓狂。
  「戴明峰!」葉南笙突然回身,扒著座椅靠背看著他,「看過《夜燒》嗎?」
  對方搖頭。
  「最近很暢銷的小說,推理懸疑類,裡面就是有四個人陸續失蹤,一個是公司高層,一個是IT男,一個是私立學校校長,還有一個是理學博士。」葉南笙頓了頓,然後用陰森森的語氣說:「更重要的是,他們失蹤的場合,也都是相對密閉的。」
  想起小說裡那個吹著冷風的陰森森小巷,葉南笙的眼睛變成讓人恐懼的深黑色,何況她在說的還是這樣一件邪門的事。
  戴明峰做了個聳肩動作,似乎想把肩膀上的東西抖掉。
  「可是也不對,小說裡是四個人,那第五個人是誰啊?」葉南笙問。
  想起讓這件案子造成最大影響的那人,戴明峰頓時頭大,他揉揉太陽穴,回答:「童丹青,臨水電視台的那個主持人兼記者——童丹青。」
 
  ☆☆
 
  又回到榆淮分局,桌椅似乎都帶著熟悉的氣息。
  還是那間會議室,不大一間,坐了專案組成員屋子頓時顯得擁擠,連投影機也是同一架,龔克還記得上次在這裡參與分屍案時,那台投影機有塊區域是失靈不成像的,也是那起案子,當時的葉南笙能力最初沒得到認可。
  不過,現在再看看,坐在他身旁的小女人依舊打著瞌睡,可周圍早沒了輕視她的目光。
  夏圖站在房間前端,給大家做著案情分析。
  「第一名失蹤者名叫曲三元,三十六歲,是臨水某外貿公司高層,已婚,有個三歲的女兒,妻子是市中心醫院心內科副主任。
  據報案人也就是曲三元妻子說,曲三元的失蹤地是在家裡,曲三元當時說要洗澡,可一小時後,曲妻看丈夫依舊沒出來,就去浴室看,發現蓮蓬頭開著,地上有洗浴後的泡沫,可曲三元人卻不見了。」
  夏圖把手裡的資料翻頁。
  「曲妻說,當時她就在臥室裡哄女兒睡覺,並沒聽見開門聲。」
  看了眼龔克的方向,見他沒有異議,夏圖繼續說:「第二名失蹤者叫塗帆,是一家網路公司的工程師,二十九歲,有個女朋友,兩人交往半年多,聽說兩家人打算再幾個月就辦兩人的婚禮……」
  「這個塗帆收入多少?」龔克突然打斷了夏圖。
  夏圖似乎早有準備,隨口答道:「他是這家公司的高級工程師,月薪平均人民幣兩萬左右。」
  下面似乎有警員喊了聲「乖乖」。
  龔克點點頭,示意夏圖繼續。
  幾個人如同戴明峰事前說的那樣,家庭環境、社交背景都不相同,但他們卻都失蹤了,方式還都那麼離奇。
  難道生活中真會發生小說中那麼懸的事情嗎?龔克沉思。
  就在這時,房間裡不知道誰的手機響了。
  是戴明峰的,才聽了兩句,他就猛地從位子上站起來,「在哪?」
  偵查科同事傳來消息,有人發現了疑似童丹青的人在市區出現。
 
  如同所有電視劇的狗血劇情一樣,真等警員們趕到現場時,那個疑似失蹤人員童丹青的人也早就不見了。
  瞧吧,和我說的一樣吧?下車之後就在廣場四下裡閒逛的葉南笙,睇了龔克一眼,眼裡表達的是這般意思。
  龔克眼光柔和,摸摸她的頭說句「別亂跑」後,自己跟著戴明峰去見提供線索的那個人。
  龔克這樣的舉動,讓臉皮自認很厚的葉南笙也感到不好意思。她四下裡看看,見沒人注意她這裡,這才吹著口哨,裝成沒事人似的,去旁邊踢石子了。
  
