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目錄

  • 書       名 死者之證2 - 不可能之犯罪嫌疑
    作       者 蕭珊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D小說-006
    書       號 116006
    發行日期 2014/8/25
    定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天才犯罪心理學家 ╳ 直率怪怪女法醫 = 破案的最佳組合搭檔
隱晦難明的案件玄機,出人意表的作案動機,
他們要做的不只是對屍體的解剖,
他們要解剖的,其實是深藏在心底的人性!


懸疑推理犯罪小說界最耀眼的新秀 蕭珊
絕對讓你讚聲不斷!


一個個看似不能被打破的犯案證據,一次次安排準確的殺人案件,
次次時間拿捏準確,每每針對要害,
這次被陷害的目標,竟然是──犯罪心理學家龔克。

每到固定時間,龔克總要接到一通來自一個神祕女人的求救電話,
在前往她所說的地點後,卻遇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命案,龔克理所當然的被列為犯罪嫌疑人。
偏偏,調查之後,在他所說的那幾個時間段,均、無、通、話、記、錄。
這是個佈局精妙的網,而目標,正是龔克,唯一能解救他的,只有他的最佳搭檔──女法醫葉南笙。
葉南笙相信,在她的解剖刀之下,一個個的死者一定會幫她找出證據,證實兇手另有其人!

 


  清晨五點,負責西環一路清掃工作的清潔工人馬藍花,推著車子到路中段時,吃驚地在某巷口發現一個持刀的高大男人,而就在離男人不足半步遠的位置,躺著一個女人。
  她面色蒼白,眼神呆滯,帶著驚訝,胸口向下流淌了大片血跡,顯然是死了。
  馬藍花尖叫一聲:「殺人了!」
  之後有晨練的路人幫忙報了警,而那名持刀的男子也隨即被控制。
  他的名字叫龔克。
 
  ☆☆
 
  西環一路發現的女死者,並非是這幾天發生的第一起兇殺案。
  「三天前,在西環二路一家酒吧後的小巷子裡,發現男性死者一名,死因同樣是心臟刺傷造成的大量出血。兩天前興東大道六十五號路段,在一家飯館後面也發現同樣死因的女性死者一名。再加上今早這個,三名死者,兩女一男,死因相同,剛好又都是那個盜竊集團的成員。」
  幾個人坐在青川警局的警用車裡,邢斌在副駕駛座上玩著打火機,做著案情說明。
  葉南笙皺皺眉,她覺得越和這個叫邢斌的人待久了,她就越覺得他討厭。深吸一口氣,她開口:「所以說,青川市警方現在不僅懷疑龔克是第三起命案的兇手,還一併也是殺了之前兩名死者的真兇了?
  「倒也沒這麼說。」邢斌合起打火機蓋子,金屬小盒隨之發出啪一聲響,他接著說:「不過我跟衛蘭還有龔克都認識,也不打算對你們做什麼隱瞞。龔克的確是案發至今嫌疑最大的,但你也要相信,我們是警察,是不會放走一個壞人的。」
  盯著說話的邢斌,葉南笙似乎聽到他的潛台詞——身為警察的我,是不會放走一直被我當成惡人的龔克的。
  她恨恨地咬牙,卻不敢反駁,因為在這個敏感時期,惹惱了在她看來是無比小氣記仇的邢斌,首當其衝的是對龔克不利。
  
  他們被安排了五分鐘的探視時間。只有短暫的五分鐘,卻還像是得邢斌恩賜般的五分鐘。
  會面的房間沒有窗,自然也沒陽光,好在龔克手上沒有戴手銬,這多少讓葉南笙心裡好受些。
  衛蘭、關楚還有堅持跟來的疼疼在外面等,房間除了坐在長形桌兩端的葉南笙和龔克外,在門口位置,還站著個背負雙手,跨立姿站立的刑警。
  和電視裡演的一樣,刑警面無表情,目不斜視,但可想而知,他聽得到屋裡兩人的對話。
  葉南笙自然不怕人聽,因為她知道他們是心中無愧的,可她卻不知道從何開口。
  倒是龔克先起的話題,他說的第一句是:「我很好,負責我的大多是同事、同學,還有學生,沒受虐待。」
  他第二句是:「妳好嗎?腿是徹底沒事了嗎?」
  葉南笙回應他的則是一聲響亮的哭泣,「龔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群人怎麼就憑你拿著那把凶器就說你是殺人兇手啊,王八蛋!」
  一直立在門口的「王八蛋」咳嗽一聲,聲音很是尷尬。
  葉南笙的話讓龔克哭笑不得,不過這種無論證據再如何板上釘釘,總有人信你是清白的感覺,他想說,真好。
  「南笙。」他叫她,先讓她止了哭,然後說:「這個案子我沒辦法參與,而且聽說死者的親屬知道我是警方這邊的人,所以除非有鐵證在,我是很難脫罪的。」
  「而且你那個對頭很先入為主。你說,怎麼辦?」葉南笙豪邁地抹了把臉,絲毫沒介意黏在手背上的可疑黏稠液體,她腦子裡突然出現一個人,「不然我回臨水叫靳懷理來吧,你不是說他在破案方面也很擅長的嗎?」
  龔克心裡也知道,這個案子邢斌那方面恐怕也是無法出力。
  「因為這個案子叫他來,他肯定要說又大材小用,況且知道我被關起來,他只會開心地搬板凳看我再被關久一點。」龔克擺了個苦臉,似乎他的朋友圈裡正常的都幫不上忙,幫得上忙的卻更開心看他出糗。「不過,沒關係,還有個人幫得了我。」
  「誰?」
  「妳。」
  都說隔行如隔山,讓和死人打交道慣了的葉南笙突然接手活人的事,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她也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痛快地答應了,「九○二,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的。」
  她目光堅定,現在似乎沒什麼困難嚇得倒她,雖然偵破一起案件和法檢是完全兩回事,但這不重要,因為她的九○二現在身陷囹圄。
  「不過,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案發地的?」葉南笙問龔克。
  龔克眉毛微微皺著,短暫思考後,他開口:「到現在我還不肯定這兩件事情是巧合,還是我被算計了。」
  事情要追溯到幾天前,葉南笙入院的第二天。午夜才過,龔克躺在隔間外的陪護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他想的事情倒是簡單,無非是葉南笙因為自己受傷的事,當時,她的傷情未卜。後來,他乾脆爬起了床。
  他還記得當時剛好是零點過五分,醫院走廊裡安靜的甚至聽不到人的鼾聲,所以即便手機是開震動提示,那種嗡嗡有如蜂鳴的聲音也是格外明顯的。
  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盯著那個帶著青川市區域號的電話號碼,只短暫猶豫了一下,就貼在耳朵上接聽。
  最初那邊只是種類似蚊蟲叫的嗡嗡聲,不是人聲,龔克喂了兩聲,那邊一直都沒回應,於是他準備掛斷。