  發現童丹青出現的地點,是在榆淮、太平兩區交界處,這個地方在臨水是個極特別的存在,隸屬於臨水老城區,有臨水最大的一條內城河。
  相傳從唐代起,這個地方就是作為商貿樞紐存在於世的。後來歷經朝代更替變遷,發展至清朝,這裡儼然成了當時東北最大的貿易集散地。
  經濟的發達帶來其他發展,聽說在那時候,不少文人墨客都喜歡在當時臨水城最高的一棟建築潯水樓裡題字談詩。而這塊地方也被老臨水人暱稱為水根,意思是這裡是臨水發展的根基之地。
  後來由臨水市政府出資,臨水市最大的書城,學府書城,在這裡落成,佔地面積近三千平方米的學府書城,成了臨水市難得一見的大書店。
  自書城建成後,數不清的作者名人在這裡舉行過簽書會,所以在電子閱讀高度發達的現在,書城難得的並沒有沒落。
  戴明峰在詢問那個目擊者,龔克則細細地打量四周環境。
  臨水書城就在不遠處的背後,正對著大門的是個十字路口,空中用金屬架架起監視器和紅綠燈等設施。
  下午三點,非雙休日,路上行人卻不少,看起來是個相當繁華的路段。
  根據目擊者聲稱,他是離開簽書會時,出門在一個十字路口地方,看到那個疑似童丹青的人的。
  目擊者描述,那人穿的是件紅色T恤,低腰牛仔褲,走路似乎不是很穩,當時被一個男人半架著走在馬路上。
  做好筆錄,戴明峰去找龔克徵詢意見,「龔老師,你有什麼意見?」
  「你有什麼意見?」龔克反問。
  戴明峰抿著嘴唇,「我覺得,這個人是童丹青的可能性不大,如果真是她,她幹嘛不回家?」
  「也許她想回卻回不了呢?」龔克沉思,「別忘了,那人說她是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的。」
  「你的意思是,童丹青被挾持※」戴明峰瞪圓眼睛,可他又覺得說不大通,如果是劫持,為什麼沒人打電話勒索?
  綁架這事,要嘛為錢,要嘛尋仇,可從現在的情形看,似乎兩者哪個都不佔啊!戴明峰一臉茫然。
  「別急,我們還是先確認一下,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是童丹青吧。」龔克指指頭頂,那裡一台照相機正間或打著閃光,是負責監督車行的記錄用相機。
  戴明峰點頭。
  他們準備打道回府,這時候,一開始不知去了哪兒的葉南笙姍姍出現了。
  她手裡拿著本小冊子,是剛剛在書城門口拿的,封面是黑色底圖,上面竄著紅色火苗,是《夜燒》的續集預告。
  葉南笙說,裡面附了《夜燒二》的第一章試讀。
  對於昨天葉南笙關於案件和小說劇情一致的揣測,戴明峰有些懷疑。可這種懷疑直到第二天上午,一則消息傳回警局,戴明峰的態度才從完全不信變成了將信將疑。
  因為從葉南笙拿的那本小冊子裡得到的劇情預告來看,第一名失蹤者並沒有死,而是在一個細雨濛濛的清晨,重新回到家裡。
  曲三元便是在這天清晨,被下樓買牛奶的鄰居發現,睡在自家門前的,不但身上未著片縷,人也完全失去意識。
  從醫院問詢未果歸來的戴明峰,眉毛皺得緊緊地對龔克說:「曲三元昏迷。看起來,龔老師,我們真有必要去會會這個寫書的白楊了。」

...尚無評論...

死者之證3 - 時間的祕密(完)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蕭珊(梧桐私語),黑龍江作家協會成員。
出生東北,求學江南的金融學士、非典型天蠍女。
從小渴望做遊俠,執劍江湖,行俠仗義。
信仰愛情,卻不迷信愛情。
最終將種種夢想付諸紙上,娛人娛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