  現在類似這種來自陌生號碼的騷擾電話很多,龔克以為這通也是,可就在他準備掛斷時,電話那邊突然有了人聲,是種很輕卻每下都粗重的呼吸聲,那人像是很緊張,呼吸聲裡夾著咯吱咯吱響動,類似電話聽筒被大力抓握的聲音。
  龔克又喂了一聲,那邊的回應總算是句完整的句子,「是龔警官嗎?」
  那聲音輕飄飄的甚至不似人聲,是個女聲,聲線尖細,普通人聽了鐵定要起身雞皮疙瘩,龔克皺眉,「妳是?」
  又是一陣粗重的呼吸聲,她像是很緊張,隨著或輕或重的呼吸,龔克腦中浮現出女人所處的環境,是個不大的電話亭,因為她聲音有回聲,還有門的那種,門關不嚴,偶爾被風吹開再關上,發出卡卡聲響。
  電話亭在馬路旁,不是很繁華的路段,因為偶爾傳來的汽車喇叭聲是間隔很久時間的那種,顯然那條路上的車流量不大。
  女聲繼續說:「龔警官,你還記得五年前那起拐賣婦女兒童的案……案子嗎?」
  像身體存在某種不適,女人說話並不順暢,時不時需要停頓一下,龔克卻沒再催促她。
  她說的那起案子,龔克自然記得,因為疼疼就是在那時被他抱回家的,當時的疼疼也才滿月,個頭小小的,體重也非常輕。
  那起案子的作案人就是他一直在追蹤的張,也是從那起案子後,他開始不會笑了。
  努力壓抑著身體裡的興奮,龔克盡可能用平靜的語氣說:「記得。」
  「我就是在那起案子裡被你解救的,可……可我現在遇到麻……麻煩了,你能幫幫我嗎?」
  「妳想我怎麼幫妳?」
  「龔警官,我又看到那個人了,被他……他盯……盯上了,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我在XX街等你,求求你,一定來……」接著女人掛了電話。
  「然後呢?」葉南笙瞪大了雙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龔克。她現在真對那句話深以為然——一個世界的天才,勢必在下一個世界成為傻瓜。
  龔克一定是傻了,為了追查那個「張」,竟然這麼輕易就相信了一通連來源都沒確認的電話。
  看懂葉南笙眼神裡蘊含的意思,龔克並不覺得尷尬,「我是一定要親手抓住『張』的。」
  「好吧。」葉南笙頗無奈地接受了現實,「九○二,時間不多了,後來呢?快說。」
  她看眼手錶,離五分鐘只剩半分鐘不到了。
  龔克繼續說:「我去了,並沒看到什麼女人,於是認為是誰的惡作劇,就回了醫院。」
  但接下去的三天,幾乎每次到了那個時間,龔克總要接到一通來自青川市某處電話亭的神祕來電,打電話的自然還是那個女人,只是她的聲音一次比一次緊張狼狽,到了最後一次,她只來得及報上一個地址,再說句「救救我」,電話那頭就再沒了聲音。
  不是嘟嘟的掛斷聲,而是沒有聲音。
  時間過去很久,似乎有人拿起了話筒,依舊是沒聲音,不過龔克卻周身一冷,直覺告訴他,電話線那端的人在微微笑著,優雅卻冰冷的笑。
  是「張」。
  「然後……」龔克沒說完,站在門口的警察進來打斷了他們,「行了,時間到了。」
  「九○二,你還沒說然後怎麼了!」葉南笙起身想追問,卻在龔克的搖頭示意下停止了動作。
  「我一定會救你的!」葉南笙對著龔克的背影大聲喊。
  有人正往他手上上銬子,屈辱的感覺逼在眼角,鼻子控制不住的發酸,葉南笙卻一句話都沒說,走出了房間。
  衛蘭他們在大廳等。見到葉南笙下樓,兩個大人不疾不徐地往她這裡走,倒是疼疼控制不住,踩著小皮鞋,幾步就跑去葉南笙跟前,「姐姐,爸爸呢?爸爸是抓壞人的人,他們為什麼要把爸爸抓起來?」
  「疼疼,妳爸爸不是被抓了,他是去做臥底的,去看看裡面關的人哪些是真的壞,哪些已經改過了,然後他會告訴這裡的警察叔叔,把那些已經變好的人放了。」
  「哦,爸爸他好棒。」
  再早熟的小孩子畢竟還是孩子,葉南笙幾句話就讓她信以為真,還讓龔克在孩子心裡的形象又陡升幾級。
 
  ☆☆
 
  葉南笙把疼疼托付給衛蘭,按照她的本意是讓他們夫婦先帶孩子回臨水,可衛蘭有自己的考量,所以葉南笙並沒勉強。
  她現在要打電話去給一個人,她需要老穆幫她爭取到一個參與案件的資格。可才一轉身,她就看到從遠處朝自己走來的邢斌。
  邢斌甩甩手裡的資料,「情況似乎對你們不大樂觀哦,最新收到的目擊人證詞,在前兩起命案發生的地點,有人看到龔克曾經出現過,現在我們正在搜集物證,物證一齊,這個案子基本就定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不好,葉南笙控制著不讓自己腦子眩暈。
  「有青川市市區地圖嗎?」她問邢斌。
  「樓上辦公室有一張。」
  他們上了二樓,進了辦公室。
  葉南笙個頭矮,踩著凳子,她在地圖上畫了幾個點。「這些是打電話給龔克的女人跟他約定見面的地點,途中剛好經過幾個案發地,所以你們所說的人證是缺乏支持基礎的。」
  邢斌似乎早料到她這個說法,他搖著頭,「如果妳說的是龔克所說那幾通據稱是在午夜打到他手機上的電話,那麼抱歉,我們已經去電信公司調過他這個月的通話記錄了。在他說的那幾個時間段,均、無、通、話、記、錄。」
  怎麼會!葉南笙呼吸困難,她隱約察覺這是個佈局精妙的網,而目標,正是九○二。
ment-an� @-oHn) H�( margin; mso-element-left:1.8pt;mso-element-top:103.6pt;mso-height-rule:exactly'>  女聲繼續說:「龔警官,你還記得五年前那起拐賣婦女兒童的案……案子嗎?」
  像身體存在某種不適,女人說話並不順暢,時不時需要停頓一下,龔克卻沒再催促她。
  她說的那起案子,龔克自然記得,因為疼疼就是在那時被他抱回家的,當時的疼疼也才滿月,個頭小小的,體重也非常輕。
  那起案子的作案人就是他一直在追蹤的張,也是從那起案子後,他開始不會笑了。
  努力壓抑著身體裡的興奮,龔克盡可能用平靜的語氣說:「記得。」
  「我就是在那起案子裡被你解救的,可……可我現在遇到麻……麻煩了,你能幫幫我嗎?」
  「妳想我怎麼幫妳?」
  「龔警官,我又看到那個人了,被他……他盯……盯上了,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我在XX街等你,求求你,一定來……」接著女人掛了電話。
  「然後呢?」葉南笙瞪大了雙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龔克。她現在真對那句話深以為然——一個世界的天才,勢必在下一個世界成為傻瓜。
  龔克一定是傻了,為了追查那個「張」,竟然這麼輕易就相信了一通連來源都沒確認的電話。
  看懂葉南笙眼神裡蘊含的意思,龔克並不覺得尷尬,「我是一定要親手抓住『張』的。」
  「好吧。」葉南笙頗無奈地接受了現實,「九○二,時間不多了,後來呢?快說。」
  她看眼手錶,離五分鐘只剩半分鐘不到了。
  龔克繼續說:「我去了,並沒看到什麼女人,於是認為是誰的惡作劇,就回了醫院。」
  但接下去的三天,幾乎每次到了那個時間,龔克總要接到一通來自青川市某處電話亭的神祕來電,打電話的自然還是那個女人,只是她的聲音一次比一次緊張狼狽,到了最後一次,她只來得及報上一個地址,再說句「救救我」,電話那頭就再沒了聲音。
  不是嘟嘟的掛斷聲,而是沒有聲音。
  時間過去很久,似乎有人拿起了話筒,依舊是沒聲音,不過龔克卻周身一冷,直覺告訴他,電話線那端的人在微微笑著,優雅卻冰冷的笑。
  是「張」。
  「然後……」龔克沒說完,站在門口的警察進來打斷了他們,「行了,時間到了。」
  「九○二,你還沒說然後怎麼了!」葉南笙起身想追問,卻在龔克的搖頭示意下停止了動作。
  「我一定會救你的!」葉南笙對著龔克的背影大聲喊。
  有人正往他手上上銬子,屈辱的感覺逼在眼角,鼻子控制不住的發酸,葉南笙卻一句話都沒說,走出了房間。
  衛蘭他們在大廳等。見到葉南笙下樓,兩個大人不疾不徐地往她這裡走,倒是疼疼控制不住,踩著小皮鞋,幾步就跑去葉南笙跟前,「姐姐,爸爸呢?爸爸是抓壞人的人,他們為什麼要把爸爸抓起來?」
  「疼疼,妳爸爸不是被抓了,他是去做臥底的,去看看裡面關的人哪些是真的壞,哪些已經改過了,然後他會告訴這裡的警察叔叔,把那些已經變好的人放了。」
  「哦,爸爸他好棒。」
  再早熟的小孩子畢竟還是孩子,葉南笙幾句話就讓她信以為真,還讓龔克在孩子心裡的形象又陡升幾級。
 
  ☆☆
 
  葉南笙把疼疼托付給衛蘭,按照她的本意是讓他們夫婦先帶孩子回臨水,可衛蘭有自己的考量,所以葉南笙並沒勉強。
  她現在要打電話去給一個人,她需要老穆幫她爭取到一個參與案件的資格。可才一轉身,她就看到從遠處朝自己走來的邢斌。
  邢斌甩甩手裡的資料,「情況似乎對你們不大樂觀哦,最新收到的目擊人證詞,在前兩起命案發生的地點,有人看到龔克曾經出現過,現在我們正在搜集物證,物證一齊,這個案子基本就定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不好,葉南笙控制著不讓自己腦子眩暈。
  「有青川市市區地圖嗎?」她問邢斌。
  「樓上辦公室有一張。」
  他們上了二樓,進了辦公室。
  葉南笙個頭矮,踩著凳子,她在地圖上畫了幾個點。「這些是打電話給龔克的女人跟他約定見面的地點,途中剛好經過幾個案發地,所以你們所說的人證是缺乏支持基礎的。」
  邢斌似乎早料到她這個說法,他搖著頭,「如果妳說的是龔克所說那幾通據稱是在午夜打到他手機上的電話,那麼抱歉,我們已經去電信公司調過他這個月的通話記錄了。在他說的那幾個時間段,均、無、通、話、記、錄。」
  怎麼會!葉南笙呼吸困難,她隱約察覺這是個佈局精妙的網,而目標,正是九○二。

...尚無評論...

死者之證2 - 不可能之犯罪嫌疑

*e-mail:
* 評論者:
* 評論內容:
蕭珊(梧桐私語),黑龍江作家協會成員。
出生東北,求學江南的金融學士、非典型天蠍女。
從小渴望做遊俠,執劍江湖,行俠仗義。
信仰愛情,卻不迷信愛情。
最終將種種夢想付諸紙上,娛人娛己